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84章: 怀疑(一)

《梦断紫禁》

第84章 怀疑(一)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重阳过后,天气转冷,晨起露水成霜。树叶纷落,绵雨飘降,未至初冬,寒意却已微微浸骨。

但秋风冷雨之寒又怎及世态炎凉之冻?彩云遇害至今不过一个月光景,竟似未曾出现过一般,无人思念,甚至无人提起。

近来,皇太后受了风寒,身体微和,抱恙在床,几乎每天都将我传至寝宫给她讲故事、陪她聊天解闷。

这天,我刚到寿康宫就听见正厅内传来阵阵谈笑声。

我在厅稍一外驻足,见静皇贵妃和另外一个妃嫔打扮的人,正在陪皇太后说笑。

那个未曾谋面的妃嫔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皮肤很白,五官没什么特色,低眉顺目,一副很随和的样子。

我边缓步进厅,边寻思那妃嫔的身份,忽然脑中一亮,忙福身给她们请安:“奴婢给皇太后、静皇贵妃娘娘、祥贵人请安!”

“行了行了,起来罢。”皇太后冲我摆摆手,然后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祥贵人,笑问:“哀家问你,你原先可有见过祥贵人么?”

静皇贵妃娘娘和祥贵人都是一脸温和的笑容。

我笑眯眯地望着皇太后:“回皇太后,奴婢原先并未见过祥贵人。”

皇太后含笑挑眉,“那你怎知她就是祥贵人?”

我微微一笑,“还请太后和祥贵人恕奴婢大胆,奴婢只是猜的。”

皇太后笑意更深,“哦?猜的?呵呵,你这个丫头,倒是机灵,就不怕猜错了么?”

我笑嘻嘻的福身谢道:“奴婢谢太后夸奖。”说完直起身,又道:“回皇太后,人都说子随母像,因奴婢曾见过五阿哥,所以才敢大胆猜测。”

祥贵人微笑着冲我点了下头,然后转头对皇太后说:“臣妾听奕誴提过一次,说是奕訢院儿里有个若兰丫头,又会说故事又会唱曲儿的,讨喜的很,今儿个一见,果真是个伶俐的人。”

“嗯。”皇太后颌首一笑,转而对静皇贵妃道:“还不是静皇贵妃偏心眼儿,知道有这么个伶俐的人,怕让人抢了,赶紧给派到奕訢院儿里去了。”

“皇额娘,您这可真是冤枉臣妾了。”静皇贵妃陪笑道:“臣妾当初只是听奕詝提过几次,加上选秀的时候儿人又多,臣妾没瞧真切,哪儿知道若兰当真有这般讨喜?如果一早儿知道的话,定会派给您的。”

皇太后笑而不语。

祥贵人也不搭话,只一脸温和地打量我。

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坦然微笑。

静皇贵妃见没人搭茬,面上微现尴尬之色,继续道:“既然皇额娘如此喜爱若兰,不如臣妾今儿个就把若兰调过来,可好?”

“好是好,不过……”皇太后笑着摇了摇头,“还是算啦,免得一转脸儿的工夫儿,奕詝跟奕訢哥儿俩就跑我这儿来闹腾。”

静皇贵妃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兰丫头,今儿个静皇贵妃和祥贵人都在,你就先不要接着说那个过儿的故事了,说了别的故事听罢。”皇太后笑脸向我。

我轻声应道:“是,那奴婢就说个小笑话儿罢。”说完,见皇太后点头默许,才接着说下去:“从前,有一个文书,识字不多,常写错字……这个文书一听,慌忙站起来作揖,恳求道‘您还是饶了我罢,我为了两个耳已挨了四十板,这回竟是三个耳,那我还活得了吗?’”

我话音刚落,皇太后便和祥贵人笑作一团;静皇贵妃微微侧身,拿丝帕掩嘴,也是笑个不停。

她们三位笑了片刻,静皇贵妃忽然开口问我:“你不是不识字么?”

我愣住,边懊恼自己又把若兰不识字的事忘了,边思忖着该如何作答。

静皇贵妃又开口道:“若不识字便能记下这个笑话儿,那还真是不易。”

我忙回道:“回静皇贵妃娘娘,六阿哥最近闲来无事……”

“呵呵。”静皇贵妃笑着打断我:“奕訢定是没有那个耐心,莫不是奕詝教你的罢?”

我不好当面反驳她,正欲找个模棱两可的说法,一瞥眼,却见皇太后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忽然想起自己曾跟皇太后说我在家的时候识过些字,可是,又曾跟静皇贵妃说我不识字。如果我现在开口,不管说什么,都是俩头不讨好,只好闭嘴不答。

静皇贵妃见状,便笑着打趣我:“怎么?还不好意思说么,看来定是奕詝教你的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仍是不语。

祥贵人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只面带微笑地看着皇太后。

皇太后笑容可掬地瞧着我:“兰丫头……”

“奴婢(奴才)给四阿哥请安!四阿哥吉祥!”门外忽然传来的请安声打断了皇太后的话。

奕詝走到我身边,躬身给上面三位请安。

静皇贵妃笑着打趣道:“看看,这可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奕詝不明所以,抬头笑问:“皇额娘可是在说奕詝么?”

这时,祥贵人在一旁微笑着开了口:“可不是正说你呢么,你要是再晚点儿来,若兰怕是要被静姐姐窘走了。”

奕詝转头看着我,用眼神向询。

我略显不自然地咧着嘴冲他笑笑。

皇太后笑笑眯眯地扫了一眼静皇贵妃,将目光停在祥贵人身上,微嗔道:“都多大个人了,还拿两个孩子打趣?”皇太后说完便转向奕詝,“好啦,我们几个还得再说会儿话呢,你先领着兰丫头回去罢。”

结果,奕詝连脚跟都没站稳呢,就领着我又出去了。

从寿康宫一出来,奕詝忙问我刚才的事。

我把我之前讲的那个笑话连同静皇贵妃的话,一一转述给他。

他听后微微一笑,“没想到你还记得些。”

我不解地看着他:“记得什么?”

他一脸笑意,“我确曾教你识了些字。”

我一愣,“啊?”

“你原本是不识字儿的,进宫之后因六弟曾为这事儿取笑过你,所以你就跑来让我教你。”

“呃。”我脑子一转,忽然想到彩云身上那个信封,忙问他:“那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别人知道这件事儿?”

“那时候儿你不让我告诉旁人,只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和旁人提过。”

随着他的话,我脑中不由琢磨开来。

如果除他之外没有别人知道我识字的话,那中秋那天的事,应该就不是冲我来的。可彩云明明就是去那儿找我的,怎么会那么巧呢?不对,皇太后也知道我识字的事,难道是皇太后?可是,皇太后想害我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而且,也不会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暗里维护我。难道,是我在皇宫里待得太久,不知不觉得了被迫害妄想症?

“又在想什么?”

“没事儿。”我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转而问他:“对了,信的事儿他,嗯,六阿哥跟你提过么?”

“什么信?”

“就是,那个侍卫从彩云身上搜出一个类似封信的东西。”

“听六弟提过,怎么?”

“那个侍卫还没找到吗?”

他面带歉意地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其实开始的时候儿,我也觉得这事儿可能与你有关,但知道还有封信之后,便觉得之前是多虑了。”

我点点头。

“放心,我……”

“知道了。”我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便笑嘻嘻地打断他:“你也放心,有你在,我心早就放到肚子里去了。”

他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发,不再言语。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怀疑(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