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55章: 夜阑如歌的行板(1)

《风舞夜合欢》

第55章 夜阑如歌的行板(1)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缕夜风像个好奇心极强的小孩,偷偷掀起窗帘的一角,溜进房间,在空荡的地板上打了个旋儿,又爬上古色古香的大书桌,轻轻拂过剪成碎片的油画,青裳的脸便在扭曲变形中分散开来,其中一片更如一只蝴蝶般悠悠荡荡地飘落到下来。

我俯下身子将纸片拾起,那上面画着一双眼睛,微微上翘的睫毛,明澈清幽的双眸,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前方,有需索,有冀望,更有一份不由分说的执著。

青裳,你是个怎样的女人?在风华正茂的年龄,你到底遇到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有人说时间能改变一切。但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过往,真的能被时间彻底淹没吗?如果可以,那么今日承受的种种考验付出的种种坚忍,于来日岂不是毫无意义了。所以,我相信时间不过是一场沙尘暴,或会在所过之处尽数掩埋,而当另一阵风吹过时,那些尘封的凸凹不平的表面会有所显露,即使不是全部,也能让人窥见一斑。

就像青裳的故事,我知道她就在那儿,透过那双眼睛,望着我。

我忽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双眼睛,像谁呢?我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仍然无法在记忆库中锁定某个相像的人。也许只是相似吧,我劝慰自己不再坚持。

打开电脑继续我的工作,虽然不时会被桌上的那几片碎脸所吸引,无法全神贯注,但随着夜阑更深,我渐渐摆脱杂念,进入忘我的状态。

四周很安静,安静得仿佛壁上的钟都停止了滴答。

我的手指不停地敲击着键盘,那些大段大段文字从我的指尖飞出,在电脑屏幕上汇聚成一片密密麻麻的黑色蝌蚪,它们顽皮地拥挤在一起,当我想仔细去端详它们时,视线却已经模糊不清了。

合上眼睛,我的泪腺立刻分泌出大量的液体滋润着干涩的眼球,有一些甚至溢出眼角,沿着面颊慢慢流淌下来。

“你,哭了吗?”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很温柔,很绵软,也很飘渺。我倏然回头,房间里黑黝黝的,看不见有谁,站在黑暗里。

我一跃而起,跑过去打开顶灯,骤然变亮的光线刺得我的眼睛又痛又痒,更多的眼泪汹涌而出。我一边擦眼泪一边环顾四周,除了在鱼缸里游弋的绯儿,我找不到其他有生命的东西。

“绯儿,是你在说话吗?”我凑到鱼缸前轻声问。

绯儿兀自摆着薄如纱罗的大尾巴,不屑地朝我吐了个泡泡。

我不禁自嘲起来——绯儿不是《追鱼》里面的那个鲤鱼精,它变不成人形,又怎么会开口说话呢?

我回忆起外婆当年跟着收音机里播放的《追鱼》选段摇头晃脑陶醉其中的情景。外婆说那是一篇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爱情赞歌。不是每一段人妖相恋的故事都能有大团圆的结局,而这出戏给了她想要的圆满收场。

我还记得书生张珍唱段中的几句:“说什么姻缘本是前生定,又谁知人情纸一张……又听得一声声鲤鱼跃浪,把月影散成了万点银光……”在断断续续地哼唱时,我的心中仍然暗自纳罕:不是绯儿,那么是幻听吗?我用双手捂住耳朵,一秒,两秒,三秒,再放开。周围是死一般的沉寂。

我从不在自己写的故事里用死亡来形容寂静。想想那些葬礼上的吹吹打打和哭天抢地,哪一场死亡不是喧嚣而又纷扰的?但此刻,我找不到更恰当的比喻,并且有种令人窒息的困闷,从四面八方朝我挤压而来。

我推开窗,把头探出窗外大口地呼吸。夜凉如水,遥远的山峦约略成一抹黛色,在视野的尽头若隐若现。而经常灯影闪烁的于焉的家,此时已淹没在夜色里,我几乎分辨不出它所在的方位。

看来于焉今晚没有观鸟的计划。于烈说过每次于焉夜晚出行,她都会为他留一盏灯。

“有你在,灯亮着。”我想那团不灭的灯光,一定是于焉走夜路时最贴心的陪伴。

而那个遁入黑夜的纸灯笼又指引了谁的脚步呢?我的思绪如烟霭般氤氲飘摇,不受约束地延展开来。

那个在锦庐花园里徘徊的人影,她是在寻找还是在等待什么?

我的贸然入住是不是打破了这个不愿被侵扰的地方的平静?

锦庐现在的主人会是谁?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阑如歌的行板(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