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79章: 预兆(一)

《梦断紫禁》

第79章 预兆(一)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从梦中惊醒时,天已微明。

睁开眼,蓦然发现奕訢正趴坐在床边上,人虽已睡着,但握着我的手却仍然不肯放松。

一股暖流瞬时通遍全身,我一动不动的痴痴望着他,怕自己一动就会吵醒他。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醒转,抬头对上我的视线微微一怔,接着便柔声问我:“醒了怎么也不叫醒我?”

“你在这儿守了一宿么?”

“怕你夜里醒了害怕,便没离开。”他笑笑。

我抬起手,心疼地抚上他的脸,“一会儿还要去上书房呢罢。”

“我已经吩咐小德子帮我去告假了,今儿个不去了。”

“那你还是快回房去睡会儿吧,别累坏了。”

“我不放心你。”

“反正天也快亮了,我没事儿了,你去睡吧,你要实在不放心的话,一会儿叫秀珠过来陪我就行了。”

“嗯。”他略一迟疑,“秀珠,昨儿晚上调去四哥院儿里了。”

“为什么?”

“你不是想撮合他们么,昨儿在宴上的时候儿就跟四哥商量好了,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我记得昨天回来的时候儿秀珠还在呢,就算调过去也不用敢在半夜呀?而且,你这边儿……”我满心疑惑。

“又瞎担心了不是?”他打断我:“你这样儿,我能放心去睡么?”

“我……”

“好了。”他再次打断我,抚了抚我的脸,“反正我现在也不困了,不如今儿个领你出宫去散散心罢。”

虽然仍有疑虑,但见他如此我也没再问下去,只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那你起来梳洗一下,我回去换件儿衣裳就过来。”

“嗯。”

奕訢离开不久,一个年纪大约在十五、六岁的推门进来。

那少女放下手中的水盆,冲我微微一笑,“若兰姑姑,奴婢小枝,是昨儿个刚从四阿哥院儿里调过来的。”她肤色略黑,瘦长脸,下巴尖尖的,眼睛虽然不大,却很有神采,笑起来如同两弯新月一般,十分惹人喜爱。

“那就麻烦你了,还有,以后在我这儿不用自称奴婢,也不用叫我姑姑,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我冲她笑笑,也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前去洗漱。

小枝动作娴熟地帮我梳好头之后,便告辞出去了。

我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可脑中却如一团乱麻,理不出任何头绪,一时只怔怔呆坐在窗前。

“在想什么?”

“啊?”我吓了一跳,刚才只顾出神,连奕訢进来都没察觉。

他抬手扶着我的双肩,面带微笑地看着我:“想好去哪儿了么?”

“去……”我略一停顿,脑中忽然想到一个地方,“恭,嗯,我想去和绅府。”

“和绅府?怎么会想去那里?上次四哥不是领你去过么?”

“我想和你一起去。”我笑笑。

“好。”他显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他牵着我的手,和我并肩漫步在和绅府的后花园中。

就算以后会有别的女人在这里和他并肩散步又怎么样?那也是在我之后,我才是第一个和他一起在这里散步的女人。念及此,我不由面露得意之色,心中却不无苦涩。

“在想什么?”他侧头问我。

“没什么。”我收敛心神冲他笑笑,“如果能住这儿就好了。”

他一愣,“住这儿?”

“是啊。”

他笑望着我:“等你嫁过来之后,我便去求皇阿玛,看皇阿玛能不能把这个园子赏给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走着走着,忽见前面一个院落酷似垂花门,便加快脚步,朝那道门走了过去。

我在现代的时候陪朋友来过一次,因当时游人太多,我不想进去挤,所以就留在院门口等她们。依稀记得导游说过,因院门内侧种了两棵珍贵的龙瓜槐,树的的枝叶从里面伸延而出倒垂在门外,远远看去就如院门上方种了两丛花卉一般,故名垂花门。

“四哥不是带你来过么?怎么他没带你来这里么?”

“嗯,上次因为我觉着有些累了,便在凉亭里歇脚儿,没跟他们一起细逛。”

他了然,推开院门拉我走了进去,指着门内的两棵树,“门前这两颗龙瓜槐,是和绅建府的时候儿种下的,到现在都有几十年了。”

那活到现代岂不是有百年树龄了?我想着人已被他拉入内院。

“这是牡丹园。”他指着一片花圃,随后又拉着我走上院内回廊,“这是紫藤萝架。”他说完轻叹了口气,“可见和绅当日在朝中的地位如何。”

我不解。

“紫藤萝只有皇家方可种植。”

我点点头。

他一路牵着我,边走边指指点点地帮我介绍。

临近中午,我觉腹中饥肠辘辘,无力再逛。

奕訢不但不就近带我从后门出去,反而拉着我从后花园折回,说有处景致忘记让我看了。

一路行至前院,他忽指着一块巨石让我看,“这是独乐峰,状似一妇人怀抱婴孩儿。”

我一愣。

他笑着冲我眨眨眼睛,“和绅因多年无子,便费心弄了这块大石来。此石入府第二年,他便得有一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丰绅殷德。”他说完便拉着我朝大门方向走去。

“出去了?”

“你不是饿了么?”他反问我。

“你舍近求远带我从正门出来就为了看那儿块石头?”我不解。

他挑眉一笑,“你说呢?”

我莫名地看着他。

他俯在我耳边轻语道:“想让你以后给我生个小阿哥。”

我脸上一热,接着又略显不屑地撇了撇嘴。

“当然也不是只要小阿哥,我们要多生几个,阿哥、格格都要。”

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猪。”

他一脸坏笑地靠近我,“你这话,是否表示你愿意嫁我?”

“连个戒指都没有就想让我嫁你?想得美。”

“什么戒指?”

“嗯,就是……”

我俩有说有笑地出了和绅府。

……本章完结,下一章“ 预兆(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