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36章: 途中(二)

《梦断紫禁》

第36章 途中(二)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临近车队的时候,我看见玉芙正和秀珠一起站在前面不远处。

我怕玉芙误会,赶忙把手从四阿哥手中抽回,放在身侧。

四阿哥侧头冲我笑笑,没说什么。

玉芙和秀珠向前迎了几步,福身给四阿哥请安。

四阿哥摆摆手,叫她俩起身,然后就转头走开了。

玉芙面带微笑地走到我身旁,“刚静皇贵妃娘娘听四阿哥说,你晕车晕得厉害,特意叫我过来瞧瞧。”她边说边拉起我的手,仔细打量着我。

“我已经没什么事儿了。”

“看你应该也不碍的了,那我就先过去了,娘娘那边儿还等着回话儿呢。”

“嗯”我点头应了一声。

“你也快去歇会儿罢,等回头到了猎场,我得了空儿再去找你。”她放下我的手,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回见。”我冲她的背影挥了挥手,又转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四阿哥。同样的斯文俊秀,同样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说话也都是轻言细语的,如果他俩能走到一起的话,无论是性格还是外形都很相称,标准的金童玉女配。

“兰儿。”四阿哥从旁轻唤了我一声。

“啊?”我应声回过头去,见四阿哥的随从正牵了匹纯白色的小马站在一旁。

我的目光顿时被那匹小马吸引住。小马通体雪白,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毛色油亮,在阳光下微微泛着银光。

我忍不住想摸摸它,便把手伸到它面前,却听它用鼻子哼了一声。

我吓了一跳,忙将手缩回来,转头向四阿哥求助。

四阿哥笑着从随从手里拿了一个纸包递给我。

我拿过纸包打开一看,原来是包麦芽糖。

我抓了一把送到小马面前,小马立刻低下头,伸出舌头把我手上的麦芽糖悉数卷走,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吃完还用舌头在我手心上舔了舔。

我开心地又抓了一把给它,等它吃完又抓了一把……

四阿哥忙在一旁阻止我,叫我不要喂太多,又说让我给小马起个名字。

我看着它一身白毛,想都没想就开口道:“叫小白吧。”

四阿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打趣我道:“我记得,刚刚好像有人说,我可以叫她小白的。”

“啊?”我一愣,然后转头冲他笑笑,“没关系,那你以后也叫我小白就好了,我不介意的。”

四阿哥一脸趣意,刚想再说些什么,他的贴身太监小林子忽然小跑过来,提醒他该出发了。

他听后便催着我上了马车,让我先去吃点儿东西再出来骑马。

我胡乱往嘴里塞了几口,东西还没全咽下呢,就急着往外跑。

秀珠一把拉住我,忙端了杯水过来,说怕我噎着。

我喝完做势亲了她一下,看着她被羞红的双颊,笑嘻嘻地掀开车帘出去了。

四阿哥骑了匹白色的大马跟在马车旁边,见我出来,便叫车夫停下。

待他翻身下马后,我已经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他略显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伸手扶我在小白身上坐好。

我美滋滋地骑着我的小白跟在四阿哥身旁,一撇眼却看见六阿哥就在前方不远处。

他骑了匹枣红色的大马,恰在此时回过头来看我,但刚和我的视线对上,就立刻把头转了回去。

我实在揣摩不透他的想法,不由心生感叹。如果在现代的话,别说是和他同龄之人,就算是大他十岁之人,也少有像他这般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的。想到此,却又觉得有些不服气,便在心里自我安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长翅膀的不一定都是天使,也有可能是鸟人。

我想着便得意地嘀咕出声:“鸟人一个,哼。”

“在说什么?”四阿哥在一旁出声问我。

我犹自望着六阿哥的背影出神,脑中只想着不能让他知道我说他鸟人,怕他打击报复,所以,当我眼角的余光扫到四阿哥所骑的白马之时,便顺口说出前面那句:“有句话不是说‘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么?”说完忽然想起自己也骑着匹白马,赶紧又补了句:“要我说呢,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有可能是唐僧,也有可能是白晶晶。”

“哦?此话何解啊?”

我被四阿哥问得一怔,这才想起自己现时的身份,忙转过头略显尴尬地冲他笑笑,琢磨了一会儿才犹豫着开了口:“嗯,《西游记》看过吗?”

“是有看过的。”他笑笑。

“书里的唐三藏不是骑了匹白马么?唐僧呢,就是唐三藏。”

“那白晶晶呢?”

“呃……”我一时语塞,总不能跟他说什么‘白领、骨干、精英’吧?但见他正一脸好奇地盯着我,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里面不是有个妖怪叫白骨精么?白晶晶呢,就是白骨精的名字。嗯,虽然她在书里没骑白马,但是呢,白骨精一般都是指女妖的,对吧?”

他点点头,等着听我的下文。

“不是,其实我的意思是,白骨精不一定都是女妖。”

“为何?”他不解。

“嗯,我,我,其实……”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干脆一咬牙,语速极快地说了句:“我在说我自己。”

他睁大双眼,一脸诧异地盯着我,只说了个“你”字就愣在那里。

我忙别开头不去看他,却看见六阿哥不知何时回过头来,正一脸好笑地看着我;我再转头,又看见四周的侍卫都纷纷把头扭到一边去偷笑。

我只好把头垂得低低的,紧咬住下唇,心里暗自抓狂,一头撞死在马脖子上的心都有了。

什么叫祸从口出啊?我这就是了:上次四阿哥带我湖上泛舟冷风吹;还有这次六阿哥差点儿没把我活活儿烧死;再看现在,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我没事儿说什么唐僧、白晶晶啊?我,不对,都是那个鸟人害的,我想着便愤愤朝那个鸟人瞪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惭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