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64章::要害上的一刀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64章:要害上的一刀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诸葛在屋里不停的走着,他没想到胡子请来的都是些小**,不成气候!原本他希望找些有江湖经验的人,在安静生活的圈子里胡乱喊着,传播着她的伤痛。不断刺激安静,最好能让安静疯掉,只要安静疯掉,他诸葛才暂时安全,不然,安静的事情永远是诸葛的心病,开心不得!安心不得!

但安静真的疯了,李钟吟和吴清远会罢休吗?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公安局就真的无法查出来吗?诸葛已经不考虑了,丧心病狂的举动证明他穷途末路!有办法可想,诸葛绝对不会这样做,可以想出办法,诸葛也不会这样做。求生和自我保护的本能,加上心神不定,让诸葛像疯子一样没有理性和逻辑!他能想到的就是这些肮脏卑鄙的办法。

雨从后半夜开始下,李钟吟听的清楚。

送白雪回家,回来已经很晚。安静在吴清远的怀里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吴清远不忍心挪动,这是安静两天来第一次合上眼睛睡一下,吴清远担心自己一动安静里醒过来再也不睡,他决定就这样保持着。他也觉得安静在自己怀里这样睡着对自己来说,也是幸福!

李钟吟明白吴清远的意思,在他的背后加了床被子,让吴清远舒服一点。轻轻叹了口气,走出安静的房间,他想独自一人思考一些事情。

李钟吟在这个公司拼搏了三年,去年那个项目的成功,也让李钟吟积累了一定的资金,想当初,岳清从10万起步,不断融合张浩天等人的资本,如今也做到了几千万的资本,岳清可以做到,李钟吟觉得自己也能做到,主要像岳清一样勤奋而且善于知人善用。

启动资金不是问题,平台方向没有多考虑,李钟吟就决定做原来一样的平台。他想告诉张浩天,这个世界不是资本决定一切的!但团队的事情让李钟吟挠头。网络公司一般采用电话销售,而优秀的电话销售人员可遇不可求。

李钟吟不想沉淀太多太长的时间,他需要短平快的解决问题。市场变化尤其是网络市场的变化不允许李钟吟有很多的时间来酝酿。团对的问题也是李钟吟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的因素。

李钟吟斜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公司里合适的人选。汪洋与刘敏学是合适的,但不见得会跟自己创业,除了他们,非常合适的人并没有几个。

李钟吟挠着头,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岳清!

岳清的手机号码已经变了,他第一个通知了李钟吟。告诉他,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他的手机24小时为李钟吟开通。

岳清的手机铃声响了三下,岳清就接了电话,李钟吟一看时间,已经晚上两点,心里不禁一阵感动。

“钟吟啊?有什么事吗?”岳清的语气不像是梦中醒来,李钟吟意识到自己的老大哥并没有睡。

“岳总,你没睡啊?”李钟吟轻声说道,他怕声音大了吵了安静。

“唉,心里担心你们啊!睡不着,年纪也大了,晚上恐怕睡的要更少了!身边也没个人,孤独!”岳清说完,呵呵干笑了几声,李钟吟明显的感觉电话里的岳清老了很多,至少心态上老了。

“岳总,车到山前必有路,想多了也没用!”

“呵呵,是啊,不说这个了,对了,钟吟,你这么晚找我不会就问候我一下这么简单吧!说吧,公司里出了什么问题?”岳清说道公司,声音都响了起来。

李钟吟刚想开口说刚才的事情——要岳清帮忙找几个信得过得人来帮自己,但转念一想,人家岳清可是现在这个公司的老板之一,让他做这样的事情,即使岳清答应,李钟吟也觉得对不起他老人家。

岳清见李钟吟半天没回话,催促着要李钟吟说。李钟吟决定先告诉岳清自己要离开的事情,以后时机合适了再提这个事情。

“岳总,我很无奈,但我必须做一个决定!”

“你要离开了?”岳清的语气没有半点诧异,李钟吟离开他预料到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

“是的,岳总,我不适合继续呆下去,我和张浩天之间没有合作的快乐,性格与理念的差距太大。”

“哦——”岳清长长的吁了口气,接着问道:“博士是不是也走?”

“我想是的,他决心下得应该比我更早!”

“你和张总谈了吗?”

“没有,我这些天一直在忙安静的事情,安静出了点状况。”李钟吟一直没有告诉岳清安静的事情,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去弄糟岳清的心情。

“安静出了什么事情?”

“呵呵,私事,没什么大事。”

“是吴清远那小子埋汰了安静?”岳清一直希望安静能和吴清远在一起,安静出了事情,他的第一反映就是吴清远欺负了安静。

“不是,博士对安静很好,岳总,没事的,您就别操心了,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扰你,影响你休息了!“李钟吟想挂电话了。

“你小子不说老实话!”岳清点出了李钟吟的命门。“是不是我走了,就打起了官腔了?李钟吟,我告诉你小子,我岳清连你肚子里几根虫都清楚,你告诉我,究竟怎么了?不然以后别找我!”

岳清将了李钟吟一军,李钟吟一时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犹豫了一阵,说道:“这样吧,岳总,明天下午我们去海岸酒吧,那里我们细谈,好不好?”

