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10章: 螺钿镜后的眼睛(2)

《风舞夜合欢》

第10章 螺钿镜后的眼睛(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没过多久,我就适应了锦庐的浴室,并且越来越喜欢那个疏朗的空间和舒适的感受。

人真的不能太安逸了,安逸最容易消磨人的意志。这句话绝对没有错。因为沐浴和坐在镜前梳理的一刻太让人着迷,所以,每次洗澡,我都要浪费较过去多数倍的时间。

于是,我一边自我谴责,一边乐此不疲。

只是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延续多久,忽然有一天,当我再一次在梳妆镜前坐下来,一边擦拭一边端详镜中自己的时候,突然有种奇怪的被注视的感觉,似乎在那闪亮的镜子后面有一双眼睛,正一瞬不瞬地望着我。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令我不寒而栗,第一个闪念就是赶紧裹紧了身上的浴袍。半晌,我定了定神,弓起手指用力扣击镜面,并试图搬动镜体,看它的后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然而,一番折腾后,我除了冒了一头冷汗外,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重新回到螺钿镜前,我打量着眼前这个已经很熟悉的梳妆镜。黑漆的边框仍然沉重幽暗,而上面的纹样在灯光的照射下越发显得缤纷迷离。玻璃镜面清澈透明,仿佛能照到人的心里去。

“你,在看着我吗?”我忍不住对着梳妆镜说。

没有回音。空气里只有我的心跳在蓬蓬作响。

当然不会有。我不禁暗笑自己的神经质。

穆寒来的时候,我拉着他一起站在梳妆镜前。

镜子里映出我的娇小身材和穆寒高大魁梧的身形以及他那张端正明朗的面庞。他抬手理了理本就修剪得很整齐的头发,又凑近镜面用手指抹了抹乌黑浓密的眉毛,再在棱角分明的嘴唇上摆出一个向上弯曲的弧形,说道:“谁敢说这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跟谁急。”

“别开玩笑,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比如,这镜子里面有双眼睛正在看着你?”我问。

“凌羽,你还真是童心未泯啊!难道这是白雪公主后妈的那面魔镜吗?你是不是也要问问看——魔镜,魔镜,我是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穆寒捏着嗓子模仿我的声音说话,然后穆寒搂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

“讨厌!人家心里慌慌的,你还故意打趣。”我板起脸,心里有些气恼。

“好了,不开玩笑了。既然住得不安心,还是跟我回城去吧。”穆寒收起笑容,认真地说。

“不要。我喜欢这里。在这儿,我的思路特别清晰,工作状态非常好。我要等到大功告成,才会离开。”我固执地回答。

“既然这样,就尽量放松心情,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紧张。要知道,精神太紧张是会得妄想症的。”穆寒摸着我的脸颊,疼惜地说。

“知道了。”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将嘴唇弯成一勾上弦月。

“照顾好自己。记得我的人虽然会离开,心却始终留在你身边。所以,凌羽,你不孤单。”他轻声说。

“穆寒……”我的喉咙好像被棉花哽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穆寒走了,我送他到雕花院门口,望着汽车远去时荡起的烟尘,兀自沉默了许久。

当最初的心动逐渐演变成精神倚赖,最终留给彼此的是甜蜜还是负累?我开始担忧,担忧自己的心志一步步瓦解沦陷。担忧总有一天,我再也无法对穆寒说不,拱手交出自己的个性堡垒。

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会因为爱情而缴械的,像妈妈那样,因为爱爸爸,而义无返顾地放弃了自己的专业,一辈子躲在爸爸的光环后面,做默默无闻的家庭主妇。

“我要永远做那个特立独行的凌羽!”我对着空荡荡的花园大声说。

喊叫不能增加行动的力度,只会凸显你的心虚,所以,闭上嘴迈出腿,才是成功的关键。这是爸爸应邀去法国讲学前写给我的临别赠言,此时想来,竟像爸爸有先见之明似的。

一缕风从拂过**树的枝叶,惊起一只歇脚的翠鸟。“吱”的一声长鸣,翠鸟扑扇着翅膀飞起来,却不离开,仍在树冠上方盘旋。

视线被鸟儿吸引,我意外发现在**树的枝头,隐隐摇曳着许多顶着蓓蕾的花梗。那些蓓蕾刚生成不久,只有米粒般大小,一颗颗紧紧簇拥在一起。

**树要开花了!

我心中的忧虑迅即被喜悦覆盖。举起手机,我将一束娇嫩的花蕾摄入镜头,然后,把照片分别发送给穆寒和远方的爸爸。

……本章完结,下一章“ 意外造访的邻居(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