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7章::第二次接触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7章:第二次接触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每个人都会有故事,故事有美丽温馨,也有凄凉悲伤。但故事的主角往往忘却幸福,深深记住的是不幸和痛苦。

白雪在日记里这么写着。

这么写,是因为白雪经历的生活让她感受到深深的痛苦!这种痛苦淹没了她曾经有过的幸福的滋味。

“我是直接从幸福的天空坠落到痛苦的地狱。”

白雪这么和李钟吟说。

白雪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和李钟吟在竹楼第二次吃饭。这次是白雪主动约李钟吟。

白雪觉得和李钟吟谈话很投机,自己平时也没什么人可以说话,除了家人,谈的来的人不多,李钟吟能和自己有这样的默契,白雪觉得幸运。和他一起吃个饭,聊聊天,觉得很温馨,何况,白雪需要倾诉!

上次竹楼的饭局,白雪觉得自己的情绪破坏了气氛,重新安排在竹楼,有弥补的意思。

竹楼三楼的雅座里,李钟吟把弄着苏打水杯,不时呷一口。

白雪手里拿着长勺,慢慢搅拌咖啡。

两个人已经吃好了饭,今天是周末,孩子也安排好了,两个人都想静静的呆一会。

“说说你的故事”

白雪望着李钟吟,眼里有些期待,爱一个人却不了解这个人的,可能是一个笑话。但白雪知道,爱只是感觉,只是感觉!爱就爱了,这个人的过去怎么样,并不重要,要紧的是这个人是否能和自己说得上话,文雅一点的说法就是有共同语言。

李钟吟有些矜持,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放开一切,和面前这个他心仪的女人交往、相爱甚至相守。

“我的故事,有很多的如果,如果我上的不是我读的那所学校,如果我在学校不是一个出色的学生,如果我妻子不来K市,如果我妻子去了N市发展,我们都不会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如果我的妻子没有一个当高干的舅舅,我们肯定不在一起!”李钟吟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艰难。

“为什么?”白雪有些疑惑,爱一个人和这个人的家庭背景有什么关系?

“那时候,我刚好是从事业的顶峰跌落谷底,我需要一个有实力的人来帮我一把,可以说我和她的结合是有功利性的,尽管我也是喜欢她的。但没有爱到要结婚的程度,如果不是高干这个因素的催化,我可能不会选择她做我一生伴侣!”

一个人说出自己卑鄙或者不太光明的内心,总不会很坦然!李钟吟的眼睛不敢直视白雪。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以后再婚的话,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考虑?”

“不会了,真的不会了!”

李钟吟停顿了一下,考虑白雪问这话的意图。

“因为婚姻始终是两个人营造的世界,外界的因素即使再诱人,也不能替代夫妻两个人感情世界中任何一个微妙的变化。”李钟吟喝了口水,看着白雪继续说道:“夫妻两个人之间最要紧的是心手相连,唉,说说容易做做难啊!”

白雪有些默然,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李钟吟的话。只好点点头,等着李钟吟继续说些什么。

“呵呵,我不是婚姻学的专家,但结婚6年了,生活里的一些事情,让我深深的感到夫妻之间的谅解、宽容、理解的重要!”

李钟吟望着白雪,说这话的时候,李钟吟看见白雪的眼睛有些认同的意思。

“现在的我,可能已经不会考虑妻子有多少漂亮,有多少能干,我只希望我的妻子是我心灵的寄托,在我委屈或压力很大的时候,能让我放松,感觉妻子作为一个女人,一个丈夫深爱着的女人的温柔和体贴。”

“女人其实也一样的。”白雪接了上来,白雪一时之间,竟然发现有婚姻经历的人居然都有类似的想法和感受。

“比如我吧,我也有少女时代的幻想和希望,我喜欢灰姑娘的故事,那种纯洁的真挚的爱情,能使生命升华,但我现在知道,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有灰姑娘的幸运。我明白的太晚,即使我在生命中注定的那个王子的家里遭受冷落和白眼的时候,我也依然有对爱情的期待和梦想。但只要是梦,总有破灭的时候。”

“就像肥皂泡一样。”说完这话,白雪抿了一口咖啡,有些无奈,但没有忧伤和后悔的神色,也没有失落。

“钟吟,其实,女人比男人更渴望体贴和眷顾,需要更多的呵护,我觉得丈夫能赚多少钱,那并不要紧。一个能经常陪伴妻子,嘘寒问暖,相依相守,共创家园的丈夫,即使清贫,我也觉得比日进斗金,但一年见不了几面的强。”

“呵呵,你是感性的女人,很理想化。其实这只是不同人的不同生活态度。”

“是的,我知道,这个社会是有些势利,但你不是也说了吗,婚姻生活只能是两个人共同营造的吗?只要两个人都乐于接受并能维持这样的一种生活,这不也是完美的爱情吗?”

“不,爱是没有完美的!”李钟吟脱口而出。

“爱当然有完美,只是完美可能不会永恒!”白雪把李钟吟的话说的更深了一些。

从竹楼出来,两个人感觉心灵上近了很多。

……本章完结,下一章“:孩子病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