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117章:卷 待嫁(一)

《梦断紫禁》

第117章卷 待嫁(一)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秋叶落尽,冬雪飘零。

日月交替中,终于将至年底。

眼看自己即将从这座牢笼中被放出,获得相对的自由。我开心向往院外天地的同时,竟生出希望永囚于此的想法。不知自己是真被关傻了,还是不知该如何面对我那只见过两次面的阿玛和额娘,又或许……我甩甩头,甩开自己脑中的莫名烦乱。

除夕这天,奕詝一早便赶过来,亲自把我送回家中。

等我安顿好之后,奕詝又留在我家用了午膳,跟我阿玛闲聊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至下午方才起身告辞,临走时嘱我好好休息,说初二一早带我去逛庙会。

我额娘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俩,奕詝一走,便将我拉回房里。先满是欣慰地夸赞了奕詝一通,接着便开始和我唠家常,事无巨细地跟我说着我在宫里这两年,家里所发生的一切。

虽然我对她所说这些并无半分兴趣,却不想打断她。我仔细捕捉她说话时的神态、语气,用心体会着这份本不属于我的亲情。听着听着,不觉流出泪水。

见状,她停住话语,心疼地把我搂在怀里,跟着我一起流泪。

哭过之后,我抬起头看她,之前的陌生感已荡然无存。我发自内心地喊了声:“额娘。”之后便抬袖帮她擦眼泪,笑着腻在她左右,哄她开心、冲她撒娇……

晚上,和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

府里人口简单,桌上共坐四人。

之前听我额娘说过,我阿玛只娶了一房侧室,这位侧室曾经生过一个儿子,但没满周岁就夭折了,之后再没有产下子嗣;而我额娘也只得我一女。全家人都拿我这个唯一的女儿当宝贝似的。

席间,我额娘和二娘一边嘘寒问暖的不停帮我布菜,一边谈论我的婚事;而我阿玛,本就性格内敛,不善言辞,只偶尔插上那么一两句。

虽然他们所有的话题几乎都是围绕我的,但对我原来的事却都是绝口不提。我知道他们是因为我去年落水失忆的事才会如此,心中暗感轻松的同时,也觉跟他们更为亲近。

我始终微笑以对,并不关心他们说些什么,只是竭力感受着这种温馨的家庭氛围。

散席后,我本想和他们一起守岁,但他们说明天还要应酬很多前来拜年、道贺之人,怕没精神怠慢了客人,要早些休息。

无奈,我只好赖在厅里,想和他们多呆一会儿,但我额娘又说四阿哥初二要带我去逛庙会,如果这两天太辛苦,到时精疲体乏就不好了。

结果,我极不情愿地被我额娘和二娘硬拖回房间。

府内渐渐安静下来。

黑暗中,我独自坐在窗前,听着府外隐隐传来的爆竹声,往事如烟般忽然浮现眼前,心中不禁凄然。

眼眶发酸之际,忙深呼吸、抬头抑住泪水,想换换心情,便开始轻声哼歌。

一陈轻微的敲门声传入耳中。

我停止哼唱,正欲起身,却怔住,只觉心中黯然更甚。“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遇见一场烟火的表演,用一场轮回的时间……”原来自己刚才哼唱的竟是这几句。

敲门声再度响起。

我回过神,想是自己不知不觉中声音唱得太大,把额娘他们吵醒了,赶忙晃晃头,站起身应道:“来啦。”边说边朝门口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卷 待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