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75章:二战甲级战犯的后人

《金牌杀手》

第75章二战甲级战犯的后人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安刚刚帮着邝景皓翻译完导演的要求和一些主要情景要求,电话来了。

安退到无人的树枝后面接听,耳机内轻微的有女性的回答:“你好,我们已经完成您要求的任务了。”

“好的。非常感谢。”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按照您昨天晚上的计划行动?”

“是的。注意安全。”

“没问题。你知道我最痛恨某些该死的日本人了!”

安关上电话,身后二十多米远的地方有人用望远镜一直观察她的口型,不过,那个人看不懂她的口型,因为她讲的既不是国语也不是日语,也不是韩语或者英语……

安安不过在念一些阿拉伯语言外加一些特殊符号组成的东西而已。

黛拉开着车离开了市区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冲洗了一下然后喝了杯水躺下来,接通安的私人耳内线路道:“我这边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你呢?亲爱的。”

安安“嗯”了一声表示回答。

“太好了!亲爱的,今天是我最期待的一天,那么晚上我们见!我得好好休息一下。”

安微笑着走上去……邝景皓道:“你去休息吧。是不是想午睡?”

“我知道下午不需要我在这里了。他们都能听懂基本的口语。”

“是的。”他仿佛能够理解。

“好吧,你随时给我电话。哦,我回去帮你准备今天晚上你表演需要的一些东西……”

“好。”他抿嘴一笑,看着她离开,眼神有些偏于普通关系,被他的经纪人看到了,她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她有什么事让你觉得奇怪的吗?”

他连忙支吾回来摇头:“不是……我在想刚才一些场景……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加入一些新的舞蹈元素?”

“嗯,加入新的元素最好了……”

安飞快地回到了酒店,先进入自己的住所,发现里面的监视器被人撤掉了。她的电话也在这个时候来了。

“对不起。”罗金生的声音很沙哑,“不过,我要提醒你,今天晚上我会再跟你见面的。”

“谢谢你的提醒。”

罗金生叹气道:“祝你顺利。”他仿佛知道她要做什么或者他猜到她可能会做什么。

“我现在很顺利。罗先生。”

“我是说,今天晚上希望你不要拒绝我。”

她淡淡一笑:“我不认为今天晚上你会和我碰面。如果有,那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安关上手机,然后重重地往床上躺,另外一部电话来了,是香港的凌孝熠。安转接到了语音信箱。于是凌孝熠所听到的是:您好,您所呼叫的用户由于事务繁忙而无法即刻回复,请您在听到语音提示之后进入留言信箱……

他挂上电话,身边的同事道:“老大,你叹气做什么?”

“没有……”

“我知道了,你刚才是不是找那位安小姐?”

“你怎么知道?”

“现在国际刑警再次发资料过来要我们协助调查她,你说奇怪不奇怪?居然又回到她的头上了。”

“好了,有什么发现?”

“有人证实当天晚上的‘Hopecc’酒吧内见过安安和那位韩泰奇先生一起,并且和两名死者在同一时间饮酒。”学记的话好像一颗地雷引爆了凌孝熠最后的希望。

“但是他们之后却先离开酒吧,叫了车走。”

“根据记程车司机的口供,当晚跟踪的车辆那名司机表示没有印象了。因为他记性不太好,只感觉好像是安小姐又好像不是她……”

“他不能肯定,但至少他有印象。”子琼道,“基本上这些证人都对安小姐不利,现在只差最后一个证人了。”

门开了,小冰回来了,见到大家,她耸耸肩:“老大,我终于有时间跟韩泰奇先生录口供了,不过他告诉我的答案是……”

大家都期待着:“不要吊胃口了,说吧!”

“当晚他开车带安安离开酒吧然后两人去海滩玩了一两个小时之后才分开走的。”她嘟嘴,“这个帅哥真是太酷了,没有亲眼见到他耍跆拳道还真以为报纸上的广告有特技成分……”

“喂!拜托,现在是谈正经事的时候。”大风不满,“小冰,你不会看上那小子了吧?”

“是女人都会被他迷的。”小冰说,却见到凌孝熠的脸色很难看。

“老大……”

“你没有试着问清楚?”

“我套过他话了,说起话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很难猜到他的话有作假的成分的。而且……他的车胎的确有海滩泥沙的成分。”

“现在就是说,虽然我们可以推测到这个案子跟她有关系,但我们手上没有直接的证人或者证据可以指控她?!”本说。

凌孝熠点头,很冷静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还要继续搜查证据!”

“Yessir!”

黄昏。安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韩泰奇用私人信箱发了一封邮件给她,她的手机很快显示出了紧急邮件的标识。

井上雄一的失踪引起了他母亲的惊慌,她立刻打电话给田中和仁。

田中和仁放下电话握着拳头砸了下书桌,对助理说了几句话之后起身离开。

“晚宴准备得如何了?”他打电话回别墅问。家人回答没有任何遗漏。

此时,国际刑警还在盯着罗金生的举动。罗金生同手下逛了逛娱乐城,然后吃了晚餐,大约七点半的时候有川岛的手下来接他们走……跟着路线,他们很快判断出了罗金生的行动。

“他要参加田中小姐的双生公主生日宴会?”

