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46章: 踏月而来的魅影(2)

《风舞夜合欢》

第46章 踏月而来的魅影(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房间里很黑,借着电脑屏幕发出的荧光,我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端着水杯走到落地窗前。

没有风,落地窗上的纱帘温顺地悬垂着,看不出一点轻微的波动。

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空气清新而凉爽。

半个月亮挂在遥远的天边,在郁郁苍苍的**树下投射出斑驳的影子。

忽然,直觉告诉我,在参差的树影中还有一个飘忽不定的身影。尽管我不能看清她确切的轮廓,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那就是曾经在雷雨夜出现的那个长发及腰、裹着披风的女人的身影。

我的神经立刻绷紧了,手臂上生出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她又来了。她是谁?她到底是人还是鬼?如果是人,她怎么可以像鬼那样来去无踪?如果是鬼……不暇细想,我放下水杯转身跑下楼。打开大门,我朝**树的方向仔细搜寻,月光树影依旧,但那个女人的身影却不见了。

怎么会?明明就在**树下的?我越发讶异。

难道又是我的幻觉?我抬起头向四周眺望。蓦然,就在那条草木扶苏一直往树林深处延伸的小径上,我隐隐约约看到一团昏黄的光亮,正悠悠荡荡地向前移动。

是纸灯笼!我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亦不是幻觉,然后,拔腿朝那团光亮追去。

小径幽暗而寂静,我摸索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赶。而那盏纸灯笼时隐时现,总是和我保持着一段距离。不管我怎么努力加快脚步,都无法与它靠得更近。

很快走到小径的尽头,我在睡莲池边停下来,发现纸灯笼的光亮就像熄灭了一样,凭空消失了。

“凌羽,深更半夜的,你怎么会在这儿?”冷不防,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是于焉。

“那个人影,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出现在锦庐花园的人影,刚才提着一盏纸灯笼,走到这里来了。我一路跟着,可是,一转眼就找不到了。”我干咽了一口唾沫,结结巴巴地说。

“哦?真的吗?”于焉露出迷惑的表情。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我问。

“我在那棵树上发现一只红角枭,那是一种昼伏夜出的鸟,现在这个时间段是它最活跃的时候。”他指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说。

“这么黑,能看清楚吗?”我接着问。

“我有夜视镜。”他指着挂在脖子上的一个扁圆形的盒子回答。

“你,当真没有看见一盏纸灯笼吗?”我又问。

“没有。我光顾着看鸟,没注意到其他的东西。不过,你的胆子还真大,黑灯瞎火的一个人跑到荒山野地里,你不怕吗?”

“怎么会不怕?我的后背飕飕地直冒冷汗,你看我的手,还在抖呢。但是,我实在是想弄清楚,那个人影到底是谁?不管是人还是鬼,我都像知道她为什么要一次次到锦庐去?她和锦庐之间到底有什么瓜葛?有太多为什么需要答案,我……”

“呵呵,你还真执著。”于焉低声笑着,旋即又收起笑容正色道:“有必要凡事都去追根究底吗?好奇害死猫,和你不相干的事还是撂开手,当作没看见的好。毕竟,你只是锦庐的租客,租期到了,你就会离开的。”

“可是,那天你不是说过自从我踏进锦庐的那一刻起,就成了锦庐以及锦庐故事的一部分,不管我愿不愿意,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吗?”我觉得他的态度很反常。

“呵呵,你忘了当时于烈还说过我的话一向不着边际呢。”于焉又低声笑了。

“总之,我是为你好。”他补充了一句。

我仰头看着他的眼睛,在那对幽深的眸子里除了惯常的不羁外,还藏着一份难以琢磨的严肃。

“明白了。”我点点头。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痛快。走吧,我送你回去。”说完,他大踏步朝锦庐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知所踪的长裙(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