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24章: 不翼而飞的发簪(2)

《风舞夜合欢》

第24章 不翼而飞的发簪(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松开头发,起身在各处寻找。书桌上所有凌乱的资料书本,都逐一抖搂,再逐一理顺。床上的毯子枕头以及床单睡衣也都翻来转去,重新铺展折叠了一遍。接着是楼下的客厅,我把手伸到地毯的皱褶中和沙发的边缝里,摸来摸去。厨房里,我趴在地上,用手电筒把冰箱底下橱柜深处照得透亮,甚至垃圾筒里的废弃物,我都一股脑倒出来,逐个翻检。而外面的花园,更是不敢忽视,**树下,青草丛里,藤萝蔓间,凡是我曾经走过坐过的角角落落都搜索了,仍然没有找到那个发簪。

我极力追想,脑海里最后一个关于发簪的清晰记忆应该是昨天早上,我握着它在摇椅上的做梦。在那梦里,似乎有个人也对那个发簪感兴趣,不过梦境嘎然而止,我及时醒了。

后来呢?后来我把发簪放在哪里了?

锦庐被我找了个遍,我相信自己检视得非常仔细,没有任何可能遗漏的地方。如果不在锦庐,那么发簪是丢在外面了吗?

昨天和穆寒外出就餐时,我戴那个发簪了吗?

我又瞪着眼睛发了半天呆,除了穆寒买给我的那套漂亮衣服和餐厅老板介绍给我们品尝的那瓶产自智利的甘醇葡萄酒外,什么也没想不起来。

没准儿发簪就是在烂醉如泥东倒西歪的时候,掉在什么地方了。我越发懊悔。

玳瑁发簪是外婆传下来的宝贝,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消失了。我打电话给穆寒,问他有没有见过我的发簪,他说没有。我只好拜托他抽空帮我找一下,餐厅里汽车里,所有昨天我们到过的地方,务必要去认真找找。

“我知道那个发簪对你的意义非同一般,放心吧,我会去找的。”穆寒回答。

窗外,微风乍起,月弄清影。

这本该是一个快马加鞭紧赶进度的夜晚,我却心绪纷乱,无法进入顺畅的工作状态。

先是来历不明的棉布长裙,后是不翼而飞的玳瑁发簪,这两样完全没有交集的东西,在同一天一得一失。而在得失之间,带给我的只有挥之不去的困惑。

也许这两件事的同时发生纯属巧合,我大可不必自寻烦恼太过在意。但女人的直觉又在我的心底窃窃私语——凡事皆有因,不会无缘无故。关键是这因与果,缘与故,将以何种方式演绎,没人可以未卜先知。直到经历了所有的风起云涌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阵不期而至的急雨是由天边那片看似无辜的浮云带来的。

我站在窗口,黑黢黢的山脊和层林中可以看见于焉的家灯火闪烁,人影幢幢。

于焉的家里除了他之外,还住着其他的什么人吗?是他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是男女朋友?以于焉俊逸的外表和不羁的性格,他的身边一定不缺朋友,特别是女朋友。我一边回想于焉的那个绚丽多姿的个人主页,一边做着无聊的揣测。

有两个圆形的白光在于焉家屋顶的某个位置晃动。那里就是于焉所说的能看到锦庐花园的阁楼吧?但那白光又是什么呢?

如果有一个望远镜就能看清楚了。我暗自思忖。

对,是望远镜。那两个圆形的白光很有可能是望远镜的镜片在反射月亮的光。我的心念倏忽一闪。

难道,此时此刻于焉正在阁楼上用望远镜观鸟吗?可是,大多数鸟儿都应该在夜幕降临前就飞回巢休息了呀?

除了猫头鹰。想到这儿,我忍不住“嗤”地一声笑了,随手拉拢窗帘,将山光月影挡在窗外。

我可不愿意和鸟儿一样,让自己的行动成为别人追踪观察的目标。

……本章完结,下一章“ 响晴白日的骤雨(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