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18章:残疾奇人

《金牌杀手》

第18章残疾奇人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金昔从后面小屋出来的时候,听到了更加激烈的狗吠声。他熟悉地穿过荆棘林,很快出现在主楼的右侧方。这个时候,吠声停止了。接着,他看见自己的妻子非常开心地拉着上山来的那个年轻女子的手,时而高兴时而伤心的同她对话。

“怎么……”

“金昔。你看看……快来看看。这是你弟弟的女儿。我们的侄女安安……”

“安……”他明白过来,“啊!!是吗……真是太意外了……”

“我来韩国已经两天了。因为妈妈的病不太乐观。妈妈嘱咐我要来到这里看看你们。顺便,如果姨妈不忙的话带着可爱的小宝贝去城里陪陪她……”

他打量了她一下,叹息道:“为什么不早点回韩国呢?找不到我的弟弟,你至少要回来看看母亲啊。”

“对不起……我知道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安安低下头。

但他没有为难她。

“唉!好了,现在你陪她几天,总算让她走得要开心点。我那个弟弟呢……他是不会回来了。”

“不过……他们会团聚的。”安安说。

“进屋去坐,孩子。你现在已经完全成年了。也不枉弟妹那么挂念你。”

“是啊,我过得还可以。”

他们闲聊着进屋去了……

在吃过早点之后,她跟着一家人在园林里面转了一个上午。姨妈在不厌其烦地介绍他们庄园的最近收成和即将要投入的新树苗。

“你知道,在这些地方还可以播种一些蔬菜。今年的果子收成还算可以。我们都很欣慰。”

在走到荆棘林的时候,安安问话了:“这里为什么要种这样伤人的植物呢?”

“通过去是海峡。不算太高,但是下面的人可能会在这一带周围闯进来。那是好几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了。为了防止被盗果子,我们就在海峡上方的几百米范围内种了荆棘。如果他们贸然进来的话,只会受伤,而且可能迷失方向,走到另外一边去。那边有我们的猎狗圈。他们去就麻烦了。”

“嗯,防范措施很好的。”安安仿佛看见那边的房屋瓦片了。

“那边还有一座房子?”

她点点头:“我们的农用工具和一些物品,都堆在那边的房子里头。哦,还在前面喂养了几头猪。”

“哦……”

她思索着,如果前辈在这里的话,会住在哪个房子里面呢。看样子,姨妈好像没有说有客人的话。

“对了,叔叔,平时就你们几个人和工人吗?难道没有其它的亲戚来住?”

“嗯。偶尔放假的时候会有人来……”他在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不过最后没有说。

“那么……你们一定很少进城?”

“购买种子的时候,交易的时候吧。有时候带你姨妈去买日用品或者衣服……”

“是啊,城里当然没有我们这里舒服了。空气很好,而且很安静。不用每天听那些聒噪的交通工具的声音了……”

安安咧嘴一笑。

“我要去那边看看。你带安安吧,走累了吃点水果,进去休息。”

“好……”看到她离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想要做午饭了。小怀,你陪着姐姐呢,还是跟妈妈回去准备午餐?”

小怀笑着看着她:“我要陪姐姐。”

“嗯。好。”她刚要走,小怀小步跑上去拉着她的手,“妈妈,我口渴了。我想跟你回去。”

她浅笑了起来:“好吧。”

“不用管我,让我呼吸一下空气也好。”

“那一会记住要走那些踩过的小道回来。”

“好。”

“要是没找到出来的途径,你可以朝天上大喊几声。我们会让狼狗带路来找你。”

“嗯,知道了。”

安安沿着荆棘丛小心地穿越,一直到她看见了越来越密麻的丛林,才觉得自己无法寻找到可以看见海面的路径。她小心的张开手臂,踮起脚尖往四周看去。除了园林的树木,就是一个房屋隐约出现的屋顶。

她朝后面退了出去。

来到屋顶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右边的石头栏杆里面的猪在听到人声时候的动静。之后,她走进去,很快看见没有上锁的大门。这个门用的是陈旧但依旧有用的防盗设置。不过,很惊讶的是,现在这道门没有上锁。

