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38章: 睡莲池畔的邂逅(2)

《风舞夜合欢》

第38章 睡莲池畔的邂逅(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搬来锦庐后,我才发现这是个有故事的地方,而且故事中又隐匿了某些离奇令人困惑的成分。我打小就喜欢编故事,如今偌大一个故事源近在咫尺,我能轻易放过吗?因此,我很想知道那个故事的来龙去脉,那些曾经在锦庐生活过的人,后来又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或许正因为离故事源太近了,这些天,我经常做梦,梦里呈现的怪异场景又总是与现实纠缠在一起,令我在梦醒之后思维混乱,分不清什么是真相什么又是幻象。”我自顾自说完,然后转过头去看于焉,他也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比如说那张藏在油画里的脸,我梦到它就站在我眼前飞散,那情景真切得仿佛伸手就能接到那些碎片。还有这个池塘,我梦到睡莲花还有一阵婴儿的啼哭,那哭声此刻回想起来,都感觉还在耳畔回荡……”

“你说什么?你梦到在这个池塘边有婴儿的哭声?怎么会?怎么会?是不是谁告诉过你什么,你快说!”我的话音未落,于焉的脸色陡然一变,他腾地一跃而起,双手用力抓住我的胳膊,急迫地连连追问。

“你为什么这样问?我说了是做梦梦到的,没有谁告诉过我什么呀。”我被他激烈的举动和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得不知所措。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于焉自言自语地说,脸上恍惚的表情令人费解。

“是奇怪,所以我才到这儿来,想亲自验证一下。”我说。

“凌羽,你相信世事无常,冥冥中自有安排这句话吗?”他凝神注视着我,眼睛里闪过一道变幻莫测的光。

我被他搞糊涂了,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我相信。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你躲也躲不掉。”于焉松开抓着我的手,重新坐下来。

“也许,从你踏进锦庐的那一刻起,就成了锦庐的一部分,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不能置身事外。”他接着说。

我的心头倏然吹过一缕风,凉飕飕的。

“你是说我也成了锦庐故事的一部分?”我问。

“至少是续集的一部分。”于焉煞有介事地回答。

我猜不透他的话是当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只好继续问:“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我?”于焉收起笑意,眉头微蹙。

“我也说不清楚。”他语带含糊,移开视线。

“嗨,哥,凌羽,你们两个在这儿聊什么呢?”

正在踌躇间,于烈驾着于焉的那辆越野车从行车道驶过,在池塘前嘎然而止。于烈从车窗里探出头朝我和于焉挥挥手。

“也许你该问问于烈,她最喜欢帮别人解疑释惑了。”于焉低声悄悄对我说。

不料于烈耳朵尖,已经听见了。

“想要问我什么?”她一边问,一边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跳下来。

就在于烈的裙摆扬起的一瞬,我无意中瞥见在她的大腿侧面,有一块颜色暗沉的图案,像是某种符号,又像是一朵令人心悸的花。衬着于烈白皙的肌肤,那块图案显得突兀而又狰狞。

似乎在哪里见过。我暗暗思忖。

那是于焉的刺青。猛然间,我记起在医院里看见的那一幕,于焉受伤的腿上也有一块同样的图案。这是怎么回事?我很想拉住于烈问个明白,但又觉得我们并未熟络到无所不谈的地步,太唐突恐怕惹人不快,因此,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

“要问我什么?”于烈望着我,又问了一句。

“于焉说自从我踏进锦庐的那一刻起,就成了锦庐以及锦庐中故事的一部分,不管我愿不愿意,都不能置身事外。”我把于焉的话复述了一遍。

于烈听了,略一沉吟,便咯咯地笑起来。

“凌羽,别听我哥的,他说话一向不着边际。”她说。

“不许诬蔑我,我说话最靠谱了。”于焉表情严肃地反驳道。

于烈和我对视了一下,随后,她耸耸肩,撇撇嘴,摆出一副不屑的夸张模样。

望着他们兄妹俩一搭一和的表演,我也忍俊不禁,哑然失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寻找消失的线索(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