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33章:死胡同

《金牌杀手》

第33章死胡同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在敲打方向盘的时间,安安想到了别的事情,于是她输入密码打开另外一个录制了保密信息的存盘。

不久,她耳边传来了凤联络杀手的声音。

“现在,乔本要找到我们,大家注意行动。另外,你们的新武器我已经准备好了,三天内到达。”她关闭通讯的时候,安安根据手表的功能连通了对方的私人电脑,并且试着通过对方浏览网络资料的时候串进她的终端连接数据内……

很快,她看到了关于凤的电脑密码盘。

凤在跟人合作开一间国际女性服务机构的事宜。显然,她打算正式进入商圈。与她合作的另外三个股东都是行家。一个是女性健康食疗的权威人士,另外一个是芳香理疗大师级人物,还有一个手下有专业的瑜珈、普拉提等机构,他们都有技术和经营能手。但她们缺钱。缺少向欧美、甚至大陆发展的大笔资金。

凤有。

她的前夫,曾经是日本的富豪,不过死得很惨。那个男人有无数证券和不动产,甚至还投资了一些稳固的基金项目。

她也是股市的行家。

看她资料里面这些行情分析就明白了。

她是利用电脑的侵入然后非法进入股市,了解了其内幕情报之后才做安稳投资。这是犯法的。

但她做了几年了。

她的表面职业是一个贪图享受的贵夫人,年轻的女人,她有一家专门为女性提供国际名牌的比基尼店,里面还有亚洲、欧美一些顶级设计师设计的内衣,每件都是独特而且仅有的。她身边有一个头脑灵活的男人,这个男人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表面上为她的一切事情出主意,但私下吞了不少财产。电脑的一个秘密记事本竟然记着三年前开始和他合作,他所有的私吞记录。最高一次达到了一百万日元的记录。

凤的眼光的确很长远。

如果是我……我做不到身边有这样无耻的人。虽然现代社会无耻的人遍地都是。

安安担心自己的浏览会落下什么痕迹,但根本没有,因为所有的一切,都通过她的手表,一个未知网络进行传送的。她在看,程序也在自动修复。

啊……!

安安发动机器。

此时警察正在想办法接近乔本和罗金生。他们发现这两个人物在香港的顶尖豪华餐厅用餐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凌孝熠对这种无助、毫无进展的感觉简直要崩溃了。

沈如意拍拍他的肩膀。

“他们交易的货,乔本有两个途径运走,一个海运,还有一个是空运,就是使用他自己的飞机。”

“……嗯。”

“根据史密斯警官的说法,私人飞机在离开本地的前面几分钟,会接受当地安全部门的入舱检查。到时候,我们通过有关人员的帮助可以扮成他们,利用我们的高嗅觉探测器进行全面检查。”

“嗯。”他叹了口气。

“你怎么了?没见过你这么无精打采的样子。要不要进去休息?”

“我怎么休息得好?现在我们简直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旋涡。”

他躺在位置上,闭着眼睛。

安安正在酒吧逗留。

她的手机清脆地响了一声,她立刻拿出来看。

“您输入的信息基本资料如下……关于艾德林和麦克……”看了几分钟,之后放回口袋里。

果然跟霍叔叔说的没错,其他资料根本查不到。

这个时间有个看起来温柔的高大男人微笑着走过来……他对安安感兴趣。安安扬起嘴角,天知道她此时内心有多厌恶这种场合。

安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她匆忙起身,却被人拦住了。这个中年男人很面熟。

“宝儿小姐啊!!”

白老板!

安安看到了他猥亵的样子,黑黑的牙齿,满嘴的烟味,还有那张老鼠脸,看起来挺瘦的身体,要不了三分钟,安安就能把他活活打死!!

啊,第一次产生了想狠狠揍人的冲动。

“这么巧?”安安笑不出来,他的手塔在自己肩膀上的时候,安安想将它折断。

“怎么,不认识我啦?”他笑眯眯的样子,真让人想吐。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不过我记得见过你。可惜今天没有时间跟你多说。”她推开他的手,突然就被他拉向他怀抱,安安愤怒地推开了他,他一个踉跄,正好把旁边桌子上所有的酒杯和名贵的一瓶威士忌弄到地板上,只听到瓶子和地板亲密接触后发生的破裂声音。现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我怎么了?安安想。她恢复了镇静,拿上包就走,但被白老板的助手给拦住了。

“小姐,发火也不用这么对付我们老板吧?”

“请让开!”安安客气地忍耐着说。

酒吧的经理出来了。

“又是你!”这个女人顿时眼睛瞪得非常大。

我也不想来,安安想。

“不要让她走!”白老板翻脸不认人了,他那样子,恶心到极点,“小贱人!”他说着起身,却被客人拉住:“喂,先生,我不管你们怎么回事。我们的酒没有了,你要买一瓶给我们。还有,刚才酒杯也摔倒了,弄得我一身的酒水。”

白经理回头敷衍一笑:“两位不用着急,这个赔偿的责任,并不在我。”他说完又凶狠地看着安安。

安安毫无畏惧地将手里小包的袋子缠绕在手腕上。这是动手前的习惯行动。

“要我赔偿?”她冷笑,“白老板,你刚才对我非礼,还侮辱我的名声,现场的人都看到了,如果我立即报警的话,我想吃不了兜着走的人应该是你。”

“哼!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小贱人,老子才不稀罕。你他妈的勾引男人的时候怎么不叫非礼呢?!”

