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46章:破碎的婚姻

《金牌杀手》

第46章破碎的婚姻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安开车接韩泰奇进入酒吧的时候,是晚上九点。

韩泰奇只是盯着安安胸口的别针微笑:“你戴上了它。”

“是啊。很漂亮是吗?”安安不以为然的笑。

“我很高兴啊。”

她点点头:“呃,是吗?我知道了。”

两人正在一句跟一句聊天的时候,侯佳音气冲冲的进入了酒吧。

“罗金生呢?”她质问吧台的人。

“大哥,在里面陪客人。”

“什么客人?每天晚上都陪到不回家?!”她低声埋怨着,既是因为自己内心不安而感到焦躁也是害怕罗金生有了别的女人。

她不管门口的保镖怎么阻拦,强力的推开了包间的门。

里面坐着罗金生。王辉,还有女杀手阿鱼。

见到她,王辉立刻起身:“嫂子。”

“还记得我是嫂子?”她冷冷的看着罗金生那幅打死也不动弹的样子,“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事?你不知道我在开会吗?”他沉着的说。

“这样叫开会?这个女人是谁?”她指着一边的阿鱼。

阿鱼的眼睛冷傲的盯着她,仿佛在幸灾乐祸。

“是我新请的助手。我在考虑,要她帮我打点娱乐城的一些事情……”

“助手?”她走过去,突然一巴掌给阿鱼打了过去。

阿鱼长发猛的一甩,起身反手给了侯佳音一巴掌,她的眼神非常犀利霸道。

罗金生皱着眉头,看见以往非常有胸襟的侯佳音今天要变成泼妇的时间,拉住了她抓狂的手臂:“有什么事回去说。你为什么突然发神经?!”

“我发神经?!这个女人,狐狸精,她居然敢还手!!”

“你说什么?!”她走过来,“你骂人?!”她愤恨的看着侯佳音,“原来大家口中贤惠的大嫂,竟然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的女人。”

“你!!你还不承认你在勾引我老公?!”

“我勾引罗先生?”她故意声音很高,“你有证据吗?”

她看着冷眼的年轻女人,突然瘫软在罗金生怀里:“金生,我们回去吧?我真的好害怕,最近总是见不到你才会失控。对不起……金生,你知道,我平时不会这样的……”

“你先回去,我晚上回来跟你好好聊聊。”他没有发火。“阿辉,你送大嫂回去。”

“是。”

“不用。你不走,我也不走。你最近忙什么我都不知道。难道我不可以知道吗?”

“好,你不走就乖乖坐着,去给大嫂弄点东西来。”

“是。”王辉出去了。

罗金生看着泪痕满脸的妻子,内心也很无奈:“要哭回家哭吧。刚才无缘无故打阿鱼,你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来,给阿鱼道个歉。”

她看着丈夫的不可违逆的眼神。看向一边只管抽烟的美女:“对不起了,阿鱼小姐。不过你已经打回我了。”

阿鱼横看了她一眼,内心十分厌恶的猛吸一口烟。

“你看你,道歉都要加一句这样的话。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你难道不清楚吗?如果我跟阿鱼有什么事,今天我不会无动于衷。”

侯佳音一愣,内心突然之间非常的惆怅,至少这句话暗示,他可能……

她的脸突然煞白。不,我不能让金生离开我。不能!!

阿鱼喝了一口红酒,挑起漂亮的眼睛看着罗金生说话不急不缓的那种风度。他的潇洒和邪气深深的吸引了她,她感觉自己第一次有了女人的渴望……

外界,阿昌进来了,身边还有他的妹妹。

“生哥。”

“嗯,进来吧。”

“生哥,这个场子我不想管了,你能不能,同意我到别的场子去?”

“为什么?”

“我……”

“你对场子已经非常熟悉,而且也管理得不错。你帮阿昌我很放心。”

“可是……”她看了一眼阿昌,最后,走过来,坦白说道,“我不喜欢一个客人,不知道为什么,她常常来,但是我又拿她没办法。她真的很讨厌,以前很多事情,都是因为她……”

“客人?”

