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52章: 失而复得的发簪(2)

《风舞夜合欢》

第52章 失而复得的发簪(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番关于饮食起居的问询和报告之后,我婉转切入主题。

“妈妈,过去老辈子女人家用的配饰是不是都是成双成对的?”我问。

“也不一定。只有像耳坠、手镯这样的东西才是成对的。怎么了?”妈妈说。

“没什么,我写的剧本里需要添加个情节。那么,发簪呢?”我又问。

“发簪也是一样。有的是单个,有的则是一对。比如你外婆留下来的那根玳瑁发簪,就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妈妈回答。

“哦?”我不禁吃了一惊。

“可妈妈只给了我一根啊。另外一根到哪儿去了?”我急忙追问。

“这事我没有对你说过,其实当初你的外婆把两个发簪留给我以后,有一次被青裳看见了,她喜欢得不得了。我就找了一个刻印章的店,让师傅在发簪上各刻了青裳和丹棘四个字。然后在她生日的时候,把刻着青裳的那一根送给她做礼物了。而我留下的那根上面刻着丹棘,后来给了你。”

听着妈妈娓娓道来,我不禁不寒而栗。

“妈妈,你最后一次见到青裳是在什么时候?”缓了缓,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轻声问。

“为什么问起她?”妈妈欲言又止,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敏感。

“没什么,只是提到她,顺便问一句。”我故意轻描淡写地说。

“唉,那可是将近三十年了……”妈妈叹息着,话音里满是惆怅。

我察觉妈妈似乎心存芥蒂,无意在此刻重提旧事。

“妈妈,你一直不愿意让我住在锦庐,是不是有什么隐衷,不想让我知道?”我却等不及了,索性刨根问底。

“若说有什么隐衷,也是跟青裳有关。”妈妈声音低沉地回答,“当年青裳的遭遇就是从锦庐开始的,所以,我对锦庐有种难以言喻的排斥。我觉得那是个不祥的地方。”

青裳和锦庐?难道,青裳曾经到过锦庐?我的汗毛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青裳的遭遇到底是什么?”我试探着问。

“她以为找到了真爱,飞蛾扑火一般不顾一切,结果连学业都荒废了。”妈妈又长叹一声。

“你是说青裳爱上了不该爱的人?那个人是谁?”我越发心惊。

妈妈又沉默了。在那长久的沉默中,我猜出了八九分。

“青裳后来的去向不明是不是也跟这个人有关?他们之间是无果而终,还是双宿双飞了?”我忍不住追问。

“我只知道青裳最后做出了选择,但具体是怎样的选择,她没有告诉我,我也就无从知晓了。”妈妈的声音和缓,但我能隐隐听出其中蕴含着一股复杂的情绪,既有深深的埋怨也有无尽的惋惜。

“妈妈,关于青裳,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她说过什么吗?”我发觉妈妈仍然不愿意把前情往事尽数讲给我听,便绕开韩子郁,回到前面的问题。

“她很平静,真的很平静。如果那一天她表现得很焦虑很无助,或者很尖刻很歇斯底里,我会把她留住,安慰她,帮她出主意。可是,她表现得很平静,仿佛一切都成竹在胸,没有困扰了。她的样子,反而让我不知所措,只能微笑着,看着她走出我的视线,从此杳无音讯……”妈妈说着说着,便哽咽难言了。

我能体会到妈妈痛失挚友的遗憾,但又找不到恰当的话语去安慰,只好任由妈妈泣不成声,希望泪水能冲淡她的哀伤。

过了一会,我对妈妈说:“在锦庐走廊的尽头有一幅油画,在油画表面纷乱的线条和色彩中,藏着一张年轻女人的脸。已经能确定那幅画的韩子郁的作品,可画中人是谁,却没人知道。”

随后,我把用剪碎的油画拼成的那张女人脸拍成照片,发送给妈妈看。

“这……画的是青裳啊!”妈妈惊讶地叫道,随后嗓音轻柔地说:“青裳,她多美啊!”

于烈遍寻不着的画中人的底细,竟然被我找到了。

可我兴奋不起来。这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想像,令我在感叹世界太小相遇太巧的同时,仍然难以置信。

我回忆着住进锦庐后的种种际遇,以及那些令人费解亦真亦幻的梦境。

凡事从来没有无来由的因,也不会有无来由的果。

我有种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或许已经发生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忍触碰的记忆(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