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78章:逃难

《金牌杀手》

第78章逃难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底楼停车场布满了便衣,安退了出去,接着走向了员工通道口-厨房后门。她拿出特制的开锁器……30秒钟内她打开了防盗门,紧接着她钻了进去……

耳内传来细微的沙沙声音,她一怔,看了看手表,附近有走动的人就在厨房外面的走廊上……

安捏着拳头……

保安控制室内,所有的监视屏幕突然全部都出现了奇怪的雪花现象。艾尔在安的耳边道:“1分钟之内,宝贝,你要尽快离开那里!”

安听到门外的人飞速地往客厅走,就在他们要进入客厅的时候,他们的头却吩咐手下人立刻回到原来的岗位,不许乱动。

安利用他们出去的一霎那飞快拉门进入走道往楼梯处飞奔。耳边听到脚步声和搜索的声音,她掷出了绳子的挂钩往楼梯的上方飞速攀登而去……

十楼。

二十楼。

最后一楼。

她敏捷地收起绳子……

邝景皓在客厅内走来走去……打开的窗户那边还在夜风的吹动下晃动……

一台摄像机内出现一个人影爬入电梯顶部的快速动作。

“快,停住电梯!顶楼的立刻到电梯处!”

安利用这个时间讲夜行衣换成睡袍,打开了楼梯通道口的门一边走向邝景皓的房门口。此时,她自己的房间门开了……有一双眼睛看到了她敲门进入隔壁房间的动作。

安进入房间,立刻把背包卸入密码箱内,这个时候,她看到了窗户外有什么东西在闪烁,她一怔,跑过去飞快拉上窗户扣紧开关,拉上窗帘。

邝景皓跟着过来:“怎么了?”

“我有不好的感觉。”她低声说,然后听到艾尔的声音,“有大量的便衣带着手枪上来了。”

安仿佛闻到了火药味。

来不及了,此时,已经有人开始按门铃。

这个人就是添五郎。

安从门眼内看着他的样子,忽然感到一丝威胁。

安示意邝景皓回去休息,然后跟着也不理会他按门铃的声音。

跟着安进入浴室,安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香港?”

邝景皓:“后天上午吧。因为明天有一个宴会邀请我……”

“改成明天中午!!”安打断他的话,“推掉晚会。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得回香港参加明天的慈善晚会!!”

“什么……”

“难道不行吗?”安看着他。

次日清晨六点左右,安离开邝景皓的房间回到自己房间。

添五郎正在客厅等她。

安微笑着看他:“陪我吃早餐吧。我们下去。”

添五郎抿嘴一笑:“好啊!”然后跟着她离开房间。在电梯内,安非常随意地道:“昨天晚上我好像听到门铃声音了,你来过?”

添五郎点头:“是啊~~我想找你……”

“有什么事情?”

“你跟他……”

“很复杂的关系吧。我跟他……”安浅浅一笑。

“那你找我来……为什么?”

“不过是为了不让狗仔队发现他和我的事情了。为了保护他。”

添五郎笑,感觉有点冷笑的意思。安没有理会他,仿佛不在意。

两人进入楼下的餐厅之后,安看了看四周:“我去趟洗手间,你点餐等我。”

安离开之后,添五郎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喂~~我在二楼餐厅……嗯……是……是,明白。……”

邝景皓开门让日本公司的经理人员和助理都进来。

“我想我忘记了一个重要的行程,刚才我的经纪人打电话来通知我,今天下午我必须回到香港。很抱歉,我刚才已经预定了机票,是上午十点钟的。”

安回到座位上,看着他:“有那么一段时间,你给我的感觉,不是男公关。”

他一愣:“是吗?”

“是啊,你的眼神让我感觉,你跟一般的男人不同。所以,我觉得,你不适合干这个行业。”

“我也希望可以改行。但是,不是我想做就可以做的。”

“需要什么条件?钱?”安从包内拿出一张支票,“这里有1000万日元。”安不动声色地推给他,他一怔,有些吃惊。

当然更加不理解安此刻的用意。

“帮助别人,是我的爱好。”安微笑,“但我不是想要显示什么。”她起身,“你慢慢用餐,记在我的卡上。我们……后会无期了。”说完安就走向电梯。

他拿上支票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放入口袋离开了二楼……在大厦外面坐进了一辆等待他的记程车内然后离开了。

安回到酒店房间开始收拾行礼。

添五郎在一个路口下车然后进入旁边等待的一辆面包车内。

“立刻调查这张支票的帐户!”里面的男人语气严肃地说。

“辛苦了,五郎,让你装扮公关。”旁边的同事说。

五郎摇头:“她好像很不信任我。”

“她的房间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东西吗?”

