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29章:上海奇遇

《金牌杀手》

第29章上海奇遇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几个小时之后,安安乘坐的飞机在上海国际机场着陆了。

拖着沉重的大皮箱走出机场……安安在附近的大酒店刷卡入住,放好行礼之后,她吃了点东西,然后休息了。

次日。

安安在公用电话亭给霍经理打电话过去。

“安安,你怎么不直接回香港呢?”他有点惊讶的问。

“我妈妈交代我,要到上海看望一下她以前的一个好朋友。那位阿姨曾经帮过妈妈。对不起,可能还要耽搁一下。香港怎么样拉?”

“嗯,还好。接手工作的这个人两位太太还算满意。对了,罗太太想邀请你做她私人保镖助理的事,你考虑过了吗?”

“等我回来再谈吧。现在没有那个心情。”

“好吧。你节哀顺便啊。”

“谢谢经理。”安安挂上电话,

打车用了二十分钟到了离这里比较远的一个郊区。安安又打了个公用电话:“你好,是快递公司吗?……我是方然。……从韩国寄来的物品请你们帮我送到这个地址……”她念了一遍,然后微笑着说谢谢。

在来到一个郊区的工人居住公寓的时候,安安打听了好几个老大爷,最后找到其中一个居民区,穿过那些狭窄的巷子进入了古旧的楼房。

上了五楼,安安敲响了走廊尽头那户人家的木门。

不久,门开了,一个很柔弱的少年男孩子看着她:“你找谁啊?”

“你好,请问殷如慧住在这里吗?”

少年看着她:“是啊。你是谁啊?”

“我是她年轻时候一位好朋友的女儿。她在家吗?”

“她出去工作了。”他简短的回答。

“我知道她今天生日。”她说,“我代替母亲为她买了一份生日礼物来,可能稍后就会送到了。你可以打个电话,请她回来一趟吗?”

“她没有电话。”

安安一愣:“哦,那么,我在哪里可以找到她?”

“……”少年推了一下眼镜,突然有点窘迫地回避,“你进来吧,她中午前会回来做午饭的。”

“哦。好。”

安安踏着没有装地板的水泥地进入了狭窄且简单的小套房。

“嗯,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他默默地给她倒水:“你从哪里来的?”

安安回答:“韩国。”

少年将水递给她。

“谢谢。你是阿姨的儿子吧?今年有十六岁了吗?”

“我十八。”他说,声音一点都没有男孩子的气概。

安安打量着身边的木凳和破烂沙发,还有那边的旧木头饭桌,包括屋内所有的简单家具,都显得很旧。不过屋主打扫得干净,否则恐怕不堪入目了。

“这些年,你们一家人,过得还好吗?”她问。

“你看见了。”他说,“没有水果招待你。”

“不用了。”安安意识到男孩子的自卑和窘况,“对不起,我没有其他意思。”

“我妈妈没说过她认识韩国人。”

“但是,她曾经认识我妈妈。”

“你看起来很有钱。”他直言说。

“……参加了工作,当然要努力赚钱了。我也是在乡下长大的。”

这句话终于让少年没有刚才那么鄙夷了。

少年打开了旧电视,里面只有十几个台可以播放,而且效果很差,好像天线没有插稳,安安想如果她的电视或者电脑这个样子,一定很不习惯……

她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那么安逸。

自由、充实、高档而且刺激。相比之下,安安才第一次觉得自己曾经捐款和参加慈善活动原来真的一点都没有白做,虽然那样不能帮助大多数的人。

“你还在读书吗?”

他摇头:“没钱上大学。”

我也没有进过大学受教育。安安想。

正在安安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门开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手里提着一大袋垃圾,背后背着很多的纸盒、塑料瓶等等回收的物品,在她放下背兜的时候,那边钉着一块纸牌,上面写着“回收废品”。一瞬间,安安站了起来,她没有料想到他们竟然这样清苦……

她终于发现了她:“哦,你是?”

“阿姨,你好,我叫安安,是江如音的女儿……您还记得她吗?”安安熟练的国语非常标准。

殷如慧一愣:“如音……就是……我在北京的时候,认识的如音吗?”

“是啊。您在燕京大学做旁听生的时候,我母亲在那里留学……”

殷如慧一下子感慨万分:“这么多年了,她还记得我呀。”

“怎么不记得呢,她还告诉我,你是她认识的人中最善良单纯的人。阿姨,我今天来……其实除了祝您生日快乐,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想来告诉您……”

她坐了下来:“你坐,快请坐!”

安安坐了下来,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来了。

“阿怀,你去开门。”

男孩子拉开木门,速递员手里拿着包裹问:“您好,请问殷如慧女士住在这里吗?”

“是啊,我妈妈就是。”他觉得奇怪。

殷如慧立即出去,安安站了起来。

“我是。”

“请让我看看您的身份证,然后签收包裹。”

“包裹?!”

“是的,韩国汉城寄来的特快。请签收。”

她不解地看着他,转身往唯一的卧室走去。几分钟以后,速递员核对了身份证,并记下了号码,然后让殷如慧签名收件。

在门关之后,安安微笑着道:“您不用疑惑,这是我母亲拜托我送给您的生日礼物。”

她看着安安:“是……如音,她在汉城?”

“是的。”安安笑着点头,“请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这份礼物?”