安安没有愤怒,她很冷静地看着他,走过去,突然她大力甩了个巴掌上去,对方那双死金鱼眼睛立刻就瞪了出来,他反手就要打安安。

安安的手臂非常用力地抵制住他的手肘,顺势将他按压下去,他疼得叫了一下。

“现在我决定控告你侮辱我的名声。”安安将手指按在表盖上,之后拿出电话。

白老板的助手冲了过来,抓住她要拨电话的手。

女主管带着几个高大的打手包围了过来:“你们都是我们的客人。我也不想大家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不如这样吧,为了不打扰其他客人喝酒聊天,请你们到包间去。”

“也好。”安安第一个同意。

在去包间里面之前,她道:“对不起,失陪一下。”她要进洗手间,被人拦住。

“你可以守在外头。”她说。

在一个位置里面,她拿出手机,信息已经传到。

三分钟以后她笑容满面地离开洗手间。

离开之前她记得从包里拿出一个微型窃听器安装在洗水池下方的木板顶面,如果不是遭遇爆炸或者这个水池被毁坏,或者要拆迁,没有人会发现的。

而从此以后,罗金生手下的活动安安都会知道得一清二楚。

在进入昏暗的包间的时候,可以看见白老板被打肿的右脸。安安愤怒的时候使用的力量是不可限制的。

她坐在他对面。

女主管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白老板开口了:“非常简单,我也不想为难一个女人。这样吧,你给我道歉,然后把该赔偿的赔偿了,我被你打就算了。不过,你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安安开口了:“我更简单,首先你到外面大厅内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道歉,其次赔偿所有损失。最后一个要求,就是,如果下次你再随便称呼我贱人,或者非礼我的话,你的损失一定会非常大的。”

他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妈的!贱人你说什么!”

女主管皱眉看着这个桀骜不训的女人,他及时拉住要想扑过去打安安的白老板,讨好地说道:“白总,请不要生气,不要为这样的人动怒。您想,您是什么身份啊。她还不配你这么发火呢。”

安安盯着这个女人:“难道我不是很有钱,你就可以这么趋炎附势?”

她转眼放了手:“你胡说什么?”

安安冷冷一笑,看着门口的打手:“我的时间,浪费半个小时就是十万。你们看着办。”她注意了时间,“刚才我打算离开的时候是十点四十多,就算十点五十吧。”她看着他们目瞪口呆的样子。

“好吧。”安站了起来,“我们用实际解决问题吧。我一个人,打他们三个,两个本店的打手,一个白老板的得力助手。赢了,你们照做,输了,我负担一切责任。”安安看着他们。

“好啊,看今天不弄死你!”白经理狠狠的说。“给脸不要脸!”

“哼,可能你不知道吧,他们可不是一般的打手。”女主管补充道。

安安故意不高兴的样子:“白经理,我知道你最近在贿赂一个公司的经理想拿到他们投资建立的楼房所有装修项目,还知道你跟狐朋狗友走得非常近,其中一个是警察正在追击的老千。当然了,还有你这么多年做违背良心的事情,我都可以查出来。你要小心哦。我在警察局,认识的人,没有三个,也至少有一个了。”

顿时,白老板目瞪口呆了。“……你……”

女主管心里也咯噔一下。

“慢着!”白老板挥手,让助手停住,“你不要侮蔑我!我可以控告你。”

“说起来,你就大错特错了。”

“你,你胡说八道。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混了。”女主管说。

“还有你,在这样的地方生存,要有你自己的原则,如果连自己的原则都没有,迟早会出事的。门缝里看人我见得多了,也不会去计较。只要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那么就相安无事。自己做错了,就要像个男人一样学会认错,否则,你会跌得很惨的!”

白老板重新用一种疑惑的眼神注视着安安。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啊……”安安抿嘴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现在,时间已经快到半个小时了,各位。”

白老板看着女主管。女主管也突然不知道怎么做好。昌哥也不在这里。

她咬着嘴唇。

“那就算了。你走吧。”白老板说。

安安没有动:“没有道歉,我不打算离开。”

“你!”

安安走了过去:“白经理,你的小情人最近有没有被你老婆发现呢?”她低声说,“我这个人其实从没想过要揭人家短,不过为了生存,我只能这样卑鄙一下了。跟你比,简直小巫见大巫了。你放心,今天我说的一切,都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做人有自己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白经理点点头,擦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汗水。

安安看了看手上的表。

白经理道歉的时候,大家都哄堂大笑。

安安没有得意,也没有愤怒,一切很平静的完成,她迅速离开。

白老板盯着她的背影,非常痛恨招惹她。

既然她这么有本事,一定可以帮助我。这个无耻之徒的想法非常幼稚。

安安坐上了轿车,这个时间,霍经理的电话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牛皮纸袋里的证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