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174章:下卷 萌动(二)

《梦断紫禁》

第174章下卷 萌动(二)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房门被关上的瞬间,我不觉失笑。自己嫁给奕詝都已经一年多了,竟然会为了他的一句话、一个吻而意乱情迷,还异想天开地想拉着他一起私奔。

什么?私奔?我被自己刚才的想法吓到,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我到底在想什么?他可是未来的咸丰,如果我真拉他一起私奔,并且成功的话,那咸丰谁来做?如果历史就此改变,会不会产生蝴蝶效应?我在现代的父母、亲人、朋友,会不会受到影响?我会不会死?我还会存在么?

念及此,我轻叹了口气。看刚才的情形,估计他根本就没明白我的真正意图,还是就此打住吧。

想着,我探头看了看门口,小声嘀咕了句:“奕詝怎么还不回来?”话毕,又被自己吓了一跳,猛然觉得自己好像太在意他了。

我用力甩了甩头,闭上眼睛,揉着太阳穴自语道:“他是历史上那个贪酒好色的咸丰,我不过是因自己欠他太多情,在还债而已。对!对对对。”

我不愿再想刚才的问题,便哼着歌在房里瞎转悠。

过了一会儿,正厅里隐隐传来了喧闹声,应该是奕詝行完礼去到正厅了。

我皱了皱眉,不自觉开始担心起奕詝,怕他禁不住别人劝酒,怕他喝多了身体会受不了,怕他……我猛然惊觉,紧接着长出了口气,无力地摇了摇头,只感心中烦乱异常,想躲开这里,到院外去透透气。

我打开房门,正厅里的喧闹声清晰入耳,双脚竟似不听使唤一般,遁声而去。

我冲守在正厅门外的宫女、太监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走到门边,刚要抬脚进厅,却又硬生生将脚缩了回来。

厅里,秀珠一副小鸟依人之态,紧挨在奕詝身边,伸手夹了块鱼肉放在自己盘中,仔细挑去上面的鱼刺之后,将鱼肉放在瓷勺里,抬手送到奕詝口边……

见此情景,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正要转身离开,却被眼尖的七阿哥看见。

随着七阿哥一声:“四嫂。”喊出口,厅内众人纷纷将目光转到我身上,奕詝顿时满面尴尬地愣在那里。

厅内迅即安静下来,我猛然回过神来,冲厅里众人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们继续,我,我路过。”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奕詝迅速追来,“兰儿。”一把拉住我,“你,我不是让你在房里好好儿歇着么?”

“是啊。”我冲他微微一笑,甩开他的手,“我在房里有些闷了,本想出去走走,结果一个没留神竟走错方向,搅了你们的雅兴,实在是不好意思。”

“兰儿。”他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行了。”我打断他:“你赶紧回去罢,我出去透透气。”说完转身就朝院外走去。

他抢上来挡在我身前,脸上陪着笑,压低声音道:“都是我不好,晚上你想怎么罚我都成。”说着又拉起我的手轻轻摇了摇,“好兰儿,跟我过去坐罢。”

我一想到刚才秀珠喂他吃东西时,他那副很受用的样子,便觉气闷,刚想甩开他,一瞥眼见七阿哥正站在正厅门外笑嘻嘻地看着我们,不由得脸上一热,只好硬着头皮应了句:“好。”

闻言,他立刻笑眯眯地拉着我朝厅里走去。

秀珠慌忙起身把座位空出来,待我和奕詝落座之后,才怯怯地在我身边坐下,垂首不语;一旁伺候的宫女也赶紧拿了干净的餐具过来替换。

一时之间,在座众人神态各异。

五阿哥低头看着面前的酒杯,置身事外;七阿哥笑嘻嘻地冲我挤眉弄眼;奕訢却显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侧头看着奕詝。

眼见众人如此神情,我忽觉自己刚才拂袖而去的举动,活脱脱一嫉妇形象,顿觉窘促,懊恼得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奕詝一直抓着我的手,一言不发地含笑瞧着我,对厅内尴尬之状如未察觉一般。

