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63章::心疼的感觉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63章:心疼的感觉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静一个人在家,无聊而且落寞。

她渴望有人陪伴自己,即使不说话,只发出点响动——人的响动,她也会觉得好受一些。安静不停的看时间,她希望能早点到李钟吟和吴清远下班回来的时间,最好白雪也一起来。

安静不敢回老家,面对母亲,她绝对会一头扑进妈妈怀里痛哭流涕。老妈一定会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安静不想刚刚好点的母亲再承受一次不一样的打击和伤痛。安然是痛,而自己是忧,忧伤更容易摧毁一个老人的健康。

安静穿着睡衣,抱着一只毛茸茸的玩具狗,紧紧的抱着,她需要安全感。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蜷缩着坐着。两眼望着窗外,一会儿就陷入那个可怕的夜晚。她懊悔自己没有听姐夫的话,离诸葛远点。又想到自己这样的情况,真的能坦然的面对吴清远的爱慕甚至求婚?她的两性观点已经把自己牢牢的禁锢在耻辱和不贞上。尽管那不是自己的错。

“他以后会嫌弃我吗?”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脏?”

安静胡思乱想,没有听到李钟吟他们开门的声音。

李钟吟和吴清远商量好了,这些天吴清远都住在李钟吟家里。不管以后的结果怎么样,吴清远觉得从道义上讲,现在都必须给安静温暖。而且自己孤家寡人的,住哪里都一样。

白雪需要照顾孩子先回家了,她很想一起过来,但那个没有见过父亲几面的孩子,同样牵扯她的心。李钟吟清楚白雪心思,帮她下了决心,让她先回家去了。

吴清远进门后,感觉家里冷清得不正常,担心安静做出什么事情,飞快的脱了鞋子跑进安静的房间。安静抱着玩具狗,凄凉而且无助的样子,让吴清远的心里酸疼起来。安静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被忍伤害,害怕而且委屈的躲在一个角落里,默默舔自己的伤口。

“安静,我来了!”吴清远轻轻的说了一声,他不敢大声的说话,惟恐吓了安静。

安静慢慢转过头来,失神的眼睛突然发出惊喜的目光,她扔掉玩具狗,跳起来扑进吴清远怀抱,抱的很紧,两只手不停抓扯吴清远肩头的衣服,深怕一松手,眼前的人就无影无踪。安静没有哭,但身子在发抖,吴清远拍着安静的脊背,忍不住留下眼泪。他心疼,安静扑进自己怀抱的时候,他看见安静的脸没有血色,那么苍白!眼神里都是惊惧和懊悔。

一个住进了自己心灵的女孩,用这样的神色和表情迎接自己的到来,吴清远的心一滴一滴流血。

“好了,安静,我回来了,我们在一起了,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摸着安静的头发,吴清远没有更好安慰她的话。

安静没有离开,整个人仿佛呆了一样,就知道贴着吴清远。李钟吟在外面默默的看着,想起安静七年前的活泼和可爱,想起初见安然遗像后的伤心和堕落,再看着眼前安静的伤心和痛苦,李钟吟觉得真想给诸葛一刀。他的心里除了同情和心疼,更多的是怒火!

晚饭随便烧了点面条,李钟吟无心吃饭,草草几口,就坐在电视机前。电视里放什么,他一点没看进去,但他必须这样,要让安静慢慢感受正常的生活氛围,如果自己也保持颓废的神情或者唉声叹气,那安静更不能从伤害里苏醒过来。

吴清远陪着安静吃饭,他没有吃几口,一直在哄安静多吃一点。安静本来没有多少食欲,但吴清远连哄带骗的,还亲手喂安静,倒也吃了大半碗。

“清远,你吃吧!”安静轻轻的说道,这是她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吴清远恩了一声,假装轻松,捞了一大筷面条,本想吃得猴急些,逗安静开心。没小心呛着了,忍不住又咳嗽又吸鼻子,难受了一阵。安静也没说什么,起身去倒了杯水放在他面前,又站在背后轻轻拍着。吴清远缓过劲来,起来转身按住安静的手握着,轻轻的把安静搂进自己怀里。两人都不说话,安静是觉得安全而且塌实,吴清远不忍心打破安静暂时得到得温馨。

“你们两个,当我透明啊?”李钟吟尽管内心沉重,却故意开起玩笑。

安静连忙推开吴清远,脸色绯红,背着手靠住墙壁,扭捏的说到:“姐夫,你又不是没这样过!”

