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梦断紫禁 [目录] > 第95章: 生病(三)

《梦断紫禁》

第95章 生病(三)

冰雨绿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不断拿凉帕子帮奕詝降温,将近凌晨时,实在困得睁不开眼了,迷糊了一阵,最终还是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兰儿,兰儿……”朦胧中,奕詝的急唤声忽然传入耳中。

我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口中含糊着应道:“在呢在呢,我在呢。”

他似未听到,双眉紧锁,仍闭着眼睛连唤我的名字。

我忙探起身子,将手背贴在他的额头上,他额上的温度虽不像昨晚那样烫得吓人,但热度仍未完全退去,不由有些担心,便想找人去传个太医过来。

我直起腰,正欲转身出去,手却忽然被奕詝抓住。

他将我的手紧紧握入掌中,轻蹙着眉呢喃了句:“兰儿别走。”

“我不走。”我冲他笑笑,“你烧还没退呢,我去……”

“兰儿。”他打断我,将我的手拉至脸侧,微笑着重又阖上双眼。

“奕詝,奕詝。”我唤了他两声,见他似已入梦,便住了口,想将手抽回,但抽了几下都抽不出,只好坐在床边由他拉着。

过一会儿,想是他已经睡熟,感觉他手劲儿松了些,我忙抽出手,起身出去。

我打开门,见秀珠正站在门外,吓了一跳,忙过去拉起她的手,“你什么时候儿来的?在这儿站了多久?手都冻得冰凉了。”

“四阿哥怎么样了?烧退了么?”她不理会我对她的关心,只一脸焦急地询问奕詝的情况。

“他烧还没退,我正想找人去传太医呢。”

“我去,我这就去。”她说完就转身跑了。

我望着她迅速消失的背影愣了片刻,刚想转身进屋,却被人叫住:“若兰姑娘。”

我转过头,见小林子正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便回他一笑,“早。”

“若兰姑娘也辛苦一宿了,还是先回去歇着罢。”小林子

“没事儿,不辛苦。”

小林子轻笑着摇了下头,“我知道若兰姑娘是担心我家主子,如果姑娘不放心,就先回去梳洗一下再过来,姑娘现在这样儿若被旁人看到,恐会有损姑娘清誉。”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昨晚自己睡到一半便急赤忙慌跟着秀珠跑出来,后来只顾着照看奕詝竟一直没注意这些。我想着不由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凌乱未梳的头发,又低头朝自己身上打量了一下,发现衣服扣子都扣错了,随即抬起头,感激地冲小林子笑笑,“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事儿的话就过去叫我。”

小林子笑着点了点头,“姑娘慢走。”

我道谢离开,刚走了没几步,却看见随侍在道光身边的张公公正朝这边走来。

张公公手中托了个锦盒,见了我似是一怔,旋即便笑容可掬地轻声道:“这不是若兰姑娘么?”

“张公公安好。”我微一福身。

张公公含笑颌首,没再说什么,抬步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我走到西侧院门口,刚要迈步进去,只觉眼前一花,登时便和人撞了个满怀。

我捂着鼻子抬起头,见是奕訢,正想说话却被他阴沉的脸色吓得怔住。

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拖着我往回走。

他疾步将我拖回房间,抓着我胳膊的手没有松开,单手门了关之后,即刻便沉声问我:“你去哪儿了?”

我见他一脸严肃,不由有些心慌,“我,昨儿晚上四阿哥生病了,又不肯请太医,我……”

“你在四哥屋儿里守了一宿?”他打断我,五官绷得紧紧的。

我紧张地点了下头,什么都没说。

他厉声喝道:“你……”之后却没了声音。

我心觉他有所误会,忙轻声向他解释:“我们没什么,昨儿晚上他又咳血又发烧的,还不肯请太医,所以我才,不信你去看看,他现在烧还没退呢。”

“你回来的时候儿可有被旁人瞧见?”

“我回来的时候儿,正好儿看见张公……”我忽觉胳膊上一紧,立时便住了口。

他面色铁青,双目喷火,用杀人般的眼神盯着我。

我觉得着胳膊像要被他捏断了似的,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你,你轻点儿,疼。”

他手上的力道稍微减轻,神色复杂地望住我。

我不明所以,眼含委屈地回看他。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把我往怀里一带,双臂将我匝得紧紧的,像要把我揉碎了似的。

我被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却没敢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他在我耳边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我会想到办法的,一定会的!”说完就猛然放开我,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转身出去了。

我愣在原地,仔细想着从昨晚到现在所发生的事,竟隐隐觉得秀珠、奕詝和奕訢三人的很反常表现似有关联,却想不透他们三人会因何事所系。

正疑惑之际,小枝忽然推门进来,“若兰,六阿哥让我过来帮你梳洗。”

“噢。”我应了一声,心不在焉地换过衣裳之后,便坐在椅子上任小枝摆弄。

小枝帮我洗漱完毕,正准备帮我梳头,忽听门声轻响,却是秀珠推门走了进来。

秀珠面色苍白,抬眼看看我又看看小枝,口中嗫喏着:“若兰,小枝,我,我来帮若兰梳头罢。”

小枝没理会秀珠,自顾自地拿起梳子之后,才转头看向我,用眼神询问我的意思。

我冲小枝点点头,“去忙你的罢,让秀珠帮我就行了。”

小枝面带微笑地应了一声,随后又将梳子放回原处,这才转身出去。

秀珠把门关好,垂着头走到我身后,默默拿起梳子,始终不敢和我对视。

我安静地从镜中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帮我把头梳好之后,才轻声开口道:“若兰,对不起,都怨我。”说着便红了眼圈。

我没回头,继续从镜中看她,“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秀珠边垂泪,边断断续续地把昨晚的事跟我说了一遍。

“什么?”我不可置信地回头盯住她:“你……”

“若兰,我知道,其实四阿哥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他,我,都是我不好,我……”她泣不成声。

我吸了口气,“谁给你的?”

“是……”她收住泪,抬起头怯怯地望着我。

我气极,不耐烦地问她:“到底是谁?”

“是,是玉芙。”她声音极轻。

“呵。”我冷笑了一声,闭了闭眼睛,语气平静地说:“你先回去罢。”

“若兰……”她泪眼迷蒙地看着我。

我漠然瞧着她,不再言语。

她抹了抹眼泪,眼含畏怯的偷瞄了我一眼,然后便悄声离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真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