五郎点头:“好像没有人住过似的,不过,我找到一些毛发。这些头发原本不属于她,但我在酒店的卧房和浴室之间的地板上发现的。”

“嗯!好!”

“但是,我肯定她有古怪。因为昨天午夜摄像机出状态之后,我看到了她的背影从外面回到屋内。”

“背影?”

“穿着休闲短裙的背影。”

“你确定?”

“是的。”

“半夜三更她却不在房间内,但是……我们的电梯监视器都没有任何记录。而且,她不可能在两分钟之内从底楼上到三十多楼。更何况我们控制了所有的电梯!”

“也许她从楼梯呢。”他说,“她背着一个黑色皮制背包。”

“那就是说,要去那个明星的房间搜查?”

“希望可以!”

“在法律上我们没有任何权利这么做!”

“但是,对付这样的人,我们必须要用其他手段!”

“添说的对!国际刑警的人员回复了。他们要我们回去开会!”

安和邝景皓跟着一行人带着旅行袋和箱子进入了公司的几辆车当中,他们顺利地穿过大街到达东京国际机场。

在进入候机室的时候,便衣警察们纷纷在各个角落进行了监视。

“要详细检查他们的所有行礼!”指挥官在另一头说,“D组,你们要好好搜查酒店的房间!”

“报告长官!酒店的空房间没有发现任何遗留的物品~~有一些黑色头发……”

“带回去……”

“我们要想办法阻止他们回香港!”另外一个人插话进来!“我们的化验组还没有得到结果!”

安看着四周的便衣,邝景皓显然有些紧张。

“你的行礼被他们带进去了还没有出来!”

安冷笑:“让他们搜查好了。”

“还有十分钟!”

“我们可以登机了。”

“慢着!”几个调查员出现了。

安和众人等待他们的突击检查。

“由于近期出现不良分子扰乱治安,我们请各位配合一下。”

“怎么配合?”一个工作人员很反感。“我们时间不多了。要登机了。”

“我们只是要请各位去那边的扫描房间进行一个常规检查!”

“为什么?我们刚才已经进行了那个电子仪器的检查了。”另外一个女助理问。

“这是我们的规定。希望各位配合。”

安跟邝景皓微笑:“那好,为了不耽误登机,我们走吧。”

酒店。

黛拉拿着行礼进入电梯楼下走去。她此时很放松,因为国际刑警不知道她在这里干什么。她是昨天入住这个酒店的,她的房间就在安的下一层。安所有的装备都在这个大皮箱内。

她离开酒店的时候,安和众人正被一组扫描机器全身检查……

安微笑着回答警察的问话。

在最后的一分种,她看到了添五郎。

她微笑:“这么巧?”

“嗯。”他笑,“我来送你。”

安点头,然后转向邝景皓,“我们可以登机了。”

邝景皓点头,额头有些发热。

他们的飞机起飞的时候,黛拉拿着两个皮箱进入了一艘私人的豪华油轮……

指挥官叹气:“这个金牌杀手不可能是她了。太狡猾了!”

“报告出来了!”

“什么?”

“这些是属于那位香港明星的头发。而那根金色的头发证明是假发组织!”

“根据目击者的证实,金牌杀手戴着帽子……”

“那么这个假发……”

“没有权威的证据。”

飞机飞落香港机场的时候,凌孝熠正在候机室等待安。

安离开安检处之时,学记和子琼还有他一起迎接上去。

安意外地愣了一会:“孝熠~”

凌孝熠深呼吸了一下,走上去拿出一张命令:“安小姐,我们是香港警察,现在怀疑你跟过去发生的一件杀人案有直接的关系,请跟我们去警署协助调查!”

安的笑脸凝固了:“什么?”

另外两个警员一边一个带着她:“我们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你难堪,安小姐,但是我们相信你会合作的!”

安点头:“好啊!走吧。”

她回头看了看疑惑的邝景皓:“谢谢你!”然后走了。

邝景皓随后被另外一边监视的小冰跟上了。在他坐入公司来接他车之前,道:“对不起!邝景皓先生,我是香港警察。现在能否跟您谈谈?”

“什么事?”