“我们做生意的,没有讨厌客人的道理。”侯佳音恢复了管理者的风范。

“她上一次得罪了我们的常客白经理,从此以后,我们少了很多大款……”

“她是什么人?这么厉害?”罗金生抿嘴一笑,“居然把我们巧舌如簧的婷婷都镇住了?”

婷婷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心里却非常恨。

让我见见。

罗金生起身。

大家都没拦他。

安安正和韩泰奇有说有笑的在喝东西,泰奇在跟她了解关于香港的一些好玩的地方。

“比如说晚上的海景……”安安抬起头,跟罗金生的眼睛四目相对。安安没有任何惧怕或者傲然的表情,她很柔和地看着他,就那么看着罗金生。之后她发现了他身后有好几个人都看着自己。

侯佳音一愣:“这是安安小姐。”

“哦?”

“我们以前请过的女翻译啊。”

罗金生的眉头一跳,所有的记忆都聚集起来,他想起来了。他在过道听过她将韩语……还有在海鲜楼看见她……

原来是她。

“她看起来,不过是个普通的消费者。婷婷,她有那么厉害的地方让你害怕?”

“不是啊,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什么消息,关于白经理以前犯过错的事情,说出来吓得白经理脸色都变了。她很过分……”

罗金生阻止了她的话。

侯佳音立即向安安走过来,笑容虽然是装的,但至少看起来还真的很友好。

“哟,安安啊,没想到这么久才看见你。”

“罗太太。”

安安起身和她握手。

“这位是?”

安安微笑道:“我的朋友,他是韩国来的教练。今天我请他来品尝这个酒吧调酒师的特饮。”

“哦……你好。”

“你好。”他用英语和她对话。

她看到他英俊的模样,忍不住又产生了很多的好感。

“你的男朋友吗?”

“不算。”安安说。

韩泰奇看着安安:“你们是?”

“哦,我曾经为罗太太做过几天的翻译。”

“哦。”他点头。

“这个酒吧是我丈夫的。”

安安点头:“我喜欢这个酒吧,最重要的是,这里的酒很多,而且是很香醇可口。加上……环境也不错。”

“那就欢迎你们常来。今天的酒,就算是我请客吧。你知道,我的妹妹呢,以前也许有些地方让你误会了。不过,不要跟她计较了。”

“我没有。我也有过犯错的时候。只要她不讨厌我来就行了。”

“难得你这么大方。那我还有事,你们慢慢玩啊。”

“谢谢罗太太。”

侯佳音回到丈夫身边,丈夫还在看安安的那些表情。

看不出来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面部表情柔和,很有亲和力。这点是在场所有女人都比不上的可爱之处。她微笑,开心的时候,跟天真的少女一样诚恳不染一点虚伪。……

他想,她为难别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

他摇摇头:“我们去娱乐城看看。”

安安要了一个骰子盒:“泰奇,我教你玩掷骰子吧?”

“怎么玩啊?”

“你猜我摇中的点数,猜中了我输,那么你就罚我,喝酒,吃水果,或者别的。你输了我就罚你……”

“我……我担心我一直输,然后被你罚得惨兮兮的啊。”

“放心了,我不会为难你的。你看,师姐什么时候为难过你呀?”

“好,就跟你玩。”他坐直了,看着安安将骰子放入盒子里面,啪的一声盖在桌子上,开始以圆圈方式摇动……

停下之后,她看着他:“猜吧?让你猜三次。”

“嗯,我猜是五点吧。”

“确定哦?”

“确定!”他点头。

安安拿起盖子。

啊……安安叫了起来。一颗一点,一颗两点,还有一颗三点。

韩泰奇开心的笑了:“我猜中了呀!”

安安无语的看着他:“你眼睛有没有戴什么附有穿透性质的玩意啊?”

韩泰奇伸手拿起一瓣西瓜,喂给安安。

安安开心的吃了下去:“原来被人罚吃东西,这么好玩啊。好了,该你来了。”她把骰子递给他。

凌孝熠终于按了发射键出去。

接通电话的时候,对面传来一阵阵爽朗的笑。

“安安……”

“啊,哪位啊?”安安没有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名字。还在看韩泰奇喝酒。

“我是凌孝熠。”

“哦……凌警官啊。你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呢?”