吴清远跟了过去,还是去捉安静的手,安静挣了一下,就任由吴清远握着了。吴清远看着安静说道:“安静,不要理钟吟,他呀,现在是吃不到苹果看着梨着急呢!”

“我着什么急啊?”

“白雪不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慌的很啊?”吴清远明白李钟吟的用意,故意开起了这样不咸不淡的玩笑。

话音刚落,白雪开了门走了进来。李钟吟和吴清远先是一呆,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安静也捂着嘴轻轻的笑了几声。

白雪莫名其妙的看着三个人,又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自己。没什么不恰当的啊。“你们笑什么呢?”白雪看安静拉着吴清远的手也在笑,心里松了一口气。

“雪儿姐,他们刚好说你呢!”安静走到白雪的身边,挽了她的手,在李钟吟的身边坐下,“姐夫看不见你,心神不定,嫉妒清远拉我的手!清远说他是吃不到苹果看着梨着急!”

“你别听她瞎说,我没这想法!”李钟吟申辩道。

“你不想我?”白雪嗔怪,“那我走了!”

“钟吟,你就认了吧,大家自己人,谁不知道谁啊?”吴清远也走了过来,继续揶揄李钟吟。

“雪儿,我能不想你吗?”李钟吟的眼神告诉白雪他其实并不开心,这一切都是为了安静。李钟吟把白雪的手拉过来,在唇边吻了一下,回头说道:“好了,你们满意了?就知道欺负我这个老实人!”

吴清远还想说什么,但李钟吟已经对白雪说道:“雪儿,你陪陪安静,下去走走,今天安静在家里关了一天,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白雪意识到李钟吟要想什么事情或者和吴清远商量什么,安静在这里不合适。说道:“也好,我车子坐的屁股疼,下去走走也好,安静,我们走吧!”

两个女人走了以后,李钟吟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清远,我们要做好准备,离开这里!”

“我也觉得这里开始渐渐的变味道了!”吴清远点了点头,说道;“但我离开之前,一定要找诸葛讨回公道!”

李钟吟没有回应,拿了手机给刑警队的张警官打电话。电话交谈的不多,没几句就挂了。

“怎么样?”吴清远问道。

“正在调查,有消息了通知我们,有什么情况及时反应!”李钟吟虽然明白刑警有自己的规定,但还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等于没说!”

吴清远一拳打在沙发上,如果法律的公正不能到达诸葛的头顶,他就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吴清远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李钟吟隐约感觉到一些吴清远心里的想法。

“清远,现在最要紧的不是报仇或找个公道,而是要安慰安静,让她快乐起来,我们做事情要尽可能的不再伤害她!”

“我明白的,钟吟,你放心,我不会和你一起死的,我们两个人,只要有一个可以照顾安静就可以了。”

“不要做傻事,你年纪还轻,前途远大,把自己的生命葬送在诸葛这样的人渣上没有意义,我们要想更好的办法!而且,现在我们还必须考虑这个平台是否还有我们继续呆下去的必要!”

“你想离开?钟吟,我觉得这个平台已经没有吸引我的地方了!当初我留下,也就是冲着你和岳清的人格,是你们的人格和气魄留下了我!”

李钟吟从烟盒里抽了一支出来,在手心里不停的夯实。这样的香烟抽起来比较耐抽。安静出事情以后,李钟吟的烟量一下从一天一包上升到一天两包。烟就如他生命或者身体的某个部分,在思考的时候,必须动用。

“清远,你信得过我吗?”李钟吟突如其来得一个问题,让吴清远傻了一下。

“我怎么信不过你?我们现在甚至不用分彼此!”

李钟吟笑了一下,说道:“是的,人和人在患难的时候,往往团结,没有成功之前,也很团结,但成功了以后,往往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瓜葛,我是想让你仔细的考虑清楚,你和我的理念是不是一样,这种理念包括人生的、事业的、感情的理念,我已经决定了,离开这个公司,自己做!”

吴清远从李钟吟的眼睛里看到了坚定的火苗和自信的目光,他知道,李钟吟的手里有些钱,原本这些钱是留着安排安静以及李钟吟自己和白雪结婚用的。现在,这些钱要改变用途了!

“钟吟,我相信你,也相信自己,但我有些地方并不老练和成熟,以后,你要记得多提醒我!”吴清远说的真诚。

“好!”李钟吟拍拍吴清远的肩膀,说道:“我们谋定而后动,先不急,等公司内乱开始的时候,我们在相机而动!”

