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60章: 矛盾(二)

《梦断紫禁》

第60章 矛盾(二)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依旧躺在床上发呆,听见门声轻响,忙转头看去,见推门进来的是秀珠,心里竟有稍许失望。

秀珠帮我点燃蜡烛之后,回过头见我睁着眼睛,便笑着说马上就要传膳了,让我先坐起来缓缓。

我勉强冲她挤出一个笑容,人却仍然懒懒地躺着,动都没动一下。

她走过来伸手试了试我额上的温度,然后摇头笑了笑,想是以为我刚睡醒,什么都没说就出去帮忙了。

晚膳还是摆在我的房里。

奕訢一直都不说话。

我自始至终都低着头不敢看他,一顿饭吃得我跟受刑似的,浑身都不自在。

他吃好后仍是一言不发,只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秀珠看出了我俩的不对劲儿,等他走后忙开口问我:“若兰,你是不是和六阿哥闹别扭了?中午看你们还好好儿的呢,该不是为了四阿哥罢?”

我冲秀珠轻扯了下嘴角,“不是,没事儿。”

秀珠见我不愿多说,便也不再多问什么,只轻轻摇了摇头,柔声道:“我去帮你煎药,你先歇会儿罢。”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我百无聊赖地在屋里转悠了一会儿,实在无事可做,便懒懒地躺回到床上。

过了好久,秀珠端了药返回来。

我看了看那碗药,皱着眉说:“你先放这儿罢,等会儿凉了我再喝。”

秀珠冲我笑笑,“那怎么行?”

“呃,等药凉了,我,我喝完就睡了,也没什么要你帮忙得了,你,嗯,你忙了一天了,还,还是回去歇着罢。”我结结巴巴地想打发她离开。

她冲我眨眨眼睛,不但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笑盈盈地把药端到我面前,“那可不行,刚在膳房给你煎药的时候儿,六阿哥特意叫小德子去嘱咐我,说一定要让我看着你把药喝了才行。”

我知道躲不过去,只得接过药碗,憋了口气,有些赌气似的抬手就把整碗药灌进了嘴里,结果,我趴在床边就是一阵狂吐,连早饭都快吐出来了。

秀珠吓得一愣,赶忙在一旁帮我轻拍后背,同时嘴里还焦急地询问着:“若兰,若兰,你没事儿罢?”

我回答她的又是一陈吐……没办法,我从小就喝不了中药,前几次因为喝的时候憋着气,喝完又赶紧嚼蜜饯去味,才没这么大反应,刚才一口气猛灌下去,当时就忍不住了。

我好容易才止住吐,却仍是说不出话,坐在哪儿喘了半天才终于把那股劲儿压了下去。

秀珠赶忙拧了块湿帕子过来帮我擦脸,然后又倒了杯水让我漱口,待看我好些了又出去拿了扫把、抹布进来帮我收拾残局。

我见她忙前忙后的,心里觉得很是过意不去,但除了“谢谢”之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满心感激地默默看着她。

秀珠把屋里都收拾妥当之后,抬起头和我的视线一对上,忙冲我报以安慰的一笑,“没事儿,我再去帮你煎一碗。”

“啊?”我立刻露出一脸苦相。

“我再帮你多准备些去味儿的,别喝得那么猛就没事儿了,你先歇会儿罢。”她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我无奈,呆坐了片刻之后,闻着满屋子的药味,不禁又有些反胃,便赶紧起身下床,想出去透透气。

大概是身上有伤的缘故,我只在院子里转悠了不一会儿的工夫就觉得有些累了,想回房,又怕屋子的药味还没散尽,索性便在院子当中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我抬起头看着悬在天上的半轮残月,脑中忽然想起我和奕訢在草原那晚时的情形,心里顿觉失落。

回过头仔细想想,他对我如果不是真心,之前那些事又算什么?其实,他在堕马这件事上对我隐瞒也不是他的错。静皇贵妃是他亲额娘,他怎么可能开口告诉我他额娘要害我?我想,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自己所在意的人,包括我自己。

我轻叹了口气,心里不由又开始挂念起自己的老爸老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接受(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