“他面子还真不小!”

由于时尚秀场此时在热闹地展现当今流行饰品、服饰、鞋帽以及一些贵族包……邝景皓刚吃了点东西,上酒店换衣服之后敲门叫醒安。安一边上妆一边看桌上手机屏幕内的电邮信息……

【亲爱的安:

我是泰奇,还记得上次的酒吧吗?那晚喝过酒之后我们在海滩上谈的事情我至今还念念不忘,很希望我们有机会再聚。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很想同你聊天……保重身体……等你回香港。

泰奇。】

安的眼睛停在第二句上面几秒钟就明白了。警方一定是找过他,问他当晚的事情,而他撒谎说自己同他在海滩……是他真的撒谎?还是警方布下的陷阱?安很快否决了后者……

她同邝景皓进入他在私人房间内之后,邝景皓低声道:“你今天晚上……”

安柔和却冷漠地在她旁边道:“你只需要忙自己的事情就对了。昨天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或者忘记了,那么你就可以安然无恙,我们可以暂时相安无事!”

“但是,我想跟你谈谈。”他说。

“给你一分钟!”她说。

“我希望……你可以走出那种生活……我是真诚的想帮你。不管你会怎么想,请你记住,虽然我和你还很陌生,但……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我会为你的安全担忧!”

安回过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会放电的眼睛:“邝景皓!你不知道我任何事对你而言是最幸运不过的事情了。所以,你要用这种可怜或者同情的眼神来看我。我们既然现在都这么陌生,那么接下来也永远会陌生下去!”

“不是……你误会了,我没有可怜你或者同情你……”

“够了,一分种结束。走吧!”

安先他拉开房间门,在路过喷栽的时候,她顺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水杯注满整整一杯开水,扔了一片小药凡进去,然后走过来,将水泼过去……接着他们看到水很快侵蚀着那监视器的芯片,接着监视器变形了……变成了一团皱巴巴的垃圾……

“王八蛋!”她低吼,“见鬼去吧!”

现在一大批人马在寻找井上雄一,不过从下午到晚上,他们都没有找到任何足迹,一直到晚上七点半的时候,井上雄一被录下的声音由一个公共电话亭传到他的母亲的手机内,她母亲立刻就惊声抽泣起来:“雄一!你怎么样了?雄一告诉我……我是妈妈!”

“妈妈,快来救我……”

“听着,准备十亿日元,今天晚上十一点我会告诉你们交易的地点!如果没有看到那些现金,那就准备和你儿子永别吧!”这个无法分辨的奇怪声音很快随着挂断的电话没有了。

女人哭了起来,她忙乱地抓着田中和仁派来的手下:“我要见他!我要亲自见到他!”

“太太,请冷静一下,今天晚上恐怕……”

“他是雄一的亲生父亲,而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如果他不救他,还有谁救?!我不管了,你马上给他打电话!”

“是太太,我立刻通知田中先生!”

此时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在双胞胎姐妹穿着公主似的裙子出场的时候,全场的人士都拍掌欢迎起来,接着两个人开始歌唱……他们的身后,田中和仁脸色难看地躲在太太的背后接听电话。

“我现在不能走开,再等等!”

罗金生正在寻找安安的人影,但他失望了。因为没有影视巨星的到来,就没有安安的身影。安安此时一定在舞台后面。

安安的确在时尚秀工作,时间已经九点了。邝景皓做为特邀嘉宾在最后的时刻表演了一出压轴的精彩歌舞……全场轰动。安接着跟他的助理道:“我去准备车。”

“还有十几分钟他会出去……”

邝景皓接下来的安排是在娱乐城的日本料理内接受款待。安也随时陪伴在他周围。

十点半,邝景皓终于和大家分开,在后面的记者的追随中和众人回酒店休息。

安看着时间,然后跟他耳语了几句。

“我好累啊,你们也去休息吧,不好意思,希望各位不要守在这里了。”他看着那些Fass说。

两人上了酒店之后,安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迅速换里层的衣服和准备器具。过了二十分钟,她敲门进入他的房间。

在她进入浴室之后,手提电脑也开始连通了。

画面内出现了被蒙面的井上雄一。

“还有十分钟。”女士说,她拿起电话打过来,安连同耳蜗内的听筒,这样不需要用手机通话了。

“老师,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了。”

“按照我的意思,不要伤害这个孩子。”安说。

“当然,不过他非常狡猾。”

“他认不出你们的样子,还有,钱到手之后立刻离开!”

“没问题。我们已经安排妥当了。”

安微微一笑,然后关闭对话系统。

此时的井上雄一正在打冷战,他内心非常恐惧。

“不用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你的生父做过很多有违背良心的事,让他出点钱帮助我们发展而已。”

他哆嗦着突然道:“你们是不是日本的恐怖组织?”

女士笑道:“你认为我们是吗?”

“我不知道,你们要对付他不关我的事,为什么要绑架我?!”

“因为你是他的儿子。”男人道,“不过,如果我们是恐怖分子,你还能完好无缺地离开我们吗?”

他啊了一下,立刻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撼行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