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8章::孩子病了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8章:孩子病了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钟吟察觉到孩子生病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

孩子在床上不断的翻身,他已经睡了,但不安稳。李钟吟感觉不正常,因为孩子一般不会这样。

李钟吟摸了摸孩子身上,有些烫手。开灯的时候,孩子的小脸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居然显得红得发紫。

李钟吟连忙翻身起来,手忙脚乱的找体温计。

39.5度,李钟吟知道不能等天亮了。

李钟吟赶到医院,一身大汗。怕孩子着凉,李钟吟给孩子裹了一床小被子来。

孩子还在迷糊。李钟吟不知道是孩子嗜睡还是已经烧的迷糊了。心里越发的慌了,想也没想,就给白雪拨了电话。

电话那边,白雪安慰李钟吟说孩子生病是很正常的,不要急。

“要帮忙吗?”白雪心酸得想起自己经历的一幕幕,今天在李钟吟身上重复。

“还好,我能忙过来,晚上医院也不挤。我就是心疼孩子,一时情急了。不好意思,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关系,钟吟,要不要我过来帮忙,你一个人不太方便。”

白雪家离这里起码有15公里,深更半夜打车也不方便。但李钟吟知道白雪不是说说而已。

“我忙不过再给你电话”李钟吟觉得这么晚了让白雪过来不合适。看完病让白雪回去不放心,留下来住自己家里,让白雪回去怎么解释,万一安然回来怎么办,可能要说不清楚了!

孩子挂上点滴的前后,白雪一共发了5条短信,李钟吟说已经挂上了点滴,白雪才回信说放心了。

孩子在李钟吟的怀抱里渐渐睡安稳了,药效发挥,烧退了下来。

这时候,冷静下来的李钟吟诧异自己情急之下第一个想到打电话的人居然是白雪?而不是安然。虽然安然知道了也没法过来。

照顾孩子是母亲的义务,但自己第一个想到的却是白雪。李钟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点滴快打完的时候,李钟吟见到了白雪。白雪还是来了!

李钟吟心里很温暖。嘴里却说:“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不要来吗!你儿子谁照顾?你也能放心的下?”

白雪没有应答,先摸摸孩子额头,微笑道:“退了!”白雪对孩子有一种自然关爱的天性、母性。举手投足之间,仔细轻巧而且非常温柔,李钟吟觉得自己做不到。

“我孩子托我妹妹看一下。我怕你忙不过来,所以还是来陪你,不欢迎吗?”白雪看着李钟吟说道。李钟吟无奈的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

夜深了,输液室有些安静。

白雪在李钟吟旁边的位置坐着。两个人都默默不语。

“白雪”

“钟吟”

两个人相视一笑。白雪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眼神是温柔的。李钟吟突然觉得眼前的白雪美丽而且亲切。

“白雪,谢谢你来帮我!”

“别说这个,我有一个人照料生病孩子的经历,既然你告诉了我,做为女人,做为母亲……”白雪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李钟吟,接着说道:“做为朋友,我想来看看也应该的。”

白雪来这里,其实是为了李钟吟,自己经历过的生活,白雪不希望在他身上重新再来一次。白雪再接到李钟吟电话时,心里突然觉得李钟吟是一个非常需要爱和温暖的人。

“钟吟,你知道吗?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常常希望像今天这种情况下,有一个人来陪陪我,让我觉得有依靠,不会觉得自己孤单和无助,即使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来关心一下,我也会觉得很满足。呵呵,我知道自己有些幻想了,但现在,,即使这样短暂的相处,我也觉得是对我过去生活的补充。一个女人没有依靠,太苦了,不过现在我很开心!我感觉到了夫妻两个人一起照料孩子的体会。”

白雪说完,觉得有语病,脸红了起来,忙将头别向另一边。

李钟吟心里想,是啊,要是你是我孩子的母亲,那现在是多么的温馨。

可惜,可惜你不是!

