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8章:上卷 若兰(二)

《梦断紫禁》

第8章上卷 若兰(二)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兰,你怎么出来了?也不说披件儿衣裳。”玉芙略带嗔怪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这身子才刚好些,别回头又受了凉,快回屋去!”

经她一说,我才觉着身上冷嗖嗖,忙缩着脖子蹿回房里。

玉芙放下手中的食盒,嗔白了我一眼:“怎么就急成这样了?多一会儿都等不得了么?”边说,边将食盒里面的清粥小菜一一取出。

我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此时一看见桌上的食物,立刻将刚才的事抛在脑后,坐在椅子上就闷头开吃。

我左手拿勺,右手拿筷,几无间歇地往嘴里一通猛填,两只手一起上都嫌不够用,已经全无形象可言了。

玉芙被我这副猴儿急的吃相逗得笑眯了眼,“你慢点儿吃,可别噎着了,膳房里头还有呢。”说着转身走到柜子那里,取了件衣裳过来披在我身上。

我支吾着谢了一声。

“我在膳房里头还给你热着药呢,这会儿也该差不多了。你先吃着,我去把药给你端来。”她说完就提着食盒转身出去了。

不消片刻,满桌的食物就被一扫而空。吃饱喝足,我开始在屋子里瞎转悠,房间虽然不大,可我看什么都新鲜,摸摸这、摸摸那的,感觉不大一会儿的工夫,玉芙便热好药回来了。

玉芙将我拉到椅子上坐好,把药从食盒里端出,送到我面前。

我瞪大双眼死死盯住她,手指微微颤抖着指着她手里那碗黑糊糊的、散发着怪味的、恶心得要命的东西,结结巴巴地问:“这、这是什么?是、是,真的是,给人喝的吗?”

她把药放在桌上,转手又从食盒里拿出一盘蜜饯摆在我面前,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特意捡的这几样,都是你平时最爱吃的。你赶紧趁热把药喝了,喝完药再吃些蜜饯,冲冲嘴里的苦气。”

我低头看看那碗药,又抬头看看玉芙,再转头看看那盘蜜饯……

犹记当年年纪小,感冒发烧流鼻涕。每每这时,老妈总会弄些板蓝根、感冒冲剂、小柴胡之类的中药冲剂给我喝,尽管每次都以我稀里哗啦地狂吐一通之后改吃西药收场,可老妈却以“中药副作用少”为由而乐此不疲,还言之凿凿地跟我老爸说什么“吐习惯就好了”。历经老妈数年磨砺,我始终没吐习惯,顶多也就是捏着鼻子强灌,灌完半天都不敢喘气,无奈之下,只好暗中拉拢本就有些看不过去的老爸,并终将老爸拉至同一战线,这才使得老妈从此罢手。

想着,我不自觉地将目光停在那碗药上,只觉胃里一阵阵泛恶心,“不喝,打死我也不喝!”

她一愣,佯怒道:“你这是说什么混话呢?也不知道长进着点儿,这宫里头,是由着你满嘴胡说的地方么?”说到此,面上神色一缓,继而柔声劝道:“都说这良药苦口,你不吃药,这病怎么能好呢?”

我把头扭到一边,假装没听见。

“你要实在不吃这药,我也不能强你,只是,你就算不为着自己,也该为着别人想想啊。”

我转过头,一脸不以为然地小声回道:“我生病碍别人什么事儿了?再说,我一病人,哪儿那么大精神头儿想别人呀?”

她略一犹豫,随即轻声道:“这几日,四阿哥因你生病的事很是着恼,只碍着六阿哥的面子不好发作,且又不便时常过来看你,急得什么似的,眼看着人都瘦了一圈儿了。你……”

“你先等会儿。”我满心疑问地打断她:“什么四阿哥、六阿哥的,我认识他们?跟他们什么关系?很熟?”

……本章完结,下一章“上卷 若兰(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