“我一定会喜欢的……”她颤抖着双手,几乎眼泪婆娑地拆开包装外层的精美包装袋和花。一个漂亮的小猪娃娃出现在她的手里,猪娃娃的旁边还有一个可折叠的影集,里面有许多风景照。

还有一段江如音亲手写的话:

【如慧:你好吗?我是江如音,一个曾经跟你共同学习语言的同龄好友。在我的记忆当中,我喜欢叫你小猪,那是因为,你跟小猪一样单纯可爱,善良,你给我带来好运……已经失去联系很多年了,我不知道,这一次我托人打听到的地址是不是你现在的住址,我也不清楚你现在的状况,但我相信你过得很快乐……

【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写信了。小猪,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这是我用了几天晚上清醒的时间写的东西,错别字也许很多,但是,我请你理解。

……她看了看眼泪婆娑的安安,低头继续读……

【我患了癌症,这种病,让我没有力气打电话,让我痛不欲生。还好,我终于见到思念的女儿。我告诉她,一定要亲手交到你手上,然后告诉你。也许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大家……但是,此生已经无撼。

……】

安安看到殷如慧的泪水像掉线的珠子打湿了整个下巴,她沉默的低下头,闭上眼睛……

很久很久,她才从泪水中抬起双眼看着安安。

“如音她……”话没说完,她就再次眼泪崩溃……她急忙捂住脸。

安安扶着她的肩膀:“阿姨,不用太难过。我妈妈已经下葬了。葬在她最喜欢的山上。那里的空气非常好,风景也美。这个相册是妈妈十几年来自己拍摄的很多美丽的风光,还有天空变幻的颜色。之所以送给你,就是要你为她好好珍藏这些美丽的过去……”

她吸了几口气,接过儿子递来的毛巾,擦着脸……

“她是一个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得癌症呢……”她说着就又伤心起来……

“人都有死的一天。”安安劝解她,仿佛在对自己说。

“我知道……”她抚摸着相册和小猪,小猪可爱的鼻子,眼睛,笑着对她。“我知道……如音她还记得我,我已经非常高兴了。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见不到她人,却只能看到这些……”眼泪打在手背上,安安拿毛巾帮她擦了擦。

“您要打起精神来生活。虽然妈妈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但在天国她一定会为您祝福的。阿姨,您要使用自己的力量改变现状啊!”

她点点头:“我也想啊。可是……可是……”她看着儿子,“我对不起我的儿子,他成绩很好,我却没有能力供他继续上学。但是,我一直都在努力……以后还会更加努力的。谢谢你,谢谢……谢谢如音今天的礼物……”

安安看了看她,她本来想出手帮她的,但是,她是很有尊严的人,一定不会要人家主动的帮忙。不过,她已经想到了别的方式。

“小怀考的是什么大学呢?”

小怀没有说话。

“北京大学。他高中的时候,各科都很好,最重要的是他的计算机软件开发很受老师赞扬。其实我一直都为我这个儿子骄傲……”

“那么,为什么不去申请助学基金呢?”

“唉,国家那么大,穷苦的孩子也很多啊。虽然他的老师帮助我们去申请了,但是到现在仍然没有消息……我们现在没有房子,没有固定工作,他爸爸呢,两年前因为一场意外……也离开了我们……”

“是……什么意外啊?”

“车祸。他半夜骑车……被那些开飞车的人撞死了。”说着她的眼泪又要出来了,不过看得出她在努力克制。

安安捏了下拳头:“抓到肇事者了吗?”

她摇头。

“您一个人带着他,一定很辛苦……现在除了靠这个,还有别的工作吗?”

“在编织厂,不过不是正式员工。”

“您会写简历吧?现在写一份。”

“你……”

“哦,我有一些认识的朋友,也许,我可以依照您的特长或者能力,给您介绍一份好一些的工作。”

“不!我不想麻烦你……”

“阿姨,我帮您一个小小的忙而已,请您一定要接受……”

看着安安诚挚的眼睛,她感激地点点头。

……

安安离开这里的时候,让小怀跟她下楼去。

“小怀,问你一个问题。”她认真的说,“如果我要送你去学校的话,你同意吗?”

小怀看着她。

安安笃定地说:“把你觉得为难的情形说给我听好不好?”

他低头整理着衣角:“那么多的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给你。我妈妈也不会同意的。”

“但是,如果不让你妈妈知道呢?”

小怀愣了一下:“我……”

“我有一个办法,你就当我是一名你不认识的资助人,我选中了你的名单,然后给你的学校寄去几年的学费和生活费用。你只需要填表,然后签字认可就行了。”

他再次呆住,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降临到他的身上呢。

“你的特长是什么?”

“计算机软件开发还有……我会制造病毒程序和解毒软件。”

“天才……好极了。你要回报我的就是,保护好你的家人,然后,在我的需求下为我编写一些软件程序。不收钱。怎么样?”

“我不知道……”

“你可以。如果你觉得不收钱太不划算,就给我发个邮件然后我会寄给你。”

他摇头:“不是!!”

“还有,你的第一个软件设计,我已经想好了。只要你设计出来,我可以帮你推出去,然后得到一笔钱,这笔钱可以为你和你母亲买一套房子。”

“什么?……”

“但是,前提是你必须绝对保密。我给你留一台电脑在你学校外的宿舍里。我需要的,就是你编写一个只有你才可以破解的病毒程序。并且要无孔不入。”

“这是……犯法的。”

“犯法?”她笑了,“犯法不是我们的目的。只有大家都无法破解的病毒程序出现,你才可以抛出你的杀毒软件,才可以得到认可,然后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我跟你保证,不用它去犯法。”

他沉默下去。

“我觉得你很聪明。考虑一下。但请放心,用我妈妈的灵魂做见证,我不会让你做犯法的事情!这是我的邮箱。考虑清楚以后给我发来答案,然后我会安排一切。”他看着纸片上面的邮箱发呆。

我可以改变人生了。他想。

安安叫了车,很快消失在这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魅力保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