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165章:下卷 疏远(一)

《梦断紫禁》

第165章下卷 疏远(一)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个多月过去。

奕詝虽然对我依旧如常,却也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的耐心在逐渐消失。他时常会因一点小事闷闷不乐,继而对院子里的宫女、太监们大发脾气。

院子里的气氛因而变得很紧张,那些宫女、太监们整天都提心吊胆的,就连跟随奕詝多年的小林子也是如此,做事都越发的谨小慎微起来。

我在一旁悄然看着奕詝的变化,内疚、心疼之余,只有无奈。

近来,奕詝一个人躲在书房喝闷酒的次数越来越多。

因他幼时体弱,且留有病根,平日不但得照太医的嘱咐按时服药,还不能着凉,不能太过劳累,心情不能过度郁结,纵酒更是大忌。我担心他长此下去会引发旧疾,便借口想多认识些字而长时间呆在书房,以减少他偷喝闷酒的机会。

结果,他竟叫人在院子里又重新布置了一间书房,就此把原来那间书房让给我。

见他如此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我做不到坐视不理,可碍于自己正在刻意疏远他,又不好当面对他表示关心,只好另想它法。于是,每次在他喝闷酒时,我都会那本书跑过去,随便找个字说不认识,借机叫人把他的酒收了,之后便离开。

开始的时候,他会在我推门而入的一刻露出欣喜之色,在我转身离开的瞬间略显失落,但次数多了,也就逐渐变得麻木了。

转眼进了腊月。

为了欢庆年节,从腊月十五开始,院子里的人就开始忙碌起来,清扫各个房间,擦拭家具、摆设,拆洗被褥、床幔等。虽然这些事都不用我动手,可我毕竟是奕詝的正妻,安排完人手的调配、分工之后,总不好闲坐着,便进进出出的到处查看进度。

就这样,先后折腾了好几天,总算将整个院子粉饰一新了,接着,又有绣局的人陆续抱着衣料过来,量体裁衣,准备缝制过年穿的新衣。

好容易忙过了这阵子,我刚松快了没两天,就到了腊月二十三,祭过灶神之后,重又开始忙碌起来。

粘对联、贴窗花、糊年画、挂灯笼等,布置院子这些还好,有嫣红帮我盯着就可以了,主要是准备送给各宫的礼品。

因送出的礼品要根据各宫的品级分配,不能出纰漏,所以,我拿着物品清单,亲自到库房一一核对,查验过后又将所有物品重新归类:将不能送出的归在一起,单列出来;将能送出的详细标明,再按价值分为数类;另外还要再派人外出新购一些。

等所有礼品都准备齐全了,写好礼单之后,我又不厌其烦的重新核对了一遍。

我知道自己仍没淡出道光的视线,故而做事时倍加小心。为了以防万一,礼品送出时,我还会再检查一遍;就连其它宫里前来送礼之时,我也是亲自出面查收,包括那些回礼的客套话也要先斟酌一番,确定无半分不妥之后才会说出,生怕出半点儿差错。

我从之前扫房那阵开始,就经常会觉得累、睡不醒、头晕兼之浑身乏力,本就一直没缓过来,加上这段时间又在送礼、回礼这些琐事上花费了太多的心思,最近常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有好几次都差点坚持不住晕到。

嫣红本想请个太医来给我瞧瞧,但我坚持不准:一方面是觉得自己不过就是有些累了,等过了这阵子,多休息些时日也就好了,没必要大惊小怪;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奕詝知道,怕他又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嫣红见我这样强撑着担心不已,但她本就了解个中的缘由,知道别无它法。急得抹了一通眼泪之后,就开始寸步不离地跟在我身边,生怕我出什么意外。

大概是嫣红太过紧张的缘故,奕詝似乎对我的身体状况有所察觉。

在我的极力掩饰下,他只是嘱咐了我一些多注意休息、好好吃东西之类的话,之后便一切如常,不再多加留意我了。

这天,我一觉醒来,见已日上三竿,心里一惊,想着还有些琐事等着我去做,顾不得细想,慌忙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跑到正厅的时候,见奕詝正端坐在那里帮我处理琐事,不由一愣,“奕詝?”