这时,奕訢忽然开了口,让五阿哥说些王府趣事来听。

五阿哥忙接过话茬开说。

厅内气氛终得缓解。

过了一会儿,那几个年纪小的阿哥、格格纷纷被嬷嬷们带走。我本以为酒席就此散了,但他们兄弟几个却越聊越起劲。

想是他们好久没聚在一起喝酒聊天之故,所谈话题天南地北,最后竟转到音律方面,从乐器到曲谱,讨论得不亦乐乎。

奕詝从话题被奕訢岔开之后,就没再留意到我。

我觉得自己完全是个多余的人,只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房里好好呆着,竟鬼迷心窍地跑来这里活受罪。

正胡乱琢磨着,忽听奕詝提起一首名为《夕阳箫鼓》的琵琶曲,说什么此曲节奏流畅,旋律质朴委婉,听后使人回味无穷,说完,还命小林子将琵琶取过来。

我还以为他会弹此曲,谁知,待小林子返回来,他却让小林子将琵琶给秀珠。

秀珠接过琵琶,步入厅中。

奕詝抬眼看向已的秀珠,张了张口,似乎想对秀珠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忙转向我,拉起我的手,略带讨好地冲我笑笑,然后才冲秀珠点了点头,示意她开始弹奏。

曲音响起,奕詝边听,边在我耳边轻声给我讲解:“这首曲子的曲意是说人们泛着轻舟,荡漾在春江之上的情景。第一段,夕阳箫鼓,描绘了夕阳映照江面时的景色;第二段,花蕊散回风,形容了微风回旋,江心泛起涟漪的景象;第三段、关山临却月……”

大概是心中不快的缘故,我完全没听出他所说的那些意境,还什么“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只觉心中很是憋闷。

“第十段、夕阳影里一归舟……”

一曲终了,众人皆是一片叫好之声。

见秀珠将琵琶交还到小林子手中,缓步回到座位上,我忙低下头,默不作声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只片刻工夫儿,厅内曲音又起,婉转悦耳似竹箫之声。

乍听之下,我只觉旋律有些熟悉,当下便凝神细辨,也没抬头,忽然,猛地一下抬起头,遁声一看,果然是奕訢。

不知他何时命人取了竹箫过来。此时,他一边吹奏,一边有意无意的望向我。

《水中花》,我俩分手时,我唱给他听的,没想到他只听了一遍就能记下,曲调虽不完全一致,却也有七八分相似。

正在我百感交集之际,忽觉手上一紧,忙转头看向奕詝。

他不语,只面色不悦地盯着我。

虽然我仍在为刚才的事恼他,但我深自己和奕訢的过去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禁忌,若我拿此事跟他赌气的话,对奕訢、对他,对我自己都没好处。

想到此,我违心地冲他扯出一丝笑容,“这曲子,曲调好怪。”说时声音极低,生怕别人听到。

“什么?”他像是没听清,出声问道:“你说这曲调怪,是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只听箫音一转,随即便嘎然而止,奕詝脸上的不快也随之消失。

我心虚地咧咧嘴,眼睛不敢去看任何人,只得重又低下头去。

“六哥,怎么停了?”七阿哥出声询问奕訢。

“刚才一时兴起便信口吹来,后面的调子已经忘了。”奕訢声音淡漠,听不出任何情绪。

“哦。”七阿哥应了一声,“对了,四嫂。”将话题引到我身上:“你不是会唱曲儿么,唱来给我们听听可好?”

“我……”我稍稍抬了抬头,一脸为难地看着七阿哥。

“四嫂,其实上次在乾清宫,我不是有意说你唱曲儿不好听的,是……”

“奕譞。”奕訢打断七阿哥:“时候儿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不等七阿哥和五阿哥发话,又对奕詝道:“四哥,我们先回去了。”说着已站起身,语毕便径自朝厅外走去。

七阿哥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却被五阿哥止住。

五阿哥将七阿哥从椅子上拉起来,微笑向我们告辞。

面对厅里的突面,我只觉哭笑不得。原来自己果然不适合在这种场合出现,以后,如果还有以后的话,像这种场合,我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好。

五阿哥和七阿哥刚出厅门,就听奕詝在我的耳边轻声道:“走,回去唱曲儿给我听。”

“啊?”我一愣,忙转眼看他。

他笑容满面,像没事人似的,一把把我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我怔了怔,脑子蓦地转过弯来,想起整件事的起因,立刻甩开他,瞪着眼睛,气呼呼地道:“想得美。”

他不理会我,笑着抓起我的手,掉头就往外走。

我一转头,见秀珠犹自愣在那里,本想跟她说句什么,还没容我开口,奕詝已将我拉出厅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卷 决定(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