她呼喊了一声叔叔。没有回音。

她拉开门进去……

在客厅里面那些简单的陈设和陈旧家具用品之间,她看到了一些笨重的机器放在角落。通过大厅,她进入了一个原来用作厨房的地方,但这里已经堆了很多的肥料。而厨房左前方的一个卧房的门上了锁。还有一个通道通向里面的另外一间卧室。她走进去。

发现这个门没有上锁。她轻轻地推开门。

卧室里面堆了很多没有用的箱子,箱子里面还有很多物品,包括棉被之类的家用品。在中间,有一台外表很旧的冰箱。她走到冰箱的靠墙面,看到了一个插座接通了墙壁上的插孔。她伸手揭开了冰箱右边的门。

里面冻着一些饮料和用保险膜包上的食物……水果还有新鲜的猪肉……她仔细地闻了闻,开始起了疑点。前辈在这里……她想。

她正在寻找蛛丝马迹的时候,突然一个人进入了房屋。她警觉回头,看到了进来的伯父。

“叔叔……”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想,我走错了房子。叔叔,正想请教你呢。”

“什么事?”

“我想问,后面的荆棘丛有没有可以通向海峡的路?”

他摇头:“没有。那里密密麻麻都是荆棘。”

“那真可惜,本来我想看看大海……”

“哦。”他看了看四周,“走吧,该吃午饭了。我们到前面去。”

“好的。”

她跟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看看表。她觉得时间不多了。

“叔叔!”她站在原地。

“什么事?”

“我想告诉您一件事情。这次来这里,其实是来帮助一位前辈的。”她说,“叔叔,您也认识子清前辈吧?”

“什么?子清是谁?”

“他告诉我,让我来韩国,帮助一位可能即将遭遇危险的前辈。这位前辈必须要立即离开这个地方……”

叔叔看起来突然变得很警觉。他拉住她返回房屋里面,进到刚才放冰箱的房间。关好门,他很沉重地看着她:“你为什么会加入这件麻烦的事情中来?你在为谁办事?”

“叔叔。请您尽管放心,如果我说了子清前辈您还不放心的话,您可以问问另外一位前辈。他是子清前辈最好的兄弟。我想您一定知道子清前辈的右耳因为一场意外失灵,并且他在十年前曾经因为另外一次任务和江前辈分开。这些时间,他们都在尽力联系对方,得到对方的帮助。关于我很多使用的必需品也是江前辈提供的……”

“啊……这件大事,他并没有跟我提过。”

“他不想您担忧。”

“原来说的人就是你。孩子。你为什么……”

“我知道今天非常危险。因为对方可能下午找来,可能晚上找来。能够尽快争取时间转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跟你姨妈说一声再来。”

“好的。”

安安舒了一口气。

19残疾奇人

在十几分钟之后,叔叔很快回到这里。他把房子的大门从里面锁了几道,然后打开了报警装置。

“跟我来。”他转身走向最里间的一个杂货小房间。在一堆纸板下面掀起了地板的四方行块。然后安安看到了一个铁制的小梯子靠在里面。他先走下去……之后安安跟在他身后下去。

“你先进去。在酒柜的第二个格子里面旋转那破旧的造型块。”他回头小心地拿起一个铁钩子顶了一下楼梯旁边的一个不起眼的开关,上面的厚木板轰然合拢了。

安安转动造型块之后,整个酒柜开始往右边移动。很快面前出现一个刚好能容纳一个人进去的通道。安安弯腰走了进去……

在穿过了十五米左右的通道之后,面前出现了一个死胡同。

叔叔走了过来,伸出手指敲动石板。

“这是很早就有的一个地下战壕。不过被我们改装了。没几个人知道。”

石板开了。安安的脚差点掉下去,叔叔及时拉住她。对面支出来一个木板。安安惊叹了一下。穿过去之后终于见到了江太原前辈。

他戴着厚厚的老花镜,坐在轮椅上,看到安安的时候,默默地打量了几秒钟。

“太原。这是子清的徒弟。也正好是我兄弟十多年前收养的女儿安安。”他转身看着安安,“这位就是你要见的江太原前辈。他可是在这里很安静地生活了好几年了。”

