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20章: 善解人意的金鱼(2)

《风舞夜合欢》

第20章 善解人意的金鱼(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头渐渐不痛了,我站起身环视周围的风景,远处的山岚和近处的层林呈现出比以往更深沉隽逸的颜色与韵味。

于焉家的那幢房子掩映在一片苍翠中,没有夜晚常见的灯光闪烁,显出几分离群索居的落寞。

你送给我的金鱼好可爱,我已经给它取名叫绯儿了。再次感谢。我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于焉。

刚要放下手机时,铃声响了。我还以为是于焉,接通一听却是爸爸。

“你在忙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不打电话,你妈妈每天都念叨,怕你又在晨昏颠倒地过日子,年纪轻轻就把身体搞糟了。”

不等我开口,爸爸那边传来一连串的责问。

“我很好,只是最近手头的工作有点赶,稍微忙了些……”我赶紧替自己解释。

“再赶工也不能忘了爸爸妈妈呀。”电话里边又换成了妈妈的声音。

“对不起,妈妈,我……”

“别的先不要说,我问你,前几天你发过来的那张**树的照片是在哪里拍的?”没等我说完,妈妈就急切地问。

“就在我现在租住的房子外面。怎么了?”

“你现在租住的房子?你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吗?”

“搬家了,我现在住在城外,北山不是有很多老房子吗,我租的这幢叫锦庐。”

“锦庐?你说你住在锦庐?你怎么会住在锦庐的?是谁把锦庐租给你的?”

妈妈的问话越来越急切,语气里充满了惊诧和疑惑。

“妈妈,你以前就知道锦庐吗?是从中介公司把锦庐租给我的,除了离城市稍远生活不太方便外,周围环境和内部设施都很不错,绝对物超所值。”我答道。

“中介公司有没有跟你说过锦庐主人的情况。”妈妈又问。

“没有。”我回答。

“妈妈,你听说过锦庐的主人吗?那个画家韩子郁,好像在艺术界有些名望的。”我接着说。

“韩子郁?是的,他不仅在艺术上才华横溢,人也生得仪表堂堂,风流倜傥。”妈妈的语气并不像是在夸奖,反倒有些挖苦的味道。

“你见过他本人吗?”我好奇地问。

“见过。我读大学时曾经旁听过他的讲座,当时他可是很多女学生心目中的偶像。”

“你没有被他迷住吗?悄悄告诉我,我保证不跟爸爸讲。”我故意调侃妈妈。

“我?怎么可能?你爸爸是我的初恋,这你是知道的。”妈妈回答得很坦然,不掺半点矫饰。

“我知道,爸爸是妈妈一生唯一的爱。不过,那个韩子郁后来好像是因为与女学生有染,搞得身败名裂,才不得不出国的。妈妈有没有听说过,内情到底是怎样的?”我接着问。

“这个……具体是怎样的,我也不太清楚。”妈妈含混地回答。

“你一个人住在荒僻的野外,到底不妥当,生活不方便事小,人身安全事大。听妈妈的话,赶快搬回城里去住。爸爸妈妈不在,你最好回家去住,照看下家里的空房子。”妈妈接着说。

“这里不荒僻,附近的几幢房子都有人住,每天晚上都能看到灯光。而且,锦庐安装的警报系统是跟保安室联通的,那边有人24小时监控。”我急忙回答,以求打消妈妈的疑虑。

“如果你不想让妈妈担心,就听妈妈的话。”妈妈用不容辩驳的口吻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绯儿,你想住到城里去吗?”回到卧室,我把金鱼缸放在书桌上。

绯儿默然无语。

风声止了,房间里异常静谧,静谧得仿佛能听到绯儿轻轻摆动尾巴的声音。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仪绰约的长裙(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