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舞夜合欢 [目录] > 第67章: 躲在暗处的歌者(3)

《风舞夜合欢》

第67章 躲在暗处的歌者(3)

屈轶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入戏太深吗?我琢磨着穆寒的话,一时心潮起伏,跌宕不安。

现实生活中,我的工作是编剧,而锦庐这出戏的幕后编剧显然另有其人,那又是谁呢?沉重的问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索性走到床边和衣躺下。

哪知没躺多久,就粘腻腻的出了一身汗。我翻身起来,脱了衣服,到莲蓬头下冲了个热水澡,然后围着浴巾打开衣橱,找出一件从未上身的丝绸吊带睡裙。

那是去年,我看见在一家丝绸专卖店的橱窗里斜搭着一条极绚丽飘逸的长丝巾,不觉停住脚,想起一句诗——“为谁风露立中宵”。那样的一条丝巾是要用一副热心肠去烘托的,岂能被如此冷落。于是,我跑进店里跟老板娘讨价还价,虽然她执意不肯让步,但终究禁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答应买两件打七折,我就随手拣了一条睡裙,然后喜滋滋地抱着丝巾,掏钱走人。

那条丝巾一直令我爱不释手,伴随我度过了秋去冬来的萧瑟,成为颈间最夺目的一道风景。而睡裙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它始终被遗忘在衣箱的底层,不见天日。直到搬来锦庐,因为想着已近暑天,才将它放到触手可及的地方。

那件睡裙的款式很简单,低胸的及膝短裙,只在裙摆和领口处低调地装饰了一圈蕾丝花边。玫红色的软缎刚刚好包裹着身体,柔滑的丝质仿佛就是肌肤的一部分,穿上它,我的心情一下子温存起来。

在合拢衣橱门的时候,有一道耀眼的金属反光从衣橱里侧的尽头照出来,我探头进去仔细一看,原来那里装了一个铜制的圆环,圆环被衔在一个同样是铜制的面目狰狞的老虎头的嘴里,而老虎头则固定在一块看起来相对比较独立的背板上。

我伸手摸了一下那个圆环,发觉它很重很有质感,应该是年份很久的老物件。这就奇怪了,衣橱里面装一个这样的圆环是做什么用的呢?我把它抬起来再在老虎头上轻轻扣几下,老虎头发出一阵沉闷的回声,就像石子落入深井时一样,声音传得很慢很远。

我不禁诧异,那个老虎头的背后不可能有口井啊?

我把悬挂着的衣服推到一边,探身钻进在衣橱里东敲敲西拍拍,我并不确定自己能发现什么,只是被好奇心驱使,想知道那个衔着铜环的老虎头到底派何用场。

可是寻摸了半天,我仍然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答案。

或许它是为一些特别的衣物饰品设计的,比如领带皮带之类?我灵机一动,把那条心爱的丝巾展开来搭进铜环中,恰到好处,从此不用再担心丝巾被压出皱纹或被其他硬物钩破了。我为自己的新发现得意不已。

一番折腾,我真的乏了,连打了几个哈欠,又躺回到床上,一合眼便睡熟了。

再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

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息,是于焉发来的:你听到白喉矶鸫的歌声了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蕙风和畅的午后(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