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39章:买家

《金牌杀手》

第39章买家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现在凌孝熠很希望那个给他提示的人再来点什么……虽然这想法并不现实,甚至有些滑稽。

很多事情,他知道,却不能提出来,这使得他第一次显得这么难受和无奈。

安考虑过他的感受,所以,安希望的是,他积极找线索。希望他相信他的直觉。

与此同时,安还没有从对方运送毒品的路线中完全掌控到行踪。她拿着一只笔,习惯的在白纸上画表格……

1……他们会在半途利用其他接应的船只直接行驶向日本海。

2……他们可能会利用私人飞机中途快速运转货物……

3……他们到达菲律宾之后再转船回日本,一切做到不知不觉。但这个方式显然很耗费时间和精力,并且菲律宾的国际刑警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那边的人会牵着许多狼狗来检查船舱所有的地方,还有那些违禁品感知器……

还有第四吗?

史密斯跟她的想法几乎一样的。

这个人在跟手下的人分析,旁边还有张啸庭警官。

凌孝熠非常担忧的听着他滔滔不绝的分析,然后利用所有数据进行一个大胆的假设。

假设非常的精准。把握住了乔本的心态和一贯的做事方法。但是……

安起身快速的换夜行衣。她该是时候去见识那个模仿自己杀人方法的杀手了。

根据阿Q说的,这个怪异的杀手非常喜欢模仿大人物,并且有惊人的相似点……

安戴上夜视镜和手套,背上小小的包袱,然后外面再穿一件大衣,戴上帽子,显得她是深夜幽会的样子。

开车到达事先计划好的目的地之后,安下了车。

此时,一个修长的身影在对面的大楼外面晃动了几次。安所在的楼顶正好可以目睹对面那个窗户发生的事情。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公寓楼。楼里面住着一个暴发户,这个人出手阔绰,但是为人十分狡猾而且性格古怪。即使他曾经犯过杀人罪而无罪释放,或者他后来还对几个合伙人过河拆桥,但现在他常常会路面一些慈善捐款活动。他一直在外面人眼中是个可爱的慈善人士。

今年已经五十的董事,膝下只有一个女儿,他的私生子养在大陆,还有个私生女在台湾读书。他老婆对他又爱又恨。不过,为什么那个人要杀手干掉他呢?

买主是个有钱的大人物,并且呼风唤雨,在香港,连他几个私生子都可以查到,过去的老帐也一目了然,至少,这个男人应该是曾经同他合伙的人之一?

安回忆着自己刚才用了那么长时间分析他曾经有过节的合伙人,还有一些亲朋好友,发现只有一个人令她怀疑。

这个人,就是他少年时期的一个非常要好的兄弟。

不过,那兄弟,在他们二十岁那场官司中,居然挺身而出,为他顶替了所有的罪状,最后被宣判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跟死刑犯没有差别了。

在一天放风之时,有人冒险来劫狱……不过,不幸的是,他在劫狱的过程中意外被警察的枪打中然后死了。

这个意外在外人看来的确没有破绽,但安熟知那些人要杀人灭口的许多掩饰性方式,足以蒙骗大众。更何况这个无辜的男人。

这个男人在乡下有一个儿子,跟在她的老婆身边。

但这个小孩子,十二岁那年在深圳的乡下失踪了。

接着,这个孤寡的女人接受了他丈夫好兄弟的帮助而活下来。一直活到现在三十多岁,因为患了子[gong]癌而死亡。

可怜的女人啊……安安叹息着。

死之前,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可能被人害死的吗?

或者不是?

安现在开始从另外一个角度大胆的假设。

……如果从劫狱开始,是凶手故意安排的话,那么,开枪打死他的警察非常可疑。

……开枪的这个警察曾经在打死囚犯的第二年开始调入海关部门,然后在五年内节节攀升。现在年老花甲,退休了。

他升职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跟他的个人智力和技巧没有关系。单看他的那些次凶险的戏剧性的脱险,就知道他跟人暗中合作……

……而他手下有一些个别亲戚,现在还是海关的重要人员。关于他的其他线索,现在还没有。他的子女,朋友,甚至培养过的新人……里面的人太多太复杂了,不可能一个个的查。

安也被这个关系搞得有点没有方向的感觉了。

这个男人现在安享晚年,非常富有。

安再一次举起望远镜,看到了那个人在动手划玻璃,跟他干掉那个淫贼的方式非常相似。

不过,他手里应该没有毒针,只有消音手枪吧?

不错,他的确只有那个。窗户里面的那个人躺在床上,竟然没有感觉,不过,杀手在刚刚成功取下一个长方形的玻璃块之时,屋内的警报器响了,吓了杀手一跳,安安跟着笑了起来。他手上没有手表,怎么可能自动阻断对方所设的电子程序呢?

床上的人居然没有动,警报器突然消失了。

安安意识到杀手要犯一个致命的错误了。但她无能为力。她只能通过远程红外线望远镜看到那些被照成骷髅的人从外面往上冲。

杀手果然打开窗户进去了。

现在杀手举起枪,毫不犹豫的朝被子里面的人开动……

这点很好,很快,正在杀手感觉奇怪的时候,卧房的门被踢开了,跳出一个穿着防弹服的举着来福手枪的男人。

这个男人戴着面具。

然后,他的来福枪的红外线对着杀手的胸口。

很快,另外一个人进来。

两把枪朝杀手移动,杀手后退,后退,他想从窗户往外跳……他真的要往外跳了……

但是,安安有种不祥之兆,在他跳出去的时候,他自己也发现了什么惊恐的事实。对面的楼房外发出杀手恐惧的惊叫声。

他被人掌控得非常准,因为他挂在楼顶的吸附绳子的那头,被人割断了。就在他感觉自己要死的时候,楼下突然开来一辆超级货车,货车内全都是安装床垫用的厚厚的泡沫垫子……

货车车厢角落还蹲着一个人。

这个人就等着杀手跌下来,然后用手枪抵在他的脑袋上。

揭开杀手的蒙面巾之前,他突然朝杀手的头上闻去……

安安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要俯身在杀手的身上?

他蒙着脸,安安不知道他是谁。

然后货车开走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现。

现在安安看到楼上,两个保镖撤走了,给他们的老板打电话。他们的老板,根本不是床上的男人。

床上的替死鬼……其实不过是个蜡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圈套内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