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76章: 试探

《梦断紫禁》

第76章 试探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七月初。

这天一早,静皇贵妃忽然派了玉芙来传我。

路上,玉芙一直都不怎么说话,我几次提起话茬想跟她聊聊,她都是几句话就搪塞过去。

其实,自奕詝生日过后,我大约有一个月没见过她了。我知道她不来找我是怕奕訢又给她难堪,只不知她是否连我也一起怨怪了。

我想着便开口替奕訢向她道歉:“玉芙,对不起。”

她一愣,“什么?”

“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一直没见着你。”我边说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奕,六阿哥平时就那样儿,那天,他不是故意要你难堪的,你……”

“你胡说什么呢?”她淡淡一笑,打断我:“我怎么敢怨六阿哥呢?倒是你。”

“我,你在怪我么?”

“怪你?”她脸上的笑容仍是淡淡的,“我是在担心你。就你那个脾气,我怕你惹恼了六阿哥又吃什么苦头。”

“那你怎么一直都不去找我?”

“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平时不好总往你那边儿跑的,而且,你总去皇太后那儿也没什么空闲。”

“真的?”我不放心地看着她。

她点点头,“你别再乱想了。”

“哦。”不是我不信她,可我总觉得事情未必如她所说,但话已至此,我也不好再问下去,只好冲她笑笑便不再出声。

我俩又陷入沉默状态。

我又仔细想了想,其实,我俩之所以会如此生疏,多少也有自己的因素在其中。毕竟她是将来的六福晋,不管我嘴上怎么说,心里怎么想,但事实摆在眼前,内心深处不可能对她一点儿排斥没有,或许,我俩现在这样已经算很好了。

钟粹宫。

“奴婢给静皇贵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我福身行礼。

“若兰,快起来罢,我不是说过自家人不用多礼的么。”静皇贵妃一脸温和的笑容。

“谢娘娘恩典。”我站直身子。

“来来来,快过来,帮我看看这些花样儿。”她笑着冲我招招手。

我走过去站在她身侧,见她面前的桌上放了几张绣花用的花样。

她把那些花样一一展开,笑眯眯地看着我:“这几日闲来无事,找了几张花样儿想绣条丝帕,只是这挑来挑去的总也挑不好,想找个人来帮着看看,这便想起你了。”

“奴婢谢娘娘抬爱。”我微微一笑,低下头翻看桌上那几张花样,边看边开口问道:“不知道娘娘想绣的丝帕是什么颜色的?”

“浅蓝色。”

“依奴婢看,这枝白梅甚好。”我从桌上拿起一幅梅花的花样,轻轻放在她面前。

“哦?”

“浅蓝色的丝帕配这白梅,不仅清淡素雅,且其意境深远,古语有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丝帕绣成,娘娘自己留用,或送与他人皆可。”

“嗯,不错。”她点点头,笑着拿起花样看了看,然后又将目光转向我:“我记得奕詝说你不识字,你这话是从哪儿知道的?”

我一愣,这才想起若兰不识字的事,忙解释道:“回娘娘,因奴婢常常听六阿哥念这几句,听得多了便记下了。”

“你倒是聪明,不识字确是可惜了。”

“奴婢谢娘娘夸赞。”

她放下手中的花样,“奕詝真是好福气。”

我微笑着垂下头,没有说话。

“奕詝是我看着长大的,这眼瞅着都已经满十六岁了,也是该操心婚事的时候儿了。只是皇上现在日日劳心国事,分不出心思张罗这事儿,他自己也不去跟皇上提。”她轻叹了口气,“我这当额娘的在一边儿看着干着急,却也不好擅自代他去提。”

“娘娘不必忧心,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依奴婢看四阿哥只是还未碰上称心之人罢了。”

“奕詝也真是的,上次在太后那儿听说什么,他要认你做妹妹?”她说着一脸温柔地拉过我的手,在我手背上轻轻拍了拍,“这孩子自小儿就少言寡语的,有什么话都憋在心里头,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绕来绕去的,原来是为这件事,她可真沉得住气,我都快忘了。

我想着便冲她笑笑,“娘娘您说笑了,奴婢是什么身份,怎配跟四阿哥计较呢。”

“若兰哪,其实奕詝对你到底如何,我这个做额娘的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娘娘说的是,其实奴婢也知道,四阿哥待奴婢真如亲妹妹一般,奴婢也是打心眼儿里希望能有个这样儿的哥哥呢。”

她微一挑眉,旋即又恢复了笑容,“你看我,这不知不觉的,都拉着你说了这许久话了,怕是太后一会儿也要寻你呢,还是快些回去罢。”

“是,谢娘娘,奴婢告退。”现在话已挑明,只怕她接下来又该使什么手段对付我了,只是,她心机至深,我实在猜不透她会在如何出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慢慢退出厅门,走出钟粹宫。

中午,奕訢一直默不作声地阴着脸,直到用过午膳之后,他把房里的人全都打发出去,才开口问我:“我额娘一早儿传你过去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让我帮她挑幅绣花用的花样儿。”我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额娘都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真的?”

“真的。”

他不说话,用审视地目光盯了我一会儿,忽然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我拉住他,“你去哪儿?”

“我去给额娘请安。”他面露不悦之色。

“你为什么现在去呀?”

“那我该什么时候儿去?”

“你……”

“好,我先不去,那你告诉我,我额娘到底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他站定,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我。

“我……”我迟疑着不知该怎么说。

“说罢。”

“真的没什么,就是,我骗你额娘说,常听你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句话。”

他挑眉看着我。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就算你不说,我额娘到底存的心思,我又怎会不知?”

“奕訢。”我抬头看着他。

他冲我笑笑,“你放心,我是绝不会娶玉芙的。”

“啊?”我一愣,脱口而出:“不行。”

“你说什么?”他扳住我的肩。

“我是说,你不能跟你额娘去闹。”我忙敷衍他。

他双目紧盯了我片刻,忽然问道:“玉芙到底是什么人?”

“她,我拿她当好朋友啊。”我极力掩饰心虚。

“你不会真和她好到要共侍一夫罢?”

我心里猛地一抽,低低地答了句:“不会。”说完便紧紧咬住下唇,不再言语。

他见我这样,忙伸手把我揽在怀里,一脸疼惜地望着我:“我不过问一句你就这样儿了,我怎么忍心真的伤你呢?放心,我不会娶她,有你一个就够了。”

我冲他笑笑,故作开心地把脸埋在他肩上,心中却已然失了方向。

我明知道不能阻止,却又无法接受,只因为心中不舍,所以才一直去刻意忽略问题的根本,刚被他一语道破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现在这些所谓的争取,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中秋(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