输完液出医院后,街上已经没有几个行人,白雪犹豫是该回家,还是找个地方住下来。

李钟吟看着白雪,也不知道是该开口留她还是让她回家。

“我回去了!”白雪还是决定了回去。她知道李钟吟的难处和顾忌。而女性的矜持也让白雪不可能在这个深夜时分主动跟李钟吟回家。

回家会发生什么?李钟吟不知道,白雪也不知道。

白雪上车离开的那一刹那,李钟吟觉得自己的心突然空了,是被生生抽空的感觉。不疼,但很酸!

作为答谢,李钟吟第二天约了白雪。

说是答谢,其实李钟吟和白雪都知道,两个人之间已经不用说什么谢不谢了,李钟吟约白雪,白雪应约,无非是两个人都想在有限的时间里享受一段温馨时光。

两个人走了很长的路,不是没有车,而是觉得这样的漫步能有更多的时间相聚在一起,可以说更多的话。坐车不仅说话有许多顾忌,而且上车下车之间,感觉单纯为了约会而约会。不如这样的散步,轻松而且随意。

李钟吟走在白雪的外侧,白雪记得李钟吟对自己说过:当男人记得走在你外侧的时候,他是爱你的。看着李钟吟有些单薄的身影,白雪心里一阵阵暖意。

两个人走着,除了彼此不时对视并会心的微笑,没有说一句话。

远处夕阳映红漫天的晚霞,李钟吟和白雪走在了K市的洄溪桥,这座K市最长也最古老的桥有许多美丽的传说。

“白雪,累了吗?”李钟吟拉住白雪的手,眼睛深情的望着眼前的女人。“我们先吃点什么吗?”

白雪靠着李钟吟的肩膀,没有说要吃什么或不吃什么,望着脚下有点湍急的江水说:“要是能永远的靠着,多好!”不知道说给谁听,很轻。但李钟吟听的很清楚。他不想在这样一个安静而且温馨的时候说别的什么,既然在一起快乐幸福,就别把这种意境轻易的打碎。

“白雪,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饺子好吗?就去你和我说过的那家饺子店。”李钟吟真的饿了,走了这么多路,男人肯定累。

白雪恩了一声,没有更多的动作,白雪不想离开李钟吟的肩膀,李钟吟走的时候,白雪将他的手臂挽的更紧。

白雪说的这家饺子店其实只是一个摊。一个四十多的女人忙前忙后的张罗生意。场面小了点,但生意还是红火的。

李钟吟和白雪坐在里面一张桌子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走了过来,拿毛巾擦了擦桌子,然后安静的对白雪两个人微笑。

白雪伸出两个指头,拿小女孩会心的走开,在老板娘的肩膀上拍拍,指了指李钟吟的位置,伸了两个指头。老板娘回头笑笑,说:稍等,就来了。转身在锅里放了些饺子。

李钟吟第一次来,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有些好奇,看着白雪刚想问。白雪已经指着女孩说:“那小女孩是老板娘的女儿,先天性的聋哑,不过人很聪明,也很懂事,只是……,唉,可惜了!”

“那她爸爸呢?”

“她爸爸离开这个家已经7年了,一点音讯也没有,而且离开的时候也没打招呼。”

“为什么啊?”李钟吟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当时她们家很穷,女儿是残废,自己又得了糖尿病,也许是觉得没有希望了,所以,为了省点医药费,让娘儿俩过得好点,男人就离开了,7年了,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白雪说完叹了口气。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我以前在附近租房子,常在这里吃饺子,时间长了也和老板娘混熟了,聊得时候她告诉我的。”

李钟吟想不到在这个小巷深处的馄饨摊上也有这样深情儿伤感的故事,觉得有些世事难料。把白雪的手握得更紧。

小女孩端了盘子过来,两碗饺子。李钟吟觉得味道不错。

白雪将自己碗里得饺子过给李钟吟几个,李钟吟本想不要,但看了白雪嗔怪得眼神,只好幸福得接受,李钟吟知道白雪是想自己多吃点。

“妈的,你着饺子里怎么有苍蝇?”一个粗粗的声音在李钟吟的背后叫了起来。周围的食客都转头看了过来。

老板娘用腰间的围裙擦擦手,满脸赔笑的走了过去。

“呵呵,老板,不好意思,天热,可能是刚才掉进去的!”老板娘看清楚那苍蝇连翅膀都没湿透,心里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但孤儿寡母的也不敢得罪这些地痞。

“要不,给你换一碗吧?”老板娘想息事宁人。

“换一碗?这么便宜?要是吃坏了肚子怎么办?”粗喉咙不想轻易放过。

“老板,你看,这苍蝇的翅膀孩没湿呢,肯定不是包在饺子里的!”老板娘点了一下。

“你说这苍蝇是我捉来放进去的?”

