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25章: 响晴白日的骤雨(1)

《风舞夜合欢》

第25章 响晴白日的骤雨(1)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凝神静气地过了一整天,虽然工作进度仍然不尽如人意,但毕竟思维清晰了,我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恢复到文如泉涌滔滔不绝的状态。

之前穆寒和妈妈分别打来电话。穆寒很遗憾地告诉我,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哪儿都没有发现玳瑁发簪的影子。这个结果已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并未增添更多的失望。

妈妈在电话中知道我还没有搬离锦庐的打算时,除了略显忧虑地责备我不听话外,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了一句,你住在锦庐这件事记得不要对你爸爸讲。

我想问为什么,可妈妈砰地把电话挂断了。

趁着上午的阳光还不是太耀眼,我把玻璃鱼缸捧到花园里,准备和绯儿一起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后。刚在石凳上坐定,手机铃声响了。是于焉。

“凌小姐,我想带个人去拜访你,现在方便吗?”他问。

“好啊,我这会儿刚好闲着,来吧。”我说,心里暗暗猜想他会和谁一起来。

不一会儿,我看见于焉和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沿着山路走过来。

他们进了大门之后,我仔细打量着那个女子。她烫了一头海藻般的长卷发,生就一张线条流畅的瓜子脸,皮肤白皙而又细腻,鼻梁俊挺,眉清目秀。她的上身罩着一件五分袖短款牛仔夹克,衣襟敞开,里面是一条白色的蓬松纱裙,长度刚好及膝,圆弧型的低胸领口,露出修长的脖颈和完美的锁骨。她跟在于焉的后面,笑盈盈地走向我,眉目流转间,顾盼生辉。

好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我禁不住在心底赞叹。

“这是和我同居的女人。”于焉伸手揽住那女子的腰,脸颊贴着她的头发,态度轻佻地说。

“好了,别再闹了,老是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凌小姐会误会的。”女子半嗔半笑地推开于焉的臂膀。

“你本来就是从小和我一起同居在那座房子里的啊!”于焉抬手指了指自家的方向,嘻笑着说。

女子不去理他,径直来到我面前。

“你好,我叫于烈,是于焉的妹妹。”女子握住我的手,很亲切地说。

我也握住她的手,但迅即又心生诧异。

“于烈?怎么给女孩子取了这么突兀的名字?”我的疑问脱口而出。

“是啊!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的人几乎都会问这个问题,我已经习惯了。而熟悉的人又都说我和哥哥的名字应该换一下,然后加个女字旁,叫姹紫嫣红的嫣。但是,这两个名字是我爸爸决定的,严令不准我们随便改。至于为什么会给我取了一个烈字,他说女子就是要有些烈性才能像莲花那样,在这个污浊的世界中卓然绽放,不染淤泥。”

“如此说来倒是寓意深远,格调不凡。那么,你哥哥的名字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接着问。

“‘于焉洒烦抱,可以对华觞。’这是唐代诗人韦应物在《夏至避暑北池》中写的一句诗。而我哥恰巧是夏至那天出生的。爸爸就给他取了于焉这个名字。依我看,其实就是有子万事足的意思,一个字——俗!”

于烈不屑地朝于焉撇了撇嘴。我被她的解释和表情再次逗乐了。

“看来绯儿已经适应新环境了。”于焉把脸凑到玻璃鱼缸前,盯着金鱼看。

“它好像更喜欢待在室外,一从房子里出来就显得很安静,很惬意。”我说。

“绯儿?这条金鱼也有名字吗?谁给它取的?”于烈惊奇地问。

“是我。这条金鱼是你哥哥送给我的,他告诉我说这个品种叫做一萼红,所以,我就管它叫绯儿了。”我回答。

“绯儿,不错,很配它的长相。”于烈点点头,然后转向于焉。

“咦?哥,这可不是你惯常的做派,我还从没见过你给谁送过金鱼呢?”于烈用眼角觑着于焉,煞有介事地说。

“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难得有缘跟凌小姐做邻居,表示一下心意而已。”

“哦?表示一下心意,这事可大可小哦!”于烈继续挤兑于焉。

我看着他们兄妹俩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由得羡慕起来。我是独生女,从未见识过兄弟姐妹之间这样亲亲热热地互相逗趣聊天,真是莫大的幸福啊!

“别瞎想!凌小姐已经名花有主了,对方是位前途无量的大律师。”于焉并不抬头,眼睛仍然看着鱼缸里的绯儿,低声说。

“啊?那是我唐突了。”于烈转向我,歉意地微笑着。

我也报以微笑,表示并不介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 响晴白日的骤雨(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