他应声音抬起头,见我愣在门口,便笑着迎了过来,“怎不多睡会儿?”

我心生感激,知道他是见我辛苦才出面帮我,但一转念,想到自己正在刻意疏远他,便皱了皱眉,口气略显不满地说:“你告假怎不跟我说一声?是不是觉得这些事儿我处理得不好?如果你不满意就跟我说,或者直接叫别人去做就好了。”

“今儿是除夕。”他笑容顿消,“我不过是想让你多睡会儿,你想哪儿去了?”

“除夕?”我抓了抓头发,“我都过糊涂了。”

他面显无奈地摇了摇头,拉起我的手说:“你再去睡会儿罢,这儿有我就行了。”

“不用了,你去歇着罢,我没事儿。”我语调冷淡。

他皱着眉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甩开我的手,径自离开了。

看着他负气离开的背影,我强忍心痛,深吸了口气,缓步走到厅里,在椅子上坐好,开始处理那些自己分内的事。

我知道晚上的除夕家宴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的,所以我独自用过午膳之后,只小睡了一会儿,就赶紧爬了起来,强打着精神去沐浴更衣。

待嫣红帮我梳妆打扮完毕,日头已渐偏西。期间,。

眼看去乾清宫赴宴的时辰就快到了,可奕詝仍未曾露面,我正想去找他,却碰上前来叫我的小林子,说奕詝正在院外等我。

走出院门,我一抬头,看见院外的小路上站了三个人,奕詝、奕訢还有玉芙。

奕訢面对院门而站,一见我出来,立刻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便微蹙起眉,眼中尽是疼惜之色。

我脚下一滞。自他将我从竹林抱回那晚之后,我俩一直都未曾见面,不过才几个月光景,可此时,我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时,奕詝面带微笑地走到我的身旁,“兰儿,怎这么久?”

我回过神,正想开口,却被他的话问得一怔。

他抬起手,宠溺地帮我理了理鬓角的发丝,然后轻轻拉起我的手,“快走罢,迟了就不好了。”说完便满眼柔情地望住我。

想着自己这段时间对他的态度,再看他此时神情,我心里一动,顿觉温暖,唇边不由自主地漾出一抹笑意,回握着他的手。

他一愣,轻唤了我一声:“兰儿。”将我的手紧紧握在掌中,满面笑意地转过身,朝着奕訢和玉芙身影消失的方向赶去。

我一路沉浸在久违的温馨中,直到有阵阵谈笑声传入耳中,才猛然清醒,原来已快到乾清宫门口了。

我把手从奕詝掌中抽出,放在身侧。

他好像并没在意我的举动,只是将手伸过来重新牵住我。

我再次将手抽出,并把手背在了身后。

他转过头,皱紧双眉,眼含愤怒地盯住我。

我从没见过他此种神情,不由愣住。

虽然我知他定会因我的举动而不高兴,却没料到他的反应竟会如此强烈,正疑惑间,忽然瞥见奕訢的身影。

此时,奕訢正站在乾清宫门口和五阿哥聊天,可言谈间,目光却一直停在我身上。

见此,我当下了然,知道奕詝定是误会我因奕訢的缘故而把手拿开,所以才会如此。

如果换至几个月前,何事都未发生之时,我一定会乖乖把手放回去,让他安心,可如今,因心中有太多的顾忌,且乾清宫也非谈情和解之地,所以,我只是牵起嘴角冲奕詝淡淡一笑,轻声说了句:“我们快进去罢。”说完就低下头不再看他。

他在我面前站了一会儿,才抬脚迈步前行。

我没抬头,默然跟在他身后。

进到乾清宫内,我随他一起给道光、皇祖母、静皇贵妃以及在座的一众妃嫔、长辈行过礼之后,便与他一起入了座。

等到所有参宴者全部到齐,一切繁文缛节过后,家宴才算正式开始。

一时间,大殿内觥筹交错,众人皆兴趣盎然,或高谈阔论,或赋诗饮酒,热闹非凡。

奕詝一直在和其他人谈笑,未再留意我。

我始终垂首不语,人虽坐在乾清宫内,可神思却已飘向太虚。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卷 疏远(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