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81章: 无奈(一)

《梦断紫禁》

第81章 无奈(一)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奕訢从钟粹宫回来后竟一反常态,目光闪躲、遮遮掩掩的,像有什么话难以启齿似的。

我懒得开口询问,便自顾自地低头看书。

沉默半晌,他忽将自己坐的椅子朝我挪近了些,开口道:“小柔,我……”他说到此便停住话。

我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低低地说了句:“有话直说。”

“刚才……”他顿了一下,继续说:“因为彩云出了事儿,而且外人都以为你病着,我额娘怕我这边儿人手不够,所以,明儿会调个人过来。”

我心下了然,抬头冲他微微一笑,“是把玉芙调过来吧?”

“小柔,我……”

“用不用我把房子腾出来?”我笑着打断他。

“小柔。”他急忙拉起我的手,“你这是说得什么话?她过来住彩云原来那间屋子就是了。”

我笑笑没说话。

“小柔。”他更显焦急,“我,唉。”

“没关系,我不介意,真的。”我笑,玉芙本来就是他以后的正牌夫人,我有什么资格去介意呢。

他一脸紧张地打量着我脸上的神情。

“你不是说过让我信你么?我信你,所以才不会介意。”我面带微笑地跟他解释,心中已然麻木。

他面露疼惜之色,轻唤了我一声:“小柔。”然后便将我拥入怀中。

我闭上眼睛,贪婪地享受着他怀中的温暖。

第二天,奕訢从早膳时嘴就没停过。车轱辘话说来说去的,无非就是叮嘱我不让我出门。

我心里闷闷的,只一言不发地埋头听着。

临出门前,他不放心地又嘱咐了我一遍:“记着,千万别出房门,我已经吩咐过小枝了,有什么事儿交待她去做就行了。”

我实在懒得再听他啰嗦,便轻声答了句:“知道了。”

“我把小德子留了下来,如果有人来的话,他会帮你挡着的。”

“知道了。”

“还有……”

“好了。”我不耐烦地打断他:“我都知道了,你快走罢。”

他一愣,然后略显尴尬地冲我笑笑,“好,那我走了。”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门外就传来玉芙轻甜悦耳的声音:“德公公。”

“玉芙姑娘来啦,六阿哥交待过了,姑娘住彩云那间房就行了,可认得路么?”

“认得的。德公公,我想先进去看看若兰。”

“六阿哥特意吩咐了不准人来探视。”

“那我就先回房了,劳烦德公公了。”

“姑娘慢走。”

我屏息听着他俩的对话,明明心里空落落的难受至极,可脸上却忽然浮出一丝笑意,消散不去……

随着“吱呀”一声门响,奕詝推门走了进来。

他关好房门,转身见了我先是一冷愣,然后略带担忧地看着我:“何事这般开心?”

“你怎么没去上书房?”我不答反问,笑容依旧挂在脸上。

“六弟没跟你说么?怕小德子一个人挡不住,我便告了假来陪你。”

“噢。”我这才想起来,奕訢临出门的时候,好像话未说完就被我不耐烦地轰走了。

“兰儿,你……”

“我唱个歌儿给你听罢。”我笑着打断他。

他脸上担忧的神色更重。

我不等他开口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明明早上人还在香港,还在九龙茶馆喝煲汤……耍花枪一个后空翻腰身跟著转马步扎的稳当,耍花枪比谁都漂亮接着唱一段虞姬和霸王,耍花枪舞台的戏班二胡拉的响观众用力鼓掌,耍花枪比谁都漂亮刀马旦身段演出风靡全场。”

我脸上的笑意仍未止住然,唱完,嘴里又自言自语似的轻声念叨起来:“人都说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那我是什么呢?对着一出已知结局的戏,竟也看得投入,还不知天高地厚的上场去演。本以为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结果却是众人皆醒我独醉,呵。”说完,忽觉眼眶酸胀,似有泪水在眼中打转。

“兰儿。”奕詝抬手轻抚上我的脸,“想哭就痛痛快快哭一场罢。”

我含笑望着他,眼泪却不住地流了下来。

他伸手将我揽入怀中,轻抚着我的头发,柔声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有我呢,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儿的。”

我把脸埋在他胸前,毫无顾忌地大哭起来,直到眼中干涩已无泪可落,才感觉心里舒服了一些。

我抬起头,看着他前襟上的一片狼藉,边用袖子抹着脸上的眼泪,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又把你衣裳弄脏了。”

他放开我,笑着揉揉我的头发,“傻丫头,你没事儿就好了。”

我冲他笑笑,“每次我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都让你看见,简直一点儿形象都没有了,你会不会觉得我烦、很讨厌啊?”

他笑,“怎么会呢?我觉得你很可爱,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美的。”

“才怪,玉芙要比我美很多呢,而且家世又好。”

“玉芙?”

“嗯,不说这个了。”我略显不自然地笑笑,“对了,秀珠怎么样了?”

“虽然还不甚确定,不过,应该与她无关。”

我点点头,“那她在你那儿过得如何?”

“放心,我自会帮你照顾她的。”

我别有用意地冲他眨眨眼睛,“那你觉得秀珠美不美?为人怎样?”

“秀珠?”他一愣,“很好啊。”

“哦,那你……”

“对了。”他打断我的话:“你刚唱得什么?又是那里的小调儿么?”

“不是,是,嗯,只是听别人唱过而已。”

他不语,面带微笑的仔细打量我。

我被他瞧得有点儿不自在,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刚想开口,却听他说:“我总觉得你落水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啊?怎么会呢?我还是我啊,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原来好了?”我心虚地笑着。

“不是,是觉得你比原来更真实、更可爱了。”

“噢,那原来的我是什么样子呀?”

他望住我,眼神忽然有些飘忽,片刻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就算你其它的都变了,心却从来没变过。”

“心没变?什么心没变?”我面带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他无奈地笑笑。

我不好再追问下去,只得将话题扯开。

中午,奕訢一进屋就将目光停在奕詝的前襟上,在我身边坐定后才调转视线,满脸关切地看着我:“眼睛又红又肿的,可是哭过么?”

我笑笑,“嗯,忽然想家了,所以就哭了。”

“想家?”他一脸不太相信的样子,看看我又看看奕詝。

奕詝但笑不语。

“是啊,想家,非常想。”我语气平淡,说出的话却是发自内心。

奕訢蹙紧双眉,满眼紧张地盯住我,似要把我看透一般。

我别开头,眼睛望着窗口,神思却已飘回家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无奈(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