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59章: 矛盾(一)

《梦断紫禁》

第59章 矛盾(一)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奕訢推门进来,一看清屋内的情形笑意立刻便僵在脸上,眼睛紧盯着我和四阿哥。

我心里一慌,忙把手从四阿哥手中抽出,但转念之间,又将手重新放入四阿哥掌中。

四阿哥不明所以,眼含疑惑地看着我。

我假装不在意地冲四阿哥笑笑,以打消他的疑虑。

奕訢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出声喊了句:“四哥。”然后便不紧不慢地踱到我床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定之后,才淡淡地开了口:“原来四哥在这儿,我说刚在皇阿玛那儿怎没见着呢?什么时候儿过来的?”

“本想用了午膳就过来的,但被些琐事给耽搁了。”四阿哥冲他笑笑,“因记挂着兰儿的伤,还不及去给皇阿玛请安呢。”

奕訢点点头,然后面带微笑地转向我,“刚皇阿玛还问起你,说叫你好生养着,等你好了还要听你说故事呢。”

“哦。”我笑着应了一声。

接下来,三个人谁都没再开口,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片刻之后,四阿哥开口打破了沉默:“对了兰儿,你刚想叫我帮你做什么?”

我一愣,这才想起,自己之前本打算让四阿哥暂时把我接到他那儿去养伤,但现时的气氛显然不适合提及此事。

念及此,我忙便冲四阿哥笑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有空儿的时候儿,常来看看我。”

“傻丫头。”四阿哥一脸开心的样子,“这还用说么?我自会常来瞧你的。”

“嗯,那你下次来的时候儿,帮我带点儿好吃的什么的。”

“好。”

我跟四阿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好像奕訢根本不存在一样。

我用余光偷瞄了奕訢一眼,见他脸色益发难看,心中有所不忍,于是便打住话茬,低下头不再言语。

三人再度陷入沉默之中。

最后,还是四阿哥先开了口:“六弟,时候儿也不早了,我还要去给皇阿玛请安,就先告辞了。”

虽然沉默让人尴尬,但此时我却并不想让四阿哥离开,所以拉着他的手迟迟不肯松开。

他们俩神色各异地看着我。

我低着头,紧咬住下唇,不敢去迎合他们任何一个的目光。迟疑了片刻,我不得不开口,便对四阿哥说“那你,你千万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

“傻丫头。”四阿哥笑着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我还当什么事儿呢?你说的我都记下了,我明儿个就来瞧你。”

我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不太情愿地松开了手。

奕訢起身把四阿哥送到门外,俩人在外面客套了几句之后,奕訢折身返了回来。

他反手把门关上,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目光紧紧地盯着我却不说话。

我心虚地低下头,不敢抬头看他。

我俩就这样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他走过来在床边坐下,但还是不说话。

我仍低着头,心思绕来绕去的想着我和他之间关系。

其实,对于我堕马这件事的因由,我能想到、四阿哥能想到,那他呢?我清楚记得昨晚,当我提到堕马的前晚被人偷窥时他的态度。他应该是那时便已经想到了吧?而且,那个暗中偷窥之人或许就是静皇贵妃派来的。

不管怎么说,静皇贵妃毕竟是他的亲额娘。先暂且不去想他以后的福晋是谁,单以他的身份而言,他日后必是妻妾成群,可亲娘就只有一个,孰重孰轻?不是明摆着吗?

想到此,我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在笑什么?”他语气平淡。

我没有答话,脑中却忽然想起他昨天说的话:什么‘为妻爨,于是无与亲’;什么‘一以是终’。应该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吧?他自己不也说是那晚的心境吗?那现在呢?他对我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我到底该不该信他呢?

“怎么不说话?”他仍是淡淡的。

我极力掩饰着内心的酸涩,抬头冲他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在笑自己而已。”

“笑自己?”他一挑眉。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真的很想把自己心里的疑虑都说出来,但理智又告诉我不可以,最终,我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我脸上,过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今儿个午膳之后,你说什么不想早嫁、不用急,可是因为我四哥么?”

我知道他误会了我的意思,想解释,但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他忽地站起来,不带任何语气地说了句:“你好好儿歇着罢。”说完,他看都没看我一眼,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在他关门的一瞬,我见他眼中好像有丝神伤一闪而过,当下只觉心里蓦地一紧,想叫住他,却没喊出声。

我闭了闭眼睛,颓然地躺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盯着头顶上浅粉色的幔帐,脑中空白一片,心里却涌出一种难以名状的落寞感……

……本章完结,下一章“ 矛盾(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