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172章:下卷 修好(三)

《梦断紫禁》

第172章下卷 修好(三)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进八月,我整个人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整天粘在奕詝身边,生怕日后再没机会,想尽快还清自己对他所欠,却不知怎样才算还清。

转瞬即到中秋。

下午,奕詝拎了把刀从外进来。

我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到院子里,说要舞刀给我看。

我心觉无趣,因见他一脸兴奋,不想扫了他的兴致,只好装出一副兴味盎然的样子。

不知是不是看出我本不感兴趣,他在院中只舞了几下,便收了刀,拉我回到房中。小歇片刻之后,就开始嘱咐我,让我千万小心,别在中秋晚宴上走神,别像上次那样惹道光生气,别出差错,别……

不知这些话他已说过多少遍了,我只知道自己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此时虽然心有不耐,但知他出于好意,便作乖巧状,拉着他的手,笑眯眯地连连点头。

见状,他停住话,笑着将我拥入怀里。

晚上,中秋宴。

我和奕詝一同给道光请安时,道光连瞟都没瞟我一眼,入席后,道光更是对我视而不见。

道光不注意我自然是好,但我却丝毫不敢因此分心,生怕道光来个突然袭击什么的。

我几乎没怎么动筷,一直眼观六路(因怕奕詝吃心,唯独没观过奕訢。),耳听八方,众人笑我便笑,众人点头我绝不摇头。

奕詝对我的表现很满意,时不时偷偷握下我的手,冲我笑笑。

我紧绷的神经,直到家宴结束时,才放松下来。

回去的路上,奕詝牵着我的手,和奕訢并肩而行,兴高采烈地聊着下午在练功房的事。

原来,奕詝下午从外拎回的那把刀是道光所赐,名为“锐捷宝刀”;奕訢也得了一把,名为“白虹宝刀”。

他俩五、六岁时便已开始习武,时常互相切磋,近来,两人一起编创了枪法二十八势和刀法十八势。

今天下午,他俩把自创的枪法和刀法一同演练给道光看。

道光看后龙颜大悦,当即将刀法十八势赐名为“宝锷宣威”,枪法二十八势赐名为“棣华协力”,暗喻他们兄弟情谊长存,协力光耀大清;并将那两把宝刀分别赐给他俩;之后又对他俩大加褒赞……

他俩的话题在我听来甚觉无趣,加之我本就不愿走在他俩身边,只因更不愿和玉芙走在一处,才没从奕詝身边走开。

眼看就快回到住处了,但他俩仍然意犹未尽,结果……

奕詝吩咐人备了酒、菜之后,就和奕訢边喝酒,边兴致高昂地继续刚才的话题。

因有玉芙在场,我不便先行离开,只好百无聊赖地陪坐在奕詝身边。

奕詝和奕訢越聊越兴奋,聊着聊着竟双双起身,要到院子里比划几下。

无奈,我只得和玉芙一同出去观看。

还记得去年夏天,我和奕詝刚从圆明园回来那晚,距今已经一年多了,但这期间,我和玉芙好像一直都没近距离接触过。虽然我心里仍然很排斥她,相信她也一样,但我实在懒得再跟她斗嘴,所以从一出厅门便刻意与她保持一段距离。

这时,奕詝和奕訢已在院子中央摆开架势,又是刀、又是枪、又是鞭、又是棍、又是弓箭的,边比划,边开心地讨论着。

奕詝时不时地转过头来冲我笑笑;奕訢也偶尔朝我们这边看一眼。

过了一会儿,玉芙悄声挪到我身旁,不动声色地轻声开了口:“你还真是不简单哪。”

我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才漫不经心地道:“这话从何说起呀?”

“除夕的时候儿,还以为四哥已看透你的本质,不会再宠你了呢。”

“他宠不宠我关你什么事儿?”我似笑非笑地斜瞟了她一眼,“有这闲工夫儿,你不如多关心一下自己受不受宠才是正事儿。”

她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接着唇角一挑,“好在奕訢没纳侧室,不然,我可真没你那个本事。”

“怎么会?你可比我本事大多了,实在不行还有你阿玛给你撑腰呢。”

“我阿玛再怎样,也比不上皇祖母面子大呀,再说了……”

“我一直都以为你很聪明。”我一脸调笑地打断她:“本来还很崇拜你来着,现在看来,唉。”摇头笑笑,“知道么?你越是这么针对我,就越是说明你过得不幸福。”

她咬了咬牙,“我不过是没你本事,不会拿自己腹中的孩子去博男人心罢了。”