“我没这么说啊,老板,我们妇道人家,过日子不容易的,老板你就高抬贵手吧!”老板娘想以情动人。

“少给老子装可怜,今天不给老子两百块,你以后别在这里做生意了!”粗喉咙吼道。

小女孩走了过来,怨恨的眼神看着粗喉咙,一边拉着妈妈的围裙,想把老板娘拉走,意思是不要和这样的人吵。

“小哑巴,看什么看,再看老子办了你!”粗喉咙边说边摸了一把女孩的脸,手掌顺势扫了胸部一下。

女孩的脸先是红了起来,转瞬变青,咬咬牙,往粗喉咙的脸上呸的吐口水。

粗喉咙恼羞成怒,一把掀了桌子,作势去打女孩。老板娘死命护住,结果被粗喉咙一把推倒,旁边的碗筷撒了一地。

小摊上的食客纷纷离座,但没有离开,在这些人的心里,觉的看看热闹也是不错的选择。

但李钟吟看不下去,起身阻止。

白雪从皮包了拿了两百块钱,先拦在李钟吟的身前,看着粗喉咙说:“这位大哥,你不是要钱吗?我替她们给你!”

粗喉咙打蛇顺杆上,看了看白雪,侧头睥睨:“美女想做好人啊,行,老子不要钱,你陪老子一晚,我就放了哑巴娘俩!”

“**!”李钟吟从白雪的身后窜了出来,一把揪住粗喉咙的领口,使劲往外拖。

李钟吟个子不高,但气势不矮,粗喉咙一时摸不清状况,也懵了一下。等明白过来,觉得自己被这样一个书呆子教训,不找回面子以后就别在这里混了。

粗喉咙使劲的把手掰开,推开李钟吟,顺手拿了啤酒瓶,往桌子上一敲,断口的啤酒瓶便如尖刀一样锋利。

粗喉咙执着酒瓶向李钟吟戳来,李钟吟闪了几下,已经背靠墙壁无路可退。粗喉咙大吼一声,跳起来向李钟吟猛戳过来。

李钟吟准备牺牲自己的一条手臂去打赢这场架,抬起手去挡玻璃瓶,同时闭起眼,右脚狠狠的踹向粗喉咙的下身。接着李钟吟耳边听到一声钝响,接着便是粗喉咙啊约惨叫一声。李钟吟睁眼一看,白雪在自己的身前,手臂上一道血痕,粗喉咙倒在地上抱了头翻滚嚎叫。

原来白雪看李钟吟危险,情急之下抱了张凳子闪在李钟吟身旁,狠命把凳子砸了下去。刚好砸在粗喉咙头上,自己的手臂也被啤酒瓶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好事者看事情闹大了,几个反应快的早报了警,粗喉咙还在翻滚的当口,110已经来了。

事情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了。

回去的路上,李钟吟心里汕汕的,低了个头,不说话。

白雪捅了捅李钟吟,说:“大哥哎,我的手好痛,你也不帮我吹吹?”

李钟吟尴尬的笑笑,捧起白雪的手臂,轻轻的吹着,说:“白雪,今天我是不是很没用?”

“傻孩子,我又不是找拳击冠军,其实,你能在**说那句话时站出来,我就觉得你有安全感!我也愿意帮你挡这一下!”白雪说完刮了刮李钟吟的鼻子。

“本来今天时谢你的,你看,不仅没谢成,又欠了一个人情!”

“钟吟,我愿意的,你不要这样说了!”白雪说完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李钟吟。月光下,白雪神情怡人,李钟吟动情之下,也不管街上人多,轻轻的吻了一下白雪的脸颊。

白雪没有拒绝。

……本章完结,下一章“:何天宇的痛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