“关于安安小姐的事情。希望你明白警民合作的必要性!”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安小姐在我印象当中只是一个翻译助理……”

“但是,日本警方怀疑她有参与一些非法组织,刚刚发来传真证实她有这个嫌疑。而你和她走得最近,所有我们有必要请你协助调查。”

本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包庇罪犯可不是明智之举。”

看到那些歌迷追出来,邝景皓点头:“我不想人家误会。两位上我的车吧。”

警察局。

安在进入审讯室的时候看到了韩泰奇。韩泰奇立刻叫了出来:“安,你回来了……安……你不用担心,我可以证明你是清白的。”

安微笑着坐下。凌孝熠和学记就在她的面前,子琼在旁边做笔录。

“你那天晚上和刚才见到的韩泰奇去过‘Hopecc’酒吧,之后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和泰奇到海滩去聊天了。我不大清楚是什么时间回家的,不过我想,应该已经午夜了吧。”

“但是,很可惜的是,当天晚上,在你们聊天的附近,有一位流浪汉一直睡在那儿。”学记拉拉嘴角,“他根本没有看到有情侣在十点到十二点这段时间出入过海滩。”

安摇头:“不……我想这些是一种意外。他有时间?“

子琼看了看凌孝熠,凌孝熠仿佛被人拆穿了诡计而有点不安地换了个姿势坐立:“安小姐,那晚曾经搭载过你的出租车司机证实你当时去过香港坟场。你怎么解释?”

“让他来跟我见面。看看是不是认错了人。”安一点都不紧张的样子。

子琼点头:“好,一会我们的目击证人会到现场去认人的。希望你配合一下。”

“没问题!”

安不吭声地看着凌孝熠,凌孝熠转移开视线。

“警官,你们怀疑我杀了两个专业杀手?!”安一下子笑了起来,“你们高估我了。”

子琼道:“我也想知道,你的能力究竟有多强。”

“你要知道,杀手最后结果都是死路一条。就算今天没有证据拘捕你,但是你的同行或者竞争对手也不会放过你。现在国际安全组织部门已经组成了专门的调查队伍。就是征对杀手和那些国际大盗的……”凌孝熠苦口婆心,“不管你是不是金牌杀手,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维护公共利益。”

“我对法律知识虽然没有你们熟悉,但至少我知道犯法就会坐牢的。凌警官,请你放心,不是我做的,我不会承认,也没必要害怕。”

“那就好!”他看着她,“要不要喝茶?”

“谢谢!”安接过他的纸杯,看了看纸杯内的水,要留下她的唾液也就变成了‘DNA’。安愣了一下,然后抿嘴喝了下去。

子琼看了看凌孝熠,凌孝熠起身道:“你带她去准备认人程序。”

“是!安小姐,跟我来吧。”

安点头,跟着他们离开。

凌孝熠端着安喝过的杯子离开了房间到外面的时候给了小冰。

“啊!这个杯子是不是格外沉重啊?”学记低声说。

凌孝熠摇摇头走开,本和小冰回来了。

“怎么样?”凌孝熠一边拿笔录本一边问他们。

小冰摇头:“感觉他可能有撒谎的嫌疑。女人的直觉吧。”

“他的口供很普通,反正都是我们知道的一切。国际刑警要我们问的东西一点都没有得到结果。”本说,“不过,他言辞的确有些闪烁不定。

“还有一个可能!”小冰说。

“什么?”

“也许邝景皓跟安安小姐的确关系非同一般,所以邝景皓不愿意过多地说他和安安的事情。”

“他们认识才多久?!”凌孝熠大吃一惊。“一yè情?”

“一个是冷酷的女助理,一个是魅力四射的天王人物,如果发生点什么,也是正常的。日本警方不是说有他们关系的监听证明吗?”

这些凌孝熠呆了:“……这,不可思议!”他把本子扔在地上,令大家都一愣,“他们才认识,就……”

“现在的男女都是这样的啊,闪电恋爱,闪电结婚,一yè情更多了。”本道,“我说一点都不稀奇。”

“如果他们是一yè情,那么以后肯定不会联系,相反,如果是真感情,还可能联系的。”小冰猜测着说。

“啊!这个安安小姐,魅力不小啊。那个韩泰奇,加上这个天王巨星,还有那个hēi社会大哥罗金生,都为之动容。不知道还有谁进入了她的迷魂阵呢?”本的话仿佛击中了凌孝熠,凌孝熠起身揉着太阳穴。

“不可思议!这个女人不一般!”

