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5章: 走廊尽头的油画(1)

《风舞夜合欢》

第5章 走廊尽头的油画(1)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穆寒对山路不熟,我不得不用手机不停地给他指示。好在他心思敏捷,领悟力极强,几乎没走什么冤枉路,就将车停到了大门口,并用力将我拥在怀里。

“凌羽,终于见到你了。”他的脸贴着我的脖颈,口里呼出的热气吹得我的耳根直痒痒。随后,他还像变魔术一样从衣襟里捧出一束颜色娇艳的野花,野花的花瓣上还顶着晶莹的露珠,显得分外纯净可爱。

“本来想给你买束鲜花的,可是时间太早,花店都没有开门。”他说,“不过,刚才在来的路上刚好看见有一丛野花,惬意地开着,就停车给你采来了。”

他把花束送到我的手里,问道:“喜欢吗?”

“喜欢,就是可惜了,让它们在路边自由自在地开着不是更好吗。”我惋惜地说。

虽然我的嘴上在埋怨,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我,凌羽,既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又没有贤良淑慧的德行,更不会在人前背后发嗲献媚,敷衍讨好。与穆寒相识前的我和与他相识后的我在生活习气与嗜好品位上没有任何改变,而穆寒,从我们相识的那一刻起,就用海一样的情怀将我包围,从未有半点减少。他这样待我,难道就是因为我有胡编乱造写故事的所谓才华吗?

我的心头不期然生出几许莫名的困惑,但随即那困惑便被穆寒的亲吻驱散了。他每次见到我,第一件事就是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我入怀,并在我的面颊上落下轻轻一吻。

今天也不例外。

我依偎着他,看着他敞开的衬衫扣子,压出皱褶的西装外套,以及凹陷的眼窝带着胡碴的下巴,感觉他此时的模样显得既沧桑又落拓,与以往我熟悉的那个总是把脸颊修饰得光滑整洁,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的干练形象截然不同。

穆寒马上透过我的眼神发现了我的疑问。

“为了今天能过来陪你,我昨晚加了个夜班,把手头一个久拖不决的案子卷宗整理了一遍,早上交给助理去联系当事人补充材料了。所以,匆匆忙忙的,没刮脸没换衣服就跑来了。”他说,抬手揉了揉布满红丝的眼睛。

“穆寒……”我觉得很歉疚,“既然工作那么忙,就不要来我这里了。”

“我会安排好的。”他笑了笑,“我这人比较贪心,鱼和熊掌都想要。”

“鱼和熊掌?”我好奇地朝他眨着眼睛,“那么,我是鱼还是熊掌?”

“你怎么会是又肥又厚的熊掌?当然是鱼啊,轻灵乖巧。”他抬手搂住我的肩膀。

“乖巧?这个词好像不适合我。从小到大就没有人夸过我凌羽乖巧。”

“人都是会变的。”他不经意地一句回答,却像一颗小石子掉进幽井里,扑通一声,发出悠远的回响。

我们手挽手走到那株紫藤萝舒展的藤蔓架下,那团刚被驱离的困惑又卷土重来了。

我仰头望着穆寒那张轮廓分明眉目俊朗的脸,忍不住轻声问:“穆寒,你到底中意我什么呢?”

“因为……因为你是凌羽啊。这世上就只有一个凌羽,不是吗?”穆寒的手臂紧紧地环在我的腰间。他的力量好大,压得我透不过气起来。

他的回答很巧妙,可是我心头的疑问仍旧如同浓得化不开的一团乌云。

“那是株**树!”忽然,穆寒指着我背后的那株叫不上名字的树大声说。

“**?就是那种会开花的树吗?”我转过身,和穆寒一起走过卵石甬道,来到树下。

“现在还有些早,再过半个月或者二十天,这些枝条上就会陆续迸发出粉柔柔的像羽毛扇一样的花朵了。小时候,我们家院子里也有一棵**树,每年六、七月间,我都会日复一日地徘徊在那棵树下,数着那些花蕾,看着它们一点点膨胀,直到在某一个清晨嘭地一下裂开,将纤细蓬松的花蕊舒展暴露在朝阳下,那么轻盈那么俏丽。阳光糅合了**花的清香,将暖暖的甜味蒸腾在空气里,不必深呼吸,那美妙的气息会自然而然地渗透到肺腑里……”

穆寒喃喃地说着,眼神迷蒙,心思仿佛又回到遥远的从前——他的童年。

“其实你文学天分也很高,随便说出来的话都像是散文,文辞优美的散文。”对我由衷地夸赞,穆寒只是淡然一笑,不置一词。

“看来你很喜欢**花啊。”我接着说。

“是我的母亲喜欢。”他说,“有一次,我母亲和我一起坐在树下乘凉,她给我讲过一个关于**树的故事。她说**树以前叫苦情树,不会开花。古时有个秀才经过十年寒窗的苦读,终于要进京赶考了。临行前,他的妻子粉扇指着窗前的苦情树对秀才说:‘夫君此去,必然高中。只是京城乱花迷眼,夫君莫忘归家路。’秀才应诺而去。可惜粉扇一语成谶,丈夫再无消息。粉扇在家里日等夜盼,青丝变白发。在生命即将结束时,她挣扎着来到见证她和丈夫誓言的苦情树前,再发重誓:‘如果夫君已经变心,从今往后,让这苦情树开花,夫为叶,我为花,花不老,叶不落,一生不同心,世世夜欢合!’语毕,气绝而亡。第二年,苦情树真的开花了,粉红花色,形状若扇,正应了粉扇的名字。而且,所有的叶子居然全都随着花开花谢而晨展暮合。从那以后,人们为了纪念粉扇的痴情,就把苦情树改称作**树了。”

“没想到**花还有这样凄美的故事,听得我的心都痛的。”我忍不住轻叹一声。

“现在想来,我母亲的命运跟粉扇何其相似啊。”他接着说,声音旋即低沉了,“我父母的结合是由双方长辈做主决定的,这样的婚姻要想有好结果,太难了。”

对于穆寒的家世,我知道的实在不多。每当我想进一步探问时,他都是含糊其词,或避而不谈。没想到今天他主动讲起自己的母亲,而且情辞恳切,令人动容。

“穆寒。”我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时,他却目光一闪,恢复了先前的笑意。

“我们进去吧。”他拍着我的肩膀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 走廊尽头的油画(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