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53章: 不忍触碰的记忆(1)

《风舞夜合欢》

第53章 不忍触碰的记忆(1)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妈妈,青裳是怎么认识韩子郁的,跟我说说吧。”我用央求的口吻对妈妈说。

“说来话长啊。”话筒里传出妈妈略显暗哑的将声音,其中似乎有满腔的惆怅,难以一一言表。

“当年,韩子郁经常会找一些女学生去做模特。有一次,我和青裳一起去听他的讲座,结束时我们刚要离开,被他叫住了,他问青裳愿不愿意给他和他的学生们做模特。青裳很害羞,不知道怎么答复。韩子郁给她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想好了就打电话给他。”妈妈顿了顿,似乎在整理纷乱的思绪,然后接着说:“几天之后,青裳终于说服自己,给韩子郁打了电话。”

“后来呢?”

“后来,她就经常到锦庐去,不久,她告诉我她喜欢上一个人,她很兴奋,整张脸都喜气洋洋的。”

“那个人,是……”

“青裳始终都没有说那个人是谁,后来逐渐传出关于韩子郁和女学生的风言风语,我担心青裳也被牵扯其中,连忙告诫她不要再去锦庐了,没想到她却告诉我一个令我无比震惊的消息,她已经向学校提出退学了。”

“为什么突然要退学?”我也感到很吃惊。

“无论我怎么问她,她都不说,但我相信一定跟她喜欢的那个人有关。后来有大半年的时间,我没见到她,她说她回老家了。再见面时,我发觉她变了好多,模样和神情都跟以前不太一样了。而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说话。”妈妈长出了一口气,像是为了翻搅起沉淀太久的记忆,连呼吸的力气都用上了,一时疲惫不堪。

“我的一个朋友在写一篇关于韩子郁的研究文章,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涉及青裳的蛛丝马迹,如果妈妈能提供更多的线索,兴许很快就能找到青裳了,难道妈妈不想找到她的下落吗?”我说。

“我当然想。可是,过去这么多年了,青裳没有任何消息。如果这正是她想要的,她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哪儿,过得怎样,别人又何必再去打扰她呢?”妈妈的态度中有抵触也有迟疑。

我低头看一眼书案上的那根玳瑁发簪,它安静地呈现出某种意味深长的光泽,仿佛在侧耳倾听,又仿佛在冷眼旁观。

我犹豫着要不要把青裳发簪的出现告诉给妈妈。这件事实在有些诡秘,我怕妈妈会因为担心而更加强烈地逼迫我离开锦庐,心想暂时还是先不说吧。

“就当是给我讲个故事,也许我还会参考着写进剧本里呢。”我继续央求,以为理由足够打动妈妈,没想到适得其反。

妈妈马上厉声回答:“那就越发不能说了,你要想写还是写别人吧。青裳与我情同姐妹,我决不容许别人在背后对她的事乱嚼舌头。”

我被妈妈对待友谊的忠诚感动了。无论与朋友距离多远,分别多久,她都不会背叛朋友对自己的信赖,将友谊放在一个至高无上、不可亵渎的位置。显然,那些关于青裳的记忆是妈妈心底里最柔软的区域,既然妈妈不忍触碰,我也不应强求。于是,我不再追问什么,又扯了些家长里短的闲话。然而,就在我和妈妈道晚安,准备挂电话时妈妈说的一句话,却让我的后脊梁嗖地刮过一阵寒风,浑身爬满鸡皮疙瘩。

“对了,我记起来,我和青裳最后一次见面时她穿着一条天青色的绣花裙子,跟你上次给我看的照片里的那条裙子几乎一模一样。”

我放下电话,怔怔地发了好一会儿呆。

我愈发感觉在自己的身边,正上演着一幕我无法预知情节的剧目,而冥冥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操纵着所有角色的上场和谢幕。而我,在这幕戏中的存在到底是主角还是配角,是演员还是观众,似乎都由不得自己决定。

我只能静观其变。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忍触碰的记忆(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