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107章:下卷 指婚(一)

《梦断紫禁》

第107章下卷 指婚(一)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天后。

这天一早,我刚将奕詝送至院门,忽见春桃急匆匆地赶了来。

我只道是皇太后派她来传我,忙笑盈盈上前。一问才知,她确是奉皇太后口谕前来,不过不是传我,而是来传秀珠。

她说时略显忧虑,说完又补充道:“皇太后和静皇贵妃此刻正在寿康宫等着。”

我心知不妙,转头看向奕詝。

奕詝面带微笑地冲我点了点头,然后便带着小林子出了门。

我并不担心奕詝会食言,却担心他赶不及去救人。因我曾听奕詝说过,道光极为尊师重道。他们初入学时道光便给他们立下规矩,如因事不能到上书房,必须亲自向师傅告假。去年随扈南苑的几位阿哥,都在头一天便亲自向自己的师傅告了假,不止如此,就连道光传他们前去听朝时,他们都要很恭敬的向师傅告了假才去。所以奕詝赶去寿康宫前,必要先到上书房告假。

我正想找个借口暂时拖住春桃,却听春桃“唉呦”一声,道是忽然腹痛,想到我房中喝杯热水、暂歇片刻。

春桃斜靠在我炕沿上,说喝了热水已经好些,然后便转了个话题和我闲聊起来。

闲聊之际,我见她全无被病痛所扰之色,心中不由了然,知道秀珠定无性命之忧。

春桃此时表现纯属拖延时间。应与我之前所想一样,目的是为了让奕詝来得及赶去寿康宫。可是,春桃与秀珠素无交集,若非皇太后有所授意,又怎会干冒风险救她?

如此看来,皇太后应该也不希望秀珠消失。

至于其中缘由,细想便知:

其实,整件事最主要的不是施药之人,而是药的源头。

虽然整件事都是奕訢一手所策,药也是他让玉芙给秀珠的,但也可以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扯不上。

秀珠所施之药到底是从哪儿来的?答案很简单:静皇贵妃。

如果没有张公公一早及时出现这一节,那还能猜测药是奕訢从宫外弄进来的,但显然,静皇贵妃既已出手帮他,又怎会只帮其一不帮其二?退一步来讲,就算那药真是奕訢从宫外弄进来的,若事情败露,静皇贵妃会让奕訢来担这个罪名吗?

皇太后想留下秀珠无非是想多攥个把柄在手里。但秀珠毕竟触犯了宫规,虽然未遂,却也足以致死。皇太后不能明面袒护,要救下秀珠只有一法,就是让奕詝收了秀珠。

以皇太后对我的了解,她应该知道我不愿眼看着秀珠为此而死。

春桃趁奕詝未出门赶来,且一见我便言明来意。如我事前不知,听她所言也必能猜到几分,当时定会拉开奕詝,私下相求;反之,则我必定早跟奕詝说好。

念及此,我不由弯了弯嘴角。皇太后真是深谋远算,或许我该感到庆幸,庆幸自己目前还没妨碍到她。

春桃见我忽露笑意,不明所以,出声相询。

我随意敷衍了她几句,之后便转回先前话题。

待我估摸着奕詝差不多已经告好假时,春桃也说腹痛已好,这便告辞,出屋去传秀珠。

奕詝将秀珠带来我的房间。

秀珠垂着头走到我面前,膝盖一弯,忽的朝我跪了下来。

我吓了一跳,忙伸手去拉她:“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她挣脱我的手,抬起头,泪流满面地瞧着我:“若兰,刚四阿哥都跟我说了,我,我的命其实是你救下的,我……”

“你有什么话先起来再说。”我伸手再去拽她,却拽不起,忙转头向奕詝求助。

奕詝伸手过来将我的手拉开,轻轻朝我摇了摇头,“我回屋儿去等你。”说完便独自离开了。

我一愣。

秀珠趁这当口儿俯下身,“咚”的一声给我磕了个头,“若兰,救命之恩秀珠定会铭记于心。”

“秀珠,你……”

“若兰。”她打断我,缓缓从地上站起来,一脸诚恳地看着我:“你放心,我自知身份卑贱,日后定不会再有非分之想。”

“我,你……”我不知该如何接口。

“好了。”她含泪冲我笑笑,“四阿哥还在房里等着你呢,你快过去罢。”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我在原地怔了片刻才出门去找奕詝。

奕詝正站在门内等我,见我进来便关了门,握着我的手,一脸郑重地道:“兰儿,你放心,我不会跟她怎样的。”

“嗯。”我略显不自然地冲他笑笑,不习惯他拿我当他自己的准福晋看待。

“兰儿,信我!我真的……”

“我又没说不信你。”我是真的不介意。

“兰儿,我真的,我,要我怎么说你才信呢?”他一脸焦急。

这事毕竟是我求他的,此时见他如此,我不由有些过意不去,但若照实说定会伤他,只好顺着他的话将话题稍微岔开一些:“其实,我只是在想,你以后定会妻妾成群,总不能一辈子都围着我转罢?”

“兰儿,除了你,我不会再娶别人。”他语气真诚。

我笑,“怎么可能?”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什么?”我担心什么?

“就算皇阿玛再多指几个人给我,我也只宠你一个。”

我失笑,“如果,我是说如果,日后你,我一人怎比得上佳丽三千?”

他一愣,很认真地看着我:“即便如此,我也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我笑着摇了摇头,“从古至今,你听说过那个得到了专宠的女人会长命的?”

“以后不准再说这种话了!”他一把将我扯进怀里,紧紧拥住我:“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儿,我宁可什么都不要。”

听他此言,我不由心生感动,直叹命运弄人。

“兰儿。”他柔声在我耳边道:“刚我派小林子去内务府问过了,赐婚的旨意二月初应该就能下来了。”

“呃……”我脑子一转,忽的怔住。若我真的嫁了他,而他也真的信守了诺言,那我岂不是命不久矣?

“怎么?”他略带疑惑地放开我。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我笑着敷衍他。

他笑笑,“等旨意一下来,内务府就会开始挑日子,很快我便能娶你过门儿了,不过……”他停下话,眼含不舍地望着我。

“不过什么?”我忙接口问他,心中竟似燃起一丝希望。

“旨意下来,你便要回家待嫁,我不能日日见你定会,嗯,不适。”他满眼温柔。

我无奈笑道:“不适?很快就会适了。”等我被你祸害死。

他“扑哧”一声笑出来,“你怎么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话?不如这样儿,我每日出宫去看你可好?”

“呃,不……”我话未说完,忽见他俯头过来,忙侧头避开。

他僵住。

我心虚地低下头。

片刻后,忽听他在我耳边轻笑着念了句:“傻丫头。”接着便伸手把我拥进怀里。

他不会以为我刚才的举动是害羞吧?想着,我只觉心虚更甚,头也埋得更低,始终未敢抬眼看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卷 指婚(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