“为什么不早点启动,市场机会不等人啊!”

“人才!”李钟吟说了两个字就低头抽烟不在说话。他要看看吴清远是不是能和自己想到一起去。

“人才?”吴清远重复了一遍,然后哦了一声,也没有再继续说话。李钟吟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思。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

按这份沉默马上杯安静的哭声和白雪的喊声打破,两个人都跳了起来,想看个究竟,安静已经推开了大门,逃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门在她进去的一刹那也碰的关上。

白雪紧跟着就进来,在安静的房门前停住,安静已经把房门反锁,白雪在外面进不去。

“怎么了?”李钟吟两个人紧张的问道。

白雪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继续敲门,嘴里说道:“安静,你不要乱想,他们不是说你的,他们并不知道你的事情。”

房间里安静的哭声很大,含混的传来安静的话音:“白雪……姐,他们……呜呜……是说我啊!我自己知……道的!”

李钟吟一把拉住白雪,问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雪挣脱李钟吟的手,她的胳膊被捏的有些疼。揉着自己的手臂,白雪说道:“不知道哪里来了几个小混混,在我们的背后指指点点的,说什么破鞋之类的话,安静听了伤心,就哭着跑了回来。”

吴清远在墙壁上重重砸了一拳,转身跑出门外,李钟吟担心出事,也紧跟着出去了。

小区的门口,几个十八九岁的半大小子,叼着烟,看来往的女生,漂亮点的吹口哨,丑点的喝倒彩。搞得来往得人都侧目往这边看。小区得保安因为他们在外面,也没法管,几个小混混兴致更高,后来居然开始冲着女人做些猥亵的动作了。

吴清远没管什么原因,冲过去揪住一个穿花衬衣、看上去像领头的,劈头一巴掌,然后一把拽了过来,问道:“刚才是你在起哄,是不是?”

那花衬衣猝不及防,被打的眼冒金星,也摸不清状况,懵了一下。等看清就吴清远一个文弱书生,胆子又大了起来,吹了个呼哨,周围三四个小混混一起围了上来,准备动手。

李钟吟恰好赶到,朝着背对自己那个混混的屁股上踹过去一脚,那人哎约一声,往前趄趔几步,一头撞在同伙身上,两个人一起摔了个跟斗。

十八九岁的人,好生事,但真的有事情来了,又怕。而且这个年纪的人的力气没法和李钟吟他们比,看见人多了起来,立刻四散跑了。领头的花衬衣被污清远揪住,没法跑,只好求饶。

李钟吟一直住在这个小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他觉得蹊跷。看着花衬衣,问道:“小子,道上混的,哪个堂口的啊?”

李钟吟问的可是道上的专业术语,花衬衣以为自己破了人家的盘,连忙说道:“大哥,我们不是找茬的,是一个大胡子要我们来的,说只要看见女人就喊破鞋。喊到天黑了就回去领赏,大哥,要是小弟坏了您的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兄弟一遭?”

“滚,滚回去,叫那个胡子自己来,我倒要看看他敢来?!”

胡子当然不敢来,来了就走不了。李钟吟心里奇怪,胡子是不是就是安静说的那个胡子,他为什么要找人来这里刺激安静?

李钟吟来不及细想,拉了吴清远回家,安慰和稳定安静的情绪要紧。

白雪已经打开了安静的房门,变帮安静擦脸边安慰安静,安静虽然不哭了,但胸腹之间起伏,还在抽噎。看见吴清远走了进来,拿起枕头捂住自己的脸,她觉得没脸见人了!

吴清远轻轻的搂住安静,说道:“安静,那些是吃饱了饭没事做的小混混,已经走了,他们不是存心的!”

安静依然不敢抬头,两只手绞在一起,整个身子又像刚知道自己被侮辱时一样,颤抖着。李钟吟看着,心里剧烈的疼痛,他不忍心安然的妹妹,接二连三的受这样的侮辱和伤害。

胡子是两次伤害安静的人,这次他主使小混混来,不可能没有目的。李钟吟敏感的想到了诸葛,是诸葛继续来安静这里施压,目的就是让自己和自己的亲人不得安宁!

外面的夜色已浓,李钟吟决定明天好好的找诸葛算帐,是可忍,孰不可忍?

……本章完结,下一章“:要害上的一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