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42章: 你中有我的戒指(2)

《风舞夜合欢》

第42章 你中有我的戒指(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了,还有样东西要与你分享。本来上次去餐厅纪念我们相识一千天,就打算送给你的,谁知你酒醉不醒……”穆寒边说边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个锦缎包裹的小盒,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造型繁复又很特别的戒指。有些如藤蔓般缤纷的枝桠,裹挟着一朵朵似花非花的图案。乍看上去好像很杂乱,但杂乱中分明又有条不紊,脉络清晰。只是其中到底隐含着什么象征意义,我却未能马上领会。不过,我能够肯定的是,戒指不是新近制造的,虽然经过抛光处理,表面显得温润明亮,但在那些枝蔓的缝隙中仍然存留着历经久远岁月后所郁积的沧桑痕迹。

“这是给我的?”我望着那个别具一格的戒指问,心中一阵波涛汹涌。

“是我们的。”穆寒回答。

他取出戒指,手指按住戒指中段雕镂的一个别致的花朵稍一用力,相互纠结缠绕的戒指便嘎然分成两个,并且两个戒指的尺寸各不相同。他抬起我的手,把其中偏小的一个戴在我的无名指上,另外一个偏大的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这是我妈妈设计的,也是她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一件遗物。”穆寒说。

“这个戒指好奇特。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设计。”我禁不住感慨。

“我妈妈当年在读到元代的管道升《我侬词》时非常感动,就依照词意设计了这个戒指。”穆寒的心情也很不平静,与我相握的手指微微颤抖着。

我读过管道升的《我侬词》: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那是元代书画家赵孟頫在50岁时想效仿当时的名士纳妾,又不好意思告诉自己的妻子管道升,被同样诗画俱精的管道升知道了,就提笔写下这首词,赵孟頫看后,被深深打动,从此再没有提过纳妾的事。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这就是这个戒指的含义吗?”我问。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懂。”穆寒的唇角微扬,露出一丝浅笑。

“这是一份誓言,你愿意接受吗?”他的手指摩挲着套在我的无名指上的戒指,神情严肃。

我有些迟疑,这一瞬来得太突然,我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

此刻,将来,一生,一世。我不能不假思索地给出交代。但是,还要思索多久,我才能下定决心呢?游移,拖沓,从来就不是我的处事风格。就让那个决断的棋子落下吧,从此无悔。

我用力点点头。

穆寒迅即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接受的……”他附在我的耳边,喃喃低语。

风鼓起窗帘,将几滴潮湿的雨珠吹进来,落在我的皮肤上,凉丝丝的,像是某种暗示,令人心绪难平。

越过穆寒的肩膀,我看着落地窗外的花园,**树枝叶摇摆,被雨水清洗得愈发青翠茂盛。忽而一团嫣红闯进我的视线。我定睛细看,原来一束**花的蓓蕾裂开了,吐出许多细细长长的花丝,膨松而又丰盈,恍若少女回眸一瞥时颊上的那层羞涩的红润。

“快看,**树开花了!”我忍不住惊喜地叫起来。

穆寒回过头,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很快他也在一片葱茏的绿意中发现了那一抹轻描淡写的红色。他一言不发,目光凝重,许久,一行清澈的泪水从他的眼角缓缓地溢出。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中起舞的合欢(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