“江前辈。”安安鞠了一躬,微微一笑。

“子清说的,竟然就是你这丫头……”他突然表情变得很和谐。

“是啊。子清师傅这几年教会了我许多东西,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特长并且进行发挥。”

“看不出来啊。”他按了一下按钮,让轮椅自动进到更宽阔的大厅中央。在那个刚好合适他动手的电脑桌子上,一台电脑正运行着。

“我刚刚收到了他的邮件。”他取下眼镜,然后移动鼠标,打开一个文件夹,里面出现了动态录像。那是安安进入这房屋的举动。

安安有些吃惊:“还好您认出我来了。”她走过去,看着屋子里面的冰柜和床,还有盆栽。

“这里有阳光?”安安问。

“是的。这个位置靠近悬崖。那里很多的草,我们把那用岩石和泥土伪装起来,只要打开上方的一扇木头窗户,阳光就正好可以射进来。”

“这里空气也很清新啊。”安安说。

“这样的地方,如果空气不好,没有阳光,我想太原会非常难受的。”

“您不出去吗?”

“偶尔出去散步。”他回答。

“好了,现在是谈正经事的时候了。”江太原主动开口。

“你们谈,我出去。”叔叔主动提出来。

江太原在安安开口之前点点头。然后他很快就往来的路径离开了。

“为什么……”

“安安。你叔叔只是帮我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吃住。他和我约法三章,我们的事情,他一件也不参与。”

“那么……”她点头,“这样是对叔叔一家人最大的回报。”

“是啊。所以,今天你来做什么,他永远也不知道。而他也不会过问。”

“我明白了。江前辈。”

“你可以叫我太原叔叔。”他慈祥地说,“我听过子清对你的赞扬。你在过去的五年里面,不仅完成了许多的重要任务,而且做得非常干净。”

“这些都是所有抚养我的前辈所付出的心血。”

“很好。但是,你恐怕对松井一郎的事情不是完全了解。”

“我了解。他这个人血腥、残暴、而且不近人情。几乎跟杀人机器没有两样。”

“对,这是很多人知道的讯息。还有一点,他的智商很高。在我之上。他所以这么年轻就成为了乔本五郎的得力助手,都是因为他的智谋……我想像得到,他找到这里来,这里可能转瞬变得生灵涂炭。”

“我想现在叔叔已经安排家人和工人离开了。”

“对,我们原计划是明天早上。不过没想到提前了。”他叹息了一口气,“没有人理解一个现代文明社会居然可以存在如此多的目无法纪的暴徒。”

“太原叔叔。您是怎么打算的?”

“我打算,这一次,要跟他们回日本。这是最好的方式。”

“但是……”

“天一黑你就离开这里,乘船到汉城去。其他的事情,我会让你叔叔帮我安排好。我不能让这个果园变成废墟。”

“太原叔叔……”

“隔壁的一个园林其实是我十几年前以妻子的名义买的地方。那边仍然有一个地洞。我会转移到那边去。他们毁的也就是十分之五的地界了。你放心吧。所有的事情,都要划一个休止符。”

“我会尊重您的计划。但是,我认为,如果可以免去您的牺牲,为什么不尝试其他方式呢?”

“我和子清已经用了几年的时间来想办法了。但是,乔本是不可能放过我的。无论如何,我今天都是最后一次和你见面。但是,做为你的长辈,我的东西,全部都会交给你,包括我这几年的发明。”

“发明?”

“对!”

