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59章: 不可名状的芳馥(1)

《风舞夜合欢》

第59章 不可名状的芳馥(1)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天你没有公事吗?”虽说有几天没见到穆寒了,但我对他的突然到来还是感觉很意外。

“怎么会没有。我的办公桌上堆了厚厚的一叠卷宗,看得我一个头两个大。幸好你发来**花的照片,我想:这么阳光明媚的日子应该陪在爱人身边,沐花香,尝美食,品清茶,才不罔上天赐予的如此美好的仲夏时光啊!”

“可是我觉得很热,热得让人心烦气燥。”我说。

“你应该是每天忙着写作搞得自己太紧张了,所以才会心烦气燥的。还记得宋代无门禅师的诗偈吗?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穆寒拉着我的胳膊走到落地窗前,窗外那一树**花开得正胜,绯红的柔丝缀着淡金的花蕊,一丛丛一簇簇在绿意盎然中显得格外从容,安逸。

“心静自然凉。来,照着我的样子一起做。”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闻到花香了吗?”他问。

我也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一缕淡雅的清香顺着我的鼻腔迂回宛转,一直延伸到肺腑间,继而逐渐弥漫,渗透。那不可名状的花香里略带着一丝蜜糖的甜味儿,犹如一柄轻柔绵软的羽毛钥匙,将我心底里封存的许多关于芬芳和甜蜜的久远记忆释放出来,无拘无束地四处飞扬。

“真好。”我说。

“是啊,真好。”穆寒的思绪也似乎飘飞到很远的地方。

“你知道**花的花语是什么吗?”他问。

我摇摇头。

“永远恩爱、两两相对,是夫妻好合的象征。”他回答,声音有些黯哑。我知道他一定是忆起了某些令他哀伤的事情。他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啊。我想。

“就像我们的戒指。”他托起我的手,摩娑着扣在我无名指上那枚戒指说:“我中有你,不离不弃。”

我们彼此凝视着,将各自的面容投射到对方的瞳孔里,清晰而又坚定。

“你的工作怎么样,进展顺利吗?”须臾之后,穆寒扭转头望着我的电脑问。

“还好,在计划期内完成应该不会有问题。”我答道。

穆寒的目光停留在电脑屏幕我打开的照片上。“这是什么?”他指着放大的那一块类似百叶窗的位置不解地问。

“我也搞不清楚,也在纳闷呢。那里像是一扇可以撑开的窗,但我到外面观察过了,锦庐的斜坡屋顶上铺满瓦片,很整齐,看不出有窗的痕迹。”我说。

“奇怪。”穆寒以手托腮,两眼紧盯着照片。

“假若那里有窗,那么锦庐的屋顶下应该还有个阁楼,可是在楼内没有发现这样的结构啊。”没有合理的答案,我只好妄自揣测。

穆寒沉吟着点点头,似乎也同意我的看法。

“年代古老的老房子,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怪异。见证了太多人太多事,一砖一瓦都不寻常,就像胶片一样,都是有记忆的。只是我们还未掌握与它们沟通的手段而已。”他意味深长地说。

穆寒的话如灵光乍现。我的脑海里倏然掠过那些似是而非的影像、声音和梦境,莫非那都是隐匿在锦庐深处的记忆?就像人偶尔会忆起零散的往事片断一样,锦庐也会不时将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事情重新演绎一番,而我不过是个碰巧遇上的观众罢了。

如此解释,似乎我在锦庐经历的种种诡异就都说得通了。

我莞尔一笑,说:“如果我的外婆还活着,她一定喜欢和你说话。”

“为什么?”穆寒疑惑地问。

“因为你的想法和我外婆一向秉持的理论几乎如出一辙。”我回答。

穆寒也笑了,拍着xiōng部说:“所以,千万不要低估老人家的智商。”

我撇撇嘴,揶揄道:“让我看看你的胡子,嚯,没有胡子也敢自称是老人家?”

“要胡子还不好办,从明天开始我就让剃须刀歇业,不出半月就会满脸胡子拉碴的了,到时候你别不让我亲你哦。”他低下头,故意把光溜溜的下巴往我的脸上蹭。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可名状的芳馥(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