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金牌杀手 [目录] > 第96章: 火花

《金牌杀手》

第96章 火花

琦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安正要打电话的时候,酒店的门铃清雅地响了起来。

安穿着便鞋开门。

黎可•波地此时正在布玛尔的带领下站在她的面前。

两个人都为之一愣。

“您好!小姐,霍芬斯基先生请您准许这位设计师现在为您做一些测量。黎可•波地先生将根据您的个人要求和气质为您定做设计最适合您的服饰。”

“黎可•波地?”

“蓝蒂小姐。”他礼貌地点头,虽然内心有些吃惊和震撼。

“感谢霍芬斯基先生的美意。”安做了个手势,黎可便得以进入她的客厅。

“那么,没有别的要求,我可以离开了吗?”布玛尔一板一眼地说。

安冲她微笑点头:“谢谢!”

“不客气。下午见,小姐!”

安关上房间的门。

黎可放下手提箱,打量着她整个人。

“我们……算是第二次见面吗?”他问。

安点头:“是的。那天晚上我竟然没有认出您。”

“还好没有。”他歉意地摇头,“我当时太让人失望了。”

“没关系,我及时逃脱了。”她随意地说。

“但我……”他感到很抱歉,“我的确很抱歉。”

“黎可先生,你是欧美时尚主流的顶尖设计师对吗?”

“……呃!那算是一个虚名。”

“但你设计的服饰总是得到贵妇人和高层人士的追捧。”安道,“听说你设计一件普通的晚礼服将得到至少十万美金的酬劳。”

黎可没有说话。

“好吧。今天您打算为我设计多少服装?”

黎可带着职业的习惯点头:“您的父亲认为,您所有的服饰都将由我单独设计并亲自缝制。”

安愣了一下:“什么?”

“包括……内衣。”

安的眉头一挑:“哦!天拉!我的身体,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仔细看过,更加不要说去仔细测量。”

“因此请您相信我会为您完全保守秘密。”

“我……”安想说什么。

他已经打开了皮箱拿出柔软的测量尺子……

“今天晚上我将为您先设计一款晚礼服。”

安排开他的手,注视到他的眼睛:“不要在我面前用‘您’。OK?”

他错愕了一下然后点头。“对不起,我习惯了。”

“好极了!”安放松下来,“我也不习惯用贵族式的语气跟任何人对话。黎可,希望你不要再让我感到拘谨。好吧?”

黎可点头。

安站在原地,黎可开始了他的工作。

黎可内心还有一些徘徊不去的疑问在脑海盘旋。

安似乎能够看出他的不安。

在他输入到商务通的加密文件夹中之后,安开口了。

“你有什么疑问吗?关于那天晚上。”

黎可有些惊异。

“我……”

“说吧。”

“我后来……去寻找了你。”他摇头,然后不得不继续,“在那条巷子里,我看到,那个……BT男人倒地死亡了。……”

“然后呢?”

“我报警了。”

“接着呢?”

“去录口供。”

“说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一个意外的发现……或者……”

“关于你的伤呢?”

“一个被骚扰的女士,她戴着面纱,被这个男人拖走了。但我不知道她的样子,也……无法提供进一步的线索。但我肯定,她没有那个力量杀死他。”

“是的。她根本没有那个力量啊。”安苦苦一笑。

黎可的眼神布满了安慰的想法。

“谢谢你!”

“不。我希望你……忘记它。”

安点头:“我会的。”

黎可放松一笑:“我发现,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怎么说?”

“你很坦诚。不会为自己找任何借口,也不会为了面子而掩饰自己……我第一次遇到如此坦诚可爱的人。”

安点点头:“这样不好吗?”

“很好。至少我认为是最好的。”他专心地看着她的眼睛,“你比我认识的任何女孩子都要善良。”

这是打动安的第一句发自内心的话语。

为什么这一刻安会觉得这句话如此真实呢。

不,我杀了无数的人。

安的一根脆弱的神经被人无意中触动了。

她转开脸:“谢谢。”然后提高声音,“好吧,来谈谈你要为我设计的款式……我想,我该告诉你我喜欢的颜色……”

掩饰心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转移话题和变化表情。

安常常这么做。

大部分,或者百分之玖拾的人都会跟着她的变化而变化。

第一次在如此豪华的酒店,与一个成熟的绅士共进午餐,这是安有生以来的破天荒。

她有钱,也完全可以这么享受,但她从来没有今天这么高贵的身份和恬静的心态。

她穿着黎可为她量身定做的简约而雅致的晚礼服,右肩部别着一只飞舞的镶钻石蝴蝶。

和霍芬斯基漫步跳舞的同时,蝴蝶在快活地煽动翅膀,这常常会让霍芬斯基联想她童年时候无忧无虑的欢快和纯真。

“孩子,能跟我讲讲关于你的童年吗?”

虽然安的心口有些疼痛细微地滑过。但安常常让被牵动的情绪死在喉咙以下。

“我不大记得了。”她表现得比较自然,因为她的面部如此舒缓的微笑隐瞒了霍芬斯基,但霍芬斯基可以看到她有些抽搐的嘴角。

“……哦……没关系。那么……或者跟我讲一些你的生活,过去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只要是我不知道的。”

“您很想听吗?那些都是……琐碎的生活。”

“但对于我来说,它们是你的记忆中永远不会消失的宝物。”

“好吧。”安看了看他身后那盏弧形壁灯,“您想听那个方面的?工作?学习?家庭或者别的?”

霍芬斯基闭了下眼睛:“我什么都渴望知晓。但我知道,这让你为难。那么你从……从你的家人开始说起吧?”

安点头……“我们坐下来谈吧。”

……

安知道今天的晚餐至少会延迟1-3个钟头。

并且她还要在以下的几个钟头内全力控制内心翻涌的情绪。

她发现自己的泪水会悄悄澎湃,但随着她自己的心理暗示,泪水会在溢满眼眶之前退潮。

她的心颤抖得厉害,就如同肩上的蝴蝶一样。

有一刻她想要飞出这个地方,飞到原野,自由地呼吸空气。

但她记得养父说过,逃避就是懦弱者用掩耳盗铃的方式面对生活的态度。

因此她很早以前就学会了不逃避任何事情的降临。

这是考验她终极情感的时候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魅力男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