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58章: 阳光如简的闪现(2)

《风舞夜合欢》

第58章 阳光如简的闪现(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走进大厅时,我蓦然发现窗前站着一个头发乌黑、面容姣好的女子,她侧着身子靠在窗棂边,日光落在她的发际眉梢,散发出柔润如酥的光泽。她有些羞涩地低垂着目光,似乎在想心事,又似乎在定睛看着房间里的某个角落。

正当我吃惊地望着那个女子说不出话来时,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走了过来,他把女子的肩膀略微扶了扶正,又托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庞向上仰了仰。然后,他后退几步,端详片刻,满意地点点头。

“这个姿态刚刚好,不要乱动哦。”说着,他拿起画笔在画布上描画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对女子说:“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模特。”

女子并不言语,只忽闪着清亮的大眼睛嫣然一笑,露出碎玉一样洁白的牙齿。

“青裳。”另一个身材魁伟的中年男人出现门口,朝那位女子招手呼唤。

女子答应了一声,身形轻盈地一扭便离开了。窗前只剩下那个年轻男子,神情怅惘地望着女子站过的地方。

青裳!这个久违的名字刚一进入我的耳膜,我就忍不住脱口叫了起来,而当我的声音一冲出喉咙,眼前的情景仿佛薄薄的雾霭被风吹破了一般,瞬间不见了。

青裳……我一再嗫嚅着这两个字,心神恍惚,腰膝发软,脚步踉跄地爬上楼回到卧室,在藤摇椅前跌坐下来。

是我在做梦吗?白日梦?我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很痛,可以肯定我还醒着的,但刚才的一幕,又是怎么回事呢?

不是梦,就是幻觉。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心想难道是刚才在花园里被太阳晒得头昏眼花出现幻觉了?我站起身,走进浴室把毛巾用冷水浸透,然后敷在额头上。

一股清凉透过肌肤渗入心脾,我不由得精神一振。

忽而一念闪过——那个青年男子的模样分明是我最熟悉的。我曾经看过爸爸读大学时的黑白照片,适才站在窗前的男子俨然就是当年的爸爸。

爸爸年轻时,也与青裳有过交集吗?我暗想。我只知道妈妈与青裳情同姐妹,可从来没听说过爸爸和青裳之间有什么瓜葛呀?倒是韩子郁当年供职的大学就是爸爸就读过的母校,若是他们之间曾有见面之缘,应该在情理之中。

我想起妈妈在电话里一再叮嘱我的话:“关于锦庐还有青裳的事情,都不要跟你爸爸提及。”难道,当年还发生过其他不能被触碰的往事吗?我不由得皱起眉头,心绪烦乱。

“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我还在自顾自沉思时,冷不防听见有人说话。我一惊,猛然抬头发现是穆寒,正站在我身边。

他穿了一件翻领短袖恤衫,下面是浅色的斜纹纯棉面料的裤子,脚上则是一双看起来很舒适的休闲皮鞋。说实话,我几乎没有见过他不穿西装打领带的样子,所以,他的装束和他的到来一样让我感到很意外。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问。

“刚到。锦庐里里外外的门都开着,我一路走上来,一点声音都没有,我都快被吓死了,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他的语气满是苛责的意味,但望着我的眼神却充满关切。

“哦,对不起,我刚才到外面去转了转,回来时忘记关门了。”我难为情地伸手拉住他的胳膊。

“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总是这样丢三落四的,要是让心怀不轨的人逮着机会进来做坏事,就麻烦了。”穆寒顺势把我拉进怀里,紧紧地拥抱着我。

“其实门锁本来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要是真有坏人图谋不轨,凭借几把锁哪里挡得住呢?”我哧哧笑着替自己辩解。

“道理是没错。但自我保护意识总要有吧。我办过的案子里有很多都是可以防患于未然的,可是当事人没有放在心上,疏忽了,最后酿成不可收拾的结果。”穆寒义正词严地说。

“知道了,我会当心的。”我觉得自己像是卧在河底的石头,自以为很强硬,而穆寒则是那汩汩流淌的河水,无须兴起惊涛骇浪,只在轻波细流中就把我的棱角磨平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可名状的芳馥(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