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15章:追踪

《金牌杀手》

第15章追踪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来到韩国的第一个晚上,安安看母亲睡下之后离开医院,忘记了还有个帅哥等着她。她的手机放在酒店里面。此时正开着车飞快地穿越市区往郊县的山间驶去。

这个时间,松井一郎正在跟韩国的hēi社会老大见面。

他要在韩国那么多地方寻找到一个已经瘫痪的人士,对他来说,并不难也根本不容易。

安安知道的比他多,那就是,对方在釜山。

釜山的郊区山村,那里部分农户拥有自己的果园。其中,正好包括了养父的哥哥。

而现在,要去釜山探亲,实际上就是要去面见那位前辈。

韩泰奇此时正在打电话给安安。安安的手机在沙发上跳舞,但安安却在高速公路上赶路。她要赶在对方找到叔叔以前见到江太郎。

“松井,你请放心,我在几个大城市都有很多手下。现在我们已经得到了最新消息,我的人正赶往釜山进行仔细的寻找。如果他在釜山躲藏的话,我们不出三天就可以找出来。”

“嗯。我们的董事长已经同意我租用直升飞机前往釜山。到时候,为了方便办事,我们需要直接接他飞回日本。”

“这倒是很方便。”

……

安安看了看时间,明天清早应该可以到达釜山了。

她按照车上的路程指示仪盘全速前进。

黑夜在她的眼睛下,一点也不觉得可怕。她觉得很清静,很舒畅。

在车前进的时候,她打开了右手边座位上的手提电脑。

看到上面来自香港的消息,她将耳机戴上。

此时,香港警察正在监听川岛太太的谈话。她在跟哥哥谈事情……

川岛太太:“哥哥,希望你要谨慎。你决定什么时间过来呢?”

“快了。可能后天早晨我会来香港。”

“罗先生也知道了?”

“他还不清楚。我到启程的时间再通知他。”

“嗯,他这个人很有头脑,我很信任他。还有他的夫人。”

“这样最好了。如果净子都觉得他们值得信任。那么我以后的事情,总算没有找错人。”

“韩国那边的事情,一郎办得如何?”

“韩国那些事情不用我们费心。一郎说明天晚上就会完成了。”

“啊,那就好。一定要把他手里的东西拿到手才可以。不要上他的当。”

“我叮嘱过一郎了。”

“好吧,今天就这样吧。我想休息了。”

“嗯。”

安安没有出声。她将频道转到警察局。根据警察局的联网监听线监听到了办公室内张警官等人的秘密谈话。

“后天要来香港。看来我们要开始部署了。”

“对。没想到他提前了。泰国的面神有没有消息?记住,一定要随时监视海港。”

“是!”

安安冷冷一笑,扯下耳机。然后将电脑盖子合上。她认为,乔本不会这么快去香港。

是一种直觉吗?

至少在抓到江太原之前,他哪里也不敢去,更不要谈交易。因为江太郎手里有他们的把柄。这个证据,不是普通人可以接手的。就算是警察,也不一定会真的接手。更何况乔本五郎的人很多。而罗金生还有卧底在警察部。

卧底……

警察的卧底,已经被罗金生查到了。

她估计得一点错都没有。

正当那天晚上被救的阿飞现在打通张警官的电话,告诉他自己被怀疑的时候。他所在的僻静海湾出现了几辆轿车……这些车围住了他和他的车。

在此时此刻,他被弹药打得遍体鳞伤的时候,戴含也出事了。他驾驶的跑车突然刹车失灵。他吓得几乎不知道自己的手脚应该放在什么地方,一直到被他的车撞坏的司机打电话报警。警察跟着包围上他的车,一边用喇叭指挥他避开市区,往郊区行驶……

戴含已经撞伤了脑袋,此刻他有点头晕目眩,感觉自己的力气所剩无几了。他怕得眼泪和鼻涕一起流。想来他此生从来没有飙过快车,而且是没有刹车的玩命快车……

几个有这方面经验的警察开始计划在海湾前阻止他的车冲入大海……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机车进入了警察没有预料的范围之内。

这个亡命之徒在飞行于戴含的车身前的时候,扔了一枚烟雾弹进去。他尖叫着,接下来他晕了过去。跑车像一匹失控的野马,穿进了小区的一条巷子,然后横冲直撞地让那些路边摊通通飞出老远,水果和食物,还有干杂等等,除了人群以外……

凌孝熠赶到现场的时候,他的车已经飞入了一个营业大厅,并且让里面所有的玻璃和衣服架子都破碎了……

凌孝熠举起手枪,向他的车胎发射子弹,一发、两发……路边的人,警员,还有那些万分恐惧的人群,在附近看着这辆红色的跑车轮子扁了下去,之后听到了车轮擦过地面的刺耳声音……

不成人形的车突然在马路上翻滚了起来……

接着,在尖叫和警报声音拉响的时段,凌孝熠果断地跟其他警员穿过马路,冲到车身下面费劲地将可怜的戴含小心地拉了出来……

轿车开始漏油。他们互相递了个眼色,抬着戴含飞快地往另外一边跑……

如果戴含的歌迷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一定不止痛心疾首了……

他算是从死亡关里逛了一圈。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急救,戴含的呼吸开始恢复频率,伤口的血渐渐止住了,头部里的玻璃渣也取了出来。戴含的家人冲入医院,医生表示要经过至少两个礼拜的全身检查才可以确定他真正的伤势……

“内伤、外伤、惊吓……这一切足以让这个明星难受几十年了……”沈如意将资料丢在办公桌上。

“真没想到,戴含一个小小的明星也会遭受这么可怕的经历。头,你们说,这是谁干的呢?”

凌孝熠看着报告,回忆起那天戴含被两个混混威胁的事情。

“有可能是hēi社会。”

“他得罪了hēi社会?为什么?”小冰不解地问。

“这个我们以后会知道。”

“不过现在就是希望他早点苏醒。他应该知道自己曾经得罪过什么人。”沈如意说。

“好了,这个事情有其他组跟进。现在人齐了没有?”张警官进来。神情很难看:“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

“……”大家面面相觑。

“我们唯一的卧底……昨天深夜,被围困在停车场,全身中弹身亡……”

大家突然沉默了。

……安安打了个呵欠,看到了釜山的广告标语。

她顺手打开手提电脑。从昨天的记忆监听录音里面听到了这两个消息。

“戴含?卧底……”安安愣了一下,摇摇头:“罗金生真不是一个简单的恶人。果然这么快就行动了。”她看看时间。早上七点。

她拿起另外一个单独准备的行动电话,给医院去了个电话。

“妈妈,我是安安,我现在回去接人了。她们很快来陪你的。您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可以撑得住吗?”

“可以……”她勉强地回答,护士帮她拿着话筒。

“那么您要好好休息。明天我会回来。”

安安挂上电话。然后她的车经过收费站,她打电话向城里一家旅馆订了一间单人套房。

此时香港的警察正在忙碌一连串的案件。

凌孝熠突然回忆起上次在酒吧见到安安的时候,她说过自己见过那两个hēi社会的人。

至少,可以从他们两个人调查开始。

但现在安安不在香港,他打过手机过去,一直是通讯无法接通。

……本章完结,下一章“低声协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