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91章: 释然(一)

《梦断紫禁》

第91章 释然(一)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用过午膳之后,我提着小包袱随皇太后一行去了太庙。

皇太后的日常起居由春桃和另外两个宫女照顾,我的工作就是在皇太后闲暇之时伴其左右,陪她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或讲故事给她解闷。

虽然在太庙的日子十分轻松,但我却仍觉度日如年。

即便我早就知晓奕訢将娶玉芙为妻,可那时毕竟事未临头,如今我才真正体会到心痛,痛到夜不能寐。

几天下来,皇太后见我神色憔悴,便一脸趣意地问我:“莫不是心里惦记着什么人罢?”

我忙笑着掩饰,“回皇太后,奴婢自小儿便有认床的毛病,奴婢刚进宫时也是如此,经了一个多月才适应过来。”

皇太后笑笑不再问下去。

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态,也免皇太后再瞧出端倪,接下来的日子,我强迫自己忙碌起来。

因皇太后的起居饮食方面我插不上手,我便抢了些粗使丫头的事来做,收拾房间、打扫庭院,闲下来时便拉着春桃东拉西扯。

就这样,我每天累得沾枕既着,虽不再胡思乱想,却总在午夜梦回时强烈地想念奕訢。

被思念折磨数日,我终于开始正视问题根本,接受或者放手。

对于当初的选择我从不曾后悔,即使此刻心内备受煎熬,我依然不悔;但若放手,我几乎此刻便可预见自己日后的悔意。

我忽然发现,其实答案早就在自己心里,只因自己无法接受与其他女人共侍一夫,所以问题才会一直拖到今日。只是,这个问题,恐怕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以若兰的身份,如果我想终身不嫁或嫁个普通老百姓的话,除非是我想将富泰一家连累得永不翻身,甚至给我陪葬,否则想都不要想。而富泰官位不高,如果若兰被指婚给某个皇子,多半是侧福晋;如果被指婚给某个满洲权贵之子,虽有可能是嫡福晋,却仍逃不出与其他女人共侍一夫的命运。

念及此,我无奈之下,不由释然:与其强求,不如顺其自然,就算结局终要分开,至少曾经爱过。

之后的日子,我彻底放松下来,脸上重又露出笑容。

皇太后竟似洞悉我的心事一般,在一次闲聊之际,眉眼含笑,意有所指地对我说:“想通便好。”

我故作不明,笑呵呵地继续刚才的话题。

终于期满出庙。

我一路小跑着回到毓庆宫的西侧院,连随身包袱都没放下就直奔奕訢的房间,见房里没人方才想起,这个时辰他应该还在上书房。

我在他屋里转了一圈才转身出来,慢慢踱回自己的房间。

我推门进屋,发现奕訢正在我房中,心中不由一喜。

他面对着房门负手而立,见我进来,只淡淡地抬眼瞧着我,一言不发。

我放下手中的小包袱,笑盈盈地走到他面前,“等我呢吧?”

他冷冰冰地沉着脸,目光紧盯在我脸上。

我笑嘻嘻地继续讨好他:“都一个月没见了,我回来怎么连个拥抱也没有呀?”

他紧绷的神情略有缓和。

我抓着他的衣袖轻轻摇了摇,“想我了没?”

他仍不出声。

我扁扁嘴,装出一脸苦相,“我知道你肯定还在生气,气我擅做主张跟着皇太后去太庙,可这一个月我也不好过呀。”

他蹙了蹙眉,“怎么?可是有人为难你么?”

我立刻换上一副笑脸,“那倒没有,就是每天都想你。”

他无奈的轻叹了口气,脸色柔和了许多,“真该好好儿教训你一顿才是。”

我嬉皮笑脸地说:“是是是,教训呗,只要你别不理我就行了。”

“你……”他气呼呼地瞅着我:“早知如此,当日就算把你绑在车底也……”

“车底?”我撇着嘴打断他:“车顶儿行不?”说完见他瞪着我,忙陪笑道:“我已经知道错了,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他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知道就好。”

我夸张的长出了口气,“终于笑了。”

他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把我拽进怀里,“真得想个能把你每天都拴在我身边儿的法子不可。”

“只要你不嫌麻烦,我不介意做你的拖油瓶儿。”

“拖油瓶儿?”他不解。

“嗯,就是像个小跟屁虫儿似的,你走到哪儿就跟到那哪儿,是附在你身上的一种负担、累赘的意思。”

他面带笑意,“拖油瓶儿。”说着便低头轻吻上我的唇,在我唇齿之间轻声呢喃了句:“我的拖油瓶儿。”之后便深吻下来……良久,他抬起头,温柔地凝视我:“那你愿不愿意现在就做我的拖油瓶儿呢?”

“现在?”我一愣,“你要带我去哪儿?”

他忍不住白了我一眼,“我是想让你尽快嫁过来。”

“你这是在求婚吗?”我心里甜甜的。

他挑眉微笑,“反正你已收了我的戒指。”

“可是……”难道他没答应要娶玉芙?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打断我:“放心,四哥那边儿我自会想办法,只是……”他略带迟疑地停住话。

“你在说什么?只是什么?”我有点儿糊涂了。

“只是要委屈你了。”他声音很轻。

“委屈我什么?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跟你说过,我们满人在婚事上的规矩是长幼有序。五哥已过嗣自可不管,可四哥,只要四哥一天不娶,我就一天不能娶你过门儿。”他直视我,眼神显得不太自然,“你也知道,现在四哥身边儿没有合适的正室人选,如果四哥能先娶个侧福晋的话,那我也可以……你明白么?”

我脑中把他的话理了一遍,已知他要表达什么,但也知道事情并非如他所说。其实,只要奕詝先成婚,他便也可以,只是,奕詝娶正娶侧,与他娶正娶侧无关。一个月的时间,他竟想了这么个蹩脚的借口出来。我想着不由笑了笑,反正自己也不想难为他,便道:“明白,就是你想娶我做你的小老婆呗。”

“小柔,我……”他一脸为难之色。

“没关系,只要你真心待我便好,大小有什么分别?”

“你不介意?”他小心翼翼的。

我点点头,“反正我想要的根本就不可能,随便了。”

“你想要的?”

“唯一。”

“小柔……”他面带歉意,“给我点儿时间,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我强压心中的酸楚,略显不屑地“切”了一声,然后一脸调笑地看着他:“对了,有句话不是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吗?如果你敢去偷的话,哼哼……”

他面露差异之色,“你……”

“好了。”我打断他:“别婆婆妈妈的了,我都说不介意了,难道你一定要让我说介意才会开心吗?”

“我,你……”他神色复杂,踌躇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怎么这副表情?现在可是你要我做小,怎么弄得跟我要你做小似的?你……”我含笑打趣他,话未说完便被他的吻堵了回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释然(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