我故作感慨道:“是啊。”接着冲她挑眉一笑,“不过,就算你真想用孩子去博,也要先怀上再说啊。”

“你……”她僵住,只说了一个字就说不出话来了。

我轻笑了一声,便不再搭理她,正想转移视线,突然,“兰儿(小心)!”奕詝和奕訢的声音同时在院内响起。

我转头的瞬间,瞥见一个人影快速向我冲来,还没看清是谁,整个人已被搂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耳听那人身后传来“嘭”的一声闷响,同时感觉那人的身体微微一僵,搂着我的手臂随之一紧。

“当啷”一声过后,“兰儿。”奕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抬眼一看,见奕訢正皱着眉,眼含关切地看着我。

我一愣,刚要出声询问,却被奕詝一把拉开。

“没伤到罢?”奕詝一脸紧张地上下打量我。

“我没事儿。”我转过头,见奕訢身后不远处有根短棍躺在地上,当下心里已猜到了七、八分,忙抬眼看向奕訢:“伤到哪儿了?要不要紧?”

奕訢正略显怅然地瞧着我和奕詝,闻言转眼看了看左肩,然后冲我微微一笑,“没事儿。”说完转头狠狠瞪了玉芙一眼。

我正想再问,却被拉转过来,便改口问他:“怎么回事儿?”

“我……”

“四哥。”奕訢出声打断他:“时候儿不早了,你们歇着罢,我们先回去了。”说完,转身就朝院门走去。

玉芙面色苍白地冲奕詝点了下头,什么都没说,慌忙朝奕訢的背影追了过去。

我和奕詝回房之后,他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他知道我和玉芙之间有些不妥,虽不知晓具体原因,却也知道我和玉芙之间的不妥似乎不会轻易消除。所以,他一直都尽可能的不让我和玉芙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刚才他和奕訢聊得高兴,一时忘记此事,待他和奕訢行至院中才想起来。他不放心,一直都在小心留意我俩。

起初,他见我俩离得远,便没在意;后来,虽见我俩凑在一起,但神情都很随意,似在闲聊,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了;谁知,只一转眼的工夫,忽见我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不由有些担心,便将心思全放在我身上。

他本就心不在焉,恰在此时,模模糊糊地听见“孩子”俩字,怕我受刺激,一失神,手中的短棍随即脱手而出,不偏不倚正朝我们这边飞来,这便引发了刚才那一幕。

听完,我忽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觉得自己完全不了解奕詝,甚至觉得奕詝很会做戏。

其实,刚才那件事本身并没什么,意外而已,只是他刚对奕訢的态度,让我有些多心。若奕詝真如众人所见那般细心、温和,会对奕訢不闻不问么?

他和奕訢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一向都很好。就算他俩早前曾为我起过争执,但就今天看来,他俩的情谊似乎没受到什么影响。

我知道他见奕訢那样抱着我定会不高兴,但奕訢若没及时冲过来帮我挡那一下,那被砸到的人肯定是我。就算他对奕訢心存隔阂,怎么说他也是奕訢的兄长,于情于理都该询问一下奕訢的伤势。可他呢?他把我从奕訢怀里拉出来之后,不但自己一字不提,就连我想多问一句都要把我拉回来,此种做法实在欠妥。

正想着,忽听奕詝柔声唤我:“兰儿。”

我回过神,见他正一脸小心地察看着我脸上的神色。

他口唇略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只直直望着我。

见此,我心中一动,忽然觉得自己被那些烦事搅得太过敏感了,只一点儿小事而已,竟一下联想这么多,忙冲他笑笑,“怎么了?”

“你……”他语带迟疑,“想什么那么出神。”

“我在想刚才的事儿。”我想缓和一下气氛,便玩笑道:“唉,可惜了。”

“可惜什么?”

“你呀。”我拉起他的右手,举到面前看了看,“真是手笨。”笑道:“下次乱扔东西的时候儿记着瞄一下角度。一点儿,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能砸到其他人了。”

他愣了愣,不由失笑,之后笑容却又凝住,轻声问我:“你真那么恨她?”

我知道他又想到其它地方了,忙解释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和玉芙之间不是你想得那样儿。至于原因,嗯,不是我想瞒你,只是有些事口说无凭,而且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知道也没用,说出来反而对大家都没好处。简单来说,就是你所信之人背叛了你。”

他满眼温柔地揽我入怀,“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你了。”说完语气一转,笑道:“若有下次,我一定瞄好再扔。”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埋首在他胸前,伸手回拥住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卷 萌动(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