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60章: 不可名状的芳馥(2)

《风舞夜合欢》

第60章 不可名状的芳馥(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们一边开玩笑一边手挽手走下楼。“知道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吗?”他说。

“不知道,是什么?”我问。

穆寒打开他上楼前放在餐厅里的一个外卖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漂亮的圆漆盒。“我新近发现一家日本料理店做的食物味道还不错,就去订了一套顶级寿司,你尝尝看怎么样。”他说着打开漆盒。

盒子里整齐地排列着一卷卷用海苔包裹的米饭,米饭上依次码放了粉色的甜虾、米黄色的贝柱、白色的乌贼肉、橙红色的鱼籽,旁边还有红色的金枪鱼和三文鱼片翻卷而成的花朵,以及装饰在花蕊上的一点沙拉酱,周围则以黄色的糖姜片、紫苏叶子和绿芥末点缀,打眼一看,真是五彩缤纷,美不胜收。

“哇!太精致了,我觉得把它们放到嘴里咀嚼简直就是犯罪啊!”我忍不住啧啧称叹。

“哈哈,别矜持了。再精致的美食也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的,快点开动吧。”穆寒拉着我在餐桌旁坐下来。

我们一边蘸着酱汁品尝寿司,一边轻声细语地聊天。我给穆寒讲自己笔下的一个人物被我编排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死法,他大笑,说:“也就是你这个古灵精怪的脑袋瓜儿才想得出。”然后,他给我讲刚刚了结的一个案子,原告与被告白天对簿公堂,晚上仍然同居一室,问他们原因,答复说官司是公事,同居是私事,两不相干。我听了也不禁大笑,说:“这么高的境界,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了。”

吃完寿司,穆寒又起身泡了两杯绿茶。看着那些绿莹莹的茶叶在沸水中根根直立,再慢慢展开,将一杯透明的清水晕染成碧玉般的颜色,我们忽又沉默了,半晌无语。

空气中飘荡着一丝**花的香芬,若有若无的,在身前背后缭绕。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楼上走廊尽头那幅油画中的碎脸吗?我知道她的名字了。”我打破静寂对穆寒说:

“哦?她叫什么?”

“青裳。”

穆寒的眉峰一凛,端着茶杯的手指微微翘起,不自觉地拍打着玻璃杯壁。

“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我问。

他没有吭声,两片厚实的嘴唇紧抿着,形成一道晦涩的弧线。

过了一会儿,他抬眼望着我,语气平缓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于烈告诉你的吗?”

我摇摇头,说:“是我妈妈从那些油画的碎片中认出来的。青裳和我妈妈曾经是情同姐妹的好朋友。”

“情同姐妹?那她一定知道青裳的情况了,有没有说青裳现在在哪里?”穆寒接着问。

我又摇摇头,遗憾地说:“我妈妈已经有三十年没见过青裳的面了。当年青裳离开时什么也没说,所以,我妈妈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穆寒的目光变暗了,嘴巴歙合了两下,不再提问。

“你知道青裳这个名字的含义吗?”我自顾自地说:“《古今注》中有一句‘欲蠲人之忿,则赠以青裳’,意思是说要防止他人怨忿则宜以**相送。青裳就是**花的意思。是不是很有趣?”

穆寒点点头:“没想到**还有这么雅致的别称,的确很有趣。”他的眼神越发暗淡,我猜也许是他对这个话题的兴趣不大,便也打住话头。

两个人重新低下头默然无声地品茶。房间里,绿茶飘散出的浓郁气息竟将**花的淡香淹没了,再深切的呼吸,也捕捉不到它的芳踪了。

我禁不住轻声叹息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自在飞花的轻梦(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