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23章: 不翼而飞的发簪(1)

《风舞夜合欢》

第23章 不翼而飞的发簪(1)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裙子又没有长脚,怎么会自己跑到衣橱里的?难道昨天我们外出后,有人偷偷进过锦庐?可是,房间里并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何况,不偷东西,却单单放一条裙子在衣橱里,不是太奇怪了吗?而且从长裙的尺码和颜色可以看出,那个人还对我的身材喜好了如指掌,如果真有此事,就不只是奇怪更令人毛骨悚然了。

我不停地碎碎念,像发神经一样反复诉说着心中的疑问。

穆寒感受到我的不安,将工作搁置一边,隔着话筒轻声细语地一再安慰我。

“不要疑神疑鬼地吓唬自己。既然没有外人进入锦庐的痕迹,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那条裙子是你自己买的。以前逛街时偶然买的,回来压在箱底,时间一长就忘了。这次搬到锦庐,整理衣服时不经意间翻出来挂在衣橱里,又一直没在意,直到今天才恍然发现。类似的事情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或多或少地发生过。就像有人常常把眼镜架在头顶上,然后到处乱找一样不足为奇。”穆寒的一番温婉言词,令我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

“好,我听你的,不胡思乱想了。我去工作了,再浪费时间,就要违约了。”我说。

“对了,这才是我心目中那个一向理性机智果敢的凌羽该有的作为啊!”穆寒呵呵笑着挂断电话。

我点燃一支烟,慢慢吸吮着,将类似的经验在脑海里大致过滤了一下。

的确曾经有过一次,我在暮春时节逛商场正赶上换季促销活动,在一堆清仓打折甩卖的衣服中我相中一件厚墩墩的粗线毛衣,就顺手买了下来。可是,回到家一放进柜子我就把它忘得一干二净。季节轮换转眼过了一年,再到春风乍起时,我才无意中把厚毛衣翻出来,却又已经过季,穿不上身了。

难道真的是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历史重演了?

可是,我怎么会把那条长裙忘得如此彻底呢?我的思绪又无法控制的在尘封的记忆里大肆蔓延,良久,依旧没有搜寻出一丝半毫的印象。

我用力摇摇头,阻止自己再做无谓的执拗。

不能再为一条裙子劳心费神了,没准儿哪一天的哪一刻因为哪个契机一刺激,灵光一闪,就一下子把所有细节都回忆起来。到时候,恐怕要对今天的耿耿于怀与不知所措而忍俊不禁,哈哈大笑呢!所以,现在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才是正经。

主意已定,再看斜搭在藤摇椅上的长裙,我忽又感到几分亲切。毕竟,无论是绵软的质地天青的颜色还是精巧的绣工服帖的裁剪,都是让我爱不释手的。虽然款式稍微老了点儿,有些不合时宜,但时尚界不是有句话说老祖母的衣服才是最时髦的吗?或许,下一季就会流行这种风格,也未可知啊。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开始相信那条长裙就是自己亲自选购的了。

茶已经凉了。我倒掉冷茶,冲进开水。玻璃茶壶里的普洱茶仍然浓郁着明亮的红色,我一口气将一满杯茶汤一饮而尽。然后,坐下来继续我的工作。

但是,对着电脑屏幕发了半天呆,我一个字也没写出来。我的头发不受耳朵的拘束,纷纷垂落到腮边,有几缕更挡住了视线。我抓起头发绾成一个髻子,并习惯性地想用玳瑁发簪固定,就在我伸手去经常存放发簪的桌边摸索时,才发现它已然没了踪影。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翼而飞的发簪(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