他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一只漂亮的手表。

“这只手表可以连通全球网络,条件是必须拥有一个虚拟数据空间……”他的话让安安惊讶极了。

“以后你不需要到每一个地方都安装监听器。也不需要长途奔波去查那么多的资料。但是,只要拥有你要调查的某个人的任何东西,包括一根发屑,你就可以通过它发送到电脑内,然后在一定时间内查出关于他的资料。同样的道理,这个装置拥有许多附加功能。最好的一个功能是500米直径范围自动检测武器和同类监听设备,自动寻找报警方位并发出求救信号。半自动关闭芯片功能让那些高科技检测设备无法查出内在的特殊装置。防水、防震动、防爆破,即使在爆炸范围之内,外面变成废品,只要取出内中的芯片一样可以安装在其他表芯。但是需要多上一个启动盖和发条……

“当然,还有更多的功能。比如说扰乱磁场,破坏电子仪器正常工作状态,背面还可以安放射针,只要调制好发射开关就可以在范围50米以内的目标身上起到效果。……我记得,子清教会了你使用海洋生物毒素进行射杀目标。”

“是的。我想,这个方式可以用在最必要的环境之中。”

“现在表内装了六枚毒液射针。你记住,要随时戴上它。”

“是!但是……”

“我在这个世界上,早已经没有亲人了。子清和金昔,还有你。你们就是我人生当中唯一的朋友和亲人。孩子,就当你也是我的女儿。你只要记住,为你的太原义父报仇……”

“……爸爸……”

他的手颤抖了起来。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握着手,安安觉得眼泪突然涌上了眼眶。

“我杀过很多人。孩子……我做过很多坏事。但是,上天已经惩罚了我。让我的妻子儿女都因此离开我。而我也半身不遂。现在,我要用我最后的生命去偿还剩下的债。子清告诉我,他对你要求很苛刻。不该杀的人绝对不杀……我相信,你没有大罪过……”

“不……没有用正常的法律程序办理那些人,已经是犯罪了。爸爸,我也是一个罪人。”

“走上这样的路,是我自己此生的选择。所以注定的结果就是死亡。没有第二个选择。我只是后悔成家……连累我那可爱的妻儿。”

安安愣了。

“现在。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他转过身,滑到床头下方,从一个墙壁上打开一个柜子。

“他们费尽心机,想得到的就是这个盘。”

他把一个拇指大的金属存盘递给安安。

“这里面是几年前乔本和成立‘通天’组织的内部成员名单。这个名单就是他们的全球联盟。这个巨大而可怕的联盟人人都想知道。但是,我们不可能交给警方或者政府。”

“我明白。”

“所以,要找到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保管,一个传一个,每三年都要记得更换新的盘保存完好。现在,我交给你。”

“是。我一定不会让他落到别人手中。”

“我们一直希望可以通过这个盘内的秘密信息进入他们组织,然后得到确实的犯罪证据再送给警方。但是,我们努力过,却失败了很多次,也损失了很多人。他们既然知道我的存在,就会更换所有的我所知道的内部信息和聚集地点。我猜到的可能性已经从10%变成了0。但我们有这个。这个名单上的名字,即使都改了,但天网恢恢。只要知道他们的信息,就可以找到。”

“嗯。”

“安安,关于你的存在,到目前为止,我想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顶多相信我和子清手下有很多杀手。不错,我们手下还有很多人。但是,他们都不是心腹。他们也永远代替不了你的位置。更不可能知道你的存在。你不用理会那些讯息。如果有一天有人发现了还有你的存在,那么就是你该盘算自己生死的时候了。”

安安虽然知道这一切,但是现在从他口中说出来,她仍然觉得难以消化。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要立即离开这里,先把这个盘看完,然后藏好。藏到一个只有你知道的地方。天一黑我的人会来山上接应我。那个时候,你千万不要再出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能再留恋这里。你要果断地搭船离开这里。明白吗?”

安安想了想,点点头。

“孩子,我虽然第一次见到你,但很喜欢你,你仿佛是我的孩子。所以,留着自己宝贵的生命去完成更加重要的使命……”

“是!”

“还有一个讯息,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但是,为了让你不至于伤心欲绝。我想提前告诉你。不过你要保证不能激动,更加不能泄漏出去。”

“是!”安安觉得自己沉重极了,全身都开始紧绷……但是,她深吸一口气,在靠近他身边听到他的耳语之后,她的身体不能控制地倒退了几步,难以置信地靠在一张软椅上……

他平静地看着她:“这没什么……安安。接受这个现实。并且很快忘记它……”

安安的眼泪突然滑了下来。

这是五年来她第一次流泪……

她看着那盆生机盎然的吊兰……很久没有说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决战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