凌孝熠看到了出来的本。“怎么样?”

“司机说,好像是她,但是不敢百分之百肯定。反正觉得晚上很黑,她坐的后座,不是很肯定吧。”

“不过酒吧的服务生认定了是她。”

“那我们还要不要扣留她?”小冰过来问。

凌孝熠摇头:“不用了。”

“外面有人来保释她。”

“谁?”凌孝熠转身问。

“一个什么助理人,一个男人。她说是安朋友的委托。”

“但是,韩泰奇也在外面。他好像很不解。”大风过来,“不过,不用说了,我们已经看出来是谁派的人了。”

“谁啊?”大家都问。

“罗金生派来的。”

“~他不是在日本吗?”

“他刚刚回到香港。”

外面有三辆车在等待安的出现。

一个是韩泰奇。一个是罗金生。

安走出警察局,跟着韩泰奇第一个迎了过去:“安!你还好吧?”

安点头,看了看后面那奔驰车里出来的罗金生。

“我们走吧,我好累。你帮我把行礼搬回家。”

韩泰奇点头:“我知道。”

两人离开之后,罗金生拿出手机拨打安的电话,但是发现无法拨通。他气得将手机往后面扔,手机在座位上弹起来弹进了座位下面……

安和韩泰奇刚回到家里,安家里的电话已经迫不及待地连续响动起来。

韩泰奇走过去拿起电话:“你好!哪位?”

“找安听电话!”那头的罗金生很生气。

韩泰奇抬起脑袋。安正在调空调的温度:“等我一分钟!”

韩泰奇放下听筒然后对安道:“我帮你挂衣服吧?”

安点头:“谢谢。”

安将外套扔进沙发然后拿起电话:“喂!什么?”

“为什么这么对我?”

“你不是想要对付我吗?我怎么会跟一个时刻想要我死的人说话?”

“我对付你了?”

“罗先生。我不想跟你继续多说,我想告诉你,以后不要再跟着我,我和你不再有瓜葛。”

“你听着,如果你这样的话,我想对你还有你的朋友都不是好事!”

“我害怕你的威胁?不,我不认为那会造成什么!”安冷冷地回话,“如果你继续挑战我的话,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因为激动而做出不合理的行为!”

“你的意思是,你要来杀了我?”

安没有回答他。

“好吧,你过来杀了我,我所有的财产都属于杀死我的人!”

安不动声色:“那我可以帮你找人结束你的生命。”

“我要跟你谈谈。”

“你总是这么说。我觉得很烦!”

“总之,我不想你身边那个韩国朋友因为你受到牵连。难道你对他的生死置之不理?”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不过是我的普通朋友。”

“但他爱你!”

安沉默了。

她回头看着韩泰奇。

厨房内发出一些声音,韩泰奇正在弄吃的。

安吸了口气:“好,你赢了。”

挂上电话,安走向厨房,拉开门,看到他正在微波炉前放入食物。

“我知道你饿坏了,安,很快就来。”

“嗯,我去拿红酒。”安离开了厨房,在酒柜前开红酒的时候,她的脑子出现韩泰奇被人杀死的场景,她受惊地颤栗了一下,摇头,他是无辜的人。安想,她看着红酒,这血如果是他的,她会憎恨自己的。

她走向餐桌。

韩泰奇高兴地来回放餐具。

十分钟以后他们面对面坐在餐桌前。

韩泰奇微笑:“辛苦了啊。安。来~~干杯!”

安没有表情地跟他碰杯,然后喝了一小口红酒:“泰奇,香港的学校的事情,怎么样了?”

“忙得差不多了。终于可以透气了。”

“我有个请求。你会考虑吗?”

他看她这么认真,立刻点头,也认真地说:“我会!”

“尽快回到韩国去教学。我认为你适合留在韩国发展。”

“什么?”

“你答应我,不然从今天开始,我们做陌生人。”

“为什么?”他的刀叉停顿下来,心理凉凉的。

“我一向不喜欢解释。”

“我已经申请了留在香港。”

“如果我还有几天就会去韩国发展呢?”

“你……”

“我们公司在韩国那边已经开设了分部,我申请回去工作。”

他的脸立刻红润起来:“这是真的?”

“当然。我三天后就会走。”

“可是……”

“我想你同我一起。”安说,然后举起酒杯,“让我们干杯?!”

韩泰奇想了想,开心地举起杯子:“干杯!”

……本章完结,下一章“逃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