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64章: 日落之后的群岚(2)

《风舞夜合欢》

第64章 日落之后的群岚(2)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和爸爸又聊了一些关于法国关于艺术的闲话,貌似不经意的,我问道:“爸爸,对于韩子郁,你有什么看法?”

“韩子郁?你怎么忽然提到他?”显然,我的问题让爸爸感到很突兀。

“最近经常听别人说起他,所以想了解一下。”我故意说得很轻松,不想让爸爸发觉我是刻意为之。

“韩子郁,是我非常敬仰的一位教授,他的艺术造诣并不是几句话就能概括得了的。当年我特意选修了他的课,有一个学期是在他的亲自指导下学习绘画的,这为我后来确立自己在艺术事业上的走向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爸爸很认真地说。

“那么,他的个人生活呢?”我接着问。

“至于他的个人生活,我不是很了解。对一个长期在国外生活又处于创作高峰期的艺术家而言,他的我行我素、不拘小节当然会引来各种风言风语。我只看重他的艺术成就,不想对他的个人生活做任何评判。”

“明白了。”我说。我知道爸爸一向为人严谨,不喜欢对人评头论足。何况韩子郁还是他的导师,在爸爸心目中占据的分量可想而知。

我回头瞄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支刻着青裳名字的玳瑁发簪,有种继续追问的冲动,但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爸爸,你喜欢**花吗?我的窗外现在开了一树**花。”我不知道自己这样迂回地说算不算违背妈妈的叮咛。

“哇,那一定很缤纷很绚烂。可是,我还是喜欢兰花,更素雅更恬淡。”爸爸说。

“就和妈妈的气质一模一样,是吗?”我对爸爸的回答一点都不意外。

“没错。”爸爸又笑了。

“跟你女儿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话筒里传来妈妈的声音。

“夸你呢。”爸爸答道。

爸爸和我道别,说他要与妈妈一起去赛纳河畔散步。

我终于理解妈妈为什么愿意放弃理想,安心做爸爸背后的女人了。爸爸,值得她这么做。

晚霞落尽,夜幕低垂。

房间里的光线已经变得很昏暗,我起身走到门边按下吊顶的琉璃花灯的开关。就在明亮的灯光向四方照彻的一刹那,我听到一声绵细的叹息,从某个灯光尚未到达的角落传来。我惶然四顾,除了那些一如既往的陈设外,我什么也看不到。

窗上挂着的那一幅长长的白色纱帘仿佛一位若有所思的智者,面无表情,只在不得其解时偶尔皱一下眉。

落地窗前的藤摇椅在微微地晃动,是风吗?我不能肯定。而那一声叹息犹在我的耳际,缥缈不息。

藤摇椅上那本席慕容的诗集就翻开在夹着**花的那一页。我走过去,把书拿起来,触目却是一首《青春》——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浅

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本章完结,下一章“ 躲在暗处的歌者(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