岳清看看时间也迟了,硬逼下去也不见得好,同意了李钟吟的主张。

挂了电话,李钟吟不知道明天下午的时候怎么告诉岳清这些事情。

安静依然在吴清远的怀里沉沉的睡着,吴清远也靠着被子,耷拉了头瞌睡了过去,天气幸好不冷了,李钟吟也不去吵醒他们,酒让他们有难同当吧!

李钟吟关了灯,他要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两场战争!

诸葛走进办公室,心里咯噔了一下。

李钟吟冷漠在诸葛的位置上坐着,两眼直直的盯着门口,诸葛进来,他始终觉得李钟吟一直在逼视着自己。

诸葛心里发虚,以为自己的事情李钟吟都知道了。但表面上还是镇静的走到李钟吟的旁边,说道:“李总,是不是让我进来啊?”

李钟吟冷眼看了看诸葛,没有说话,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轮流敲着。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他就是来找茬的!

“诸葛?聪明的诸葛,你做的事情好毒辣啊!”李钟吟脸慢慢的发红,心里的怒火升腾。

“你说什么?我做了什么事情?”诸葛还硬着。

“安静、胡子!”李钟吟说了两个人的名字。

诸葛的脸色变了一下,但他觉得李钟吟不可能有直接的证据,胆气又壮了起来。“李总,我不明白你说的话事什么意思?安静出事情和我无关,胡子是什么我不知道!”

“诸葛,你推得好干净啊!”李钟吟确定诸葛就是侮辱安静的人了!“你怎么知道安静出了事情?这件事情只有四个人知道,并不包括你!诸葛,你这个批着羊皮的狼,这种天打累劈的事情你也做的出来!”

诸葛一时语塞,他意识到自己话说多了。转念之间,想了狡辩的话:“那次,安静喝醉了,躺在街上,我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如果,你觉得这不是事情,我也没办法啊!这只能说明你根本没有把安静这个小姨子放在心上。”

诸葛说了小姨子三个字,让李钟吟想起了安然,新恨旧仇一时涌上来,李钟吟站了起来,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

“你以为这个世界就你聪明?安静真的是喝醉了?她是被麻醉的!如果不是你做了那些事情又怕败露而给她整理好衣服,她会在被绑架后衣冠整齐的躺在街道上?”

诸葛抽了口冷气,他没有想到李钟吟掌握了这么多。“证据,你这么说我,没有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

“你的确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你这个**!”李钟吟说完,重重一拳砸在诸葛的眼上,然后一脚踹上诸葛的小腹。诸葛猝不及防,眼前一黑,小腹一痛,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砸在旁边的茶几上,稀里哗啦一阵乱响,玻璃叉杯散了一地。巨大的声响引来旁边办公室的同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钟吟喝诸葛干起架来了。胆小的缩回了头,胆大的也不敢贸然的来劝。

诸葛爬了起来,看见周围一堆同事,自己的狼狈样子已经无法掩盖。心里一横,喊到:“好,你李钟吟厉害,你就知道找我出气是不是?有本事你抓我紧公安局啊?来啊,来抓我啊!”

李钟吟鄙视的看着诸葛小丑般的表演,本不想理会,但诸葛接下来的话,让李钟吟几乎喷出血来。

“李钟吟,我是玩了安静,怎么样?你有证据吗?你只能猜测,哈哈,安静还是[ch*]女啊!”诸葛朝天哈哈大笑,周围的人嗡的一下议论了起来。

李钟吟脑袋大了一倍,他知道诸葛厚颜,但没想到诸葛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安静已经无法在这里上班了!李钟吟的大脑暂时空白一片。

“李钟吟,李总,我还要告诉你,安静那晚居然有高[chao],哈哈哈!”诸葛继续狂笑,但他的笑声突然中断,他难以置信的看到自己的下腹居然深深的插进了一把水果刀。

刀很锋利,只见刀柄留在外面,刺的人用了很大的力气!

李钟吟也呆了,眼前的事情不是他能控制的,那刀却真实的插进了诸葛的小腹。血开始一滴一滴的从刀的血槽中渗漏出来。

但刀不是李钟吟的,他没有带刀!

诸葛的脸上又挨了一拳,他的两只眼睛都漆黑一片,这一拳是吴清远揍的,在他将刀狠狠的捅进诸葛的身体以后。

围观的人中已经有人发出了尖叫,有的人报了警,有的人则箍住吴清远,放任吴清远,可能就是将他送上刑场。吴清远依然挣扎,用脚踢已经倒地的诸葛。

他来的时候,李钟吟已经在诸葛的脸上留下了印记。而诸葛的无耻和对安静的羞辱,让吴清远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他身上本来就带了刀,本来就想找诸葛算帐!诸葛那些令他愤怒伤心的话,使吴清远终于失去了理智。

警察很快来了,拷走了吴清远。顺便也带走了几个围观的人去做笔录。李钟吟作为当事人之一,也进了警察局。

诸葛被抬上担架时,人已经昏迷。他不知道,吴清远的这一刀,让他下半辈子永远失去了作为男人的快乐和尊严。是报应还是罪有应得,只有诸葛自己心里清楚。

这是正中要害的一刀。

……本章完结,下一章“:审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