“今天在做什么?”

“喝酒啊。”

“又喝酒,你能不能少喝点?”

“要不然我做什么?”

“就算是到海边兜风也比喝酒好。”

“嗯,这个建议还不错哦。”

“你身边有朋友?”他试探着问。

“是啊,还是一个超级帅哥呢,呵呵。”

“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嗯。拜拜。”安安毫无察觉的挂电话。

凌孝熠呼了一口气,感觉胸口闷闷的难受。

什么男生啊?女人都喜欢帅哥吗?

“我好像喝醉了,安安。”

安安没有理他:“谁叫你怕我输,就故意乱说呢?哈哈,你要逗女生开心怎么这么做嘛。”

“那我们出去走走吧?你不是说,香港的夜景很美的吗?”

“嗯,好……”她起身,他有点摇摇晃晃,安安后悔灌他喝酒了。

“我扶你吧。”

“我没醉啊。”他说,但是还是有点头晕目眩的。

安安一只手扶着他的手臂,另外一只手在他的腰上抓牢,他们一起上了车,安安拿出了一瓶解酒的水,让他张开嘴喝下去。

他趁着夜风,在走出车门的时候,吐了一些水出来。

“对不起,我很失礼吧?”

安安摇头:“没事。”

“你以前说过不喜欢喝酒的啊?”

“啊……”安安点头,“也许是吧,人总是跟随环境在变化。也许,现在的我,很多地方跟以前都不一样了。你看呢?”

他专注的看着安:“不,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没有改变。”

安安开心的一笑:“好,希望我在你眼里,永远都不会变。”她第一次感到神伤,他这个傻男人,希望永远不要让他知道自己杀人的事实。

此时,罗金生和侯佳音在空荡荡的公寓楼里四目相对。

侯佳音赶到极度恐慌,他们的爱情,突然就没有了。

“为什么我觉得这么难受?”她问自己。

“你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他抽了一口烟,根本不想多提以前的事情。

“金生……”她走过去抱着他,他一动不动。

“金生,你还爱我,是吗?”她的泪水悄悄的滑落下来,也许女人的直觉已经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个星期以来,她没有见过牛建军。阿辉和阿昌都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她突然发现自己做了个荒诞的梦,醒来之后,她最宝贵的东西因为自己的贪婪和一时糊涂失去了。

“金生,你说话!不要这样……我很害怕你沉默的样子。金生……”

“唉,事到如今,你还想我说什么?很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不就行了?”他摆脱她的怀抱,走到阳台上。

“你是说,你不再爱我了?你打算,以后都不再理我了,是不是?”她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他没有回答:“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那么欲望面对一个曾经多次背叛自己的妻子。”他平静的说。

她一下子趴在沙发上,小声哭了出来。

良久,她抬起脸:“你杀了他?”

他没说话。

“你不仅杀了他,上一次,也是你派人用那么残忍的手段让戴含变成废人的,是吗?”

他猛的转过身,眼神突然变得非常愤怒:“你说什么!还有个戴含?!!”

她一下子后退了,他逼了过来,恨不得把她的心都掏出来。

“你再说一次!除了那个戴含,你还有谁?”

她的眼泪无声的滑落下来,她捂着嘴,不让自己抽泣出声。

我错了!

戴含不是他杀的……

她退到墙壁上,猛的摇头。

“没有……没有了!”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突然转过身:“已经不重要了。”他将烟狠狠的扎进烟缸里,“所有的事情我都不想再计较,也不想再提。我叫人解决他,都是为了我们的脸面,为了尊严。其他的人,我不想再去管,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他要离开。

她冲上去抓住他:“深更半夜,你要去哪里?”

“维持这个婚姻,对我而言,都是为了报答你的父亲和母亲。只要你不提出来,我不会跟你离婚。你依然是我罗金生的妻子。但是,对不起,让我做到什么事都没发生,我真的办不到。”

他挣脱她的手,开门离开了。

她塌陷在地毯上,半天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死亡报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