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163章:、冤枉啊!!

《狂徒》

第163章、冤枉啊!!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明月在少羽的身后,少羽自然不知道这一切。此时此刻,少羽的目光完全的被吸纳在那一张清秀美丽并且充满着无限诱惑的脸上。每这么一个美人儿勾住脖子,共躺一张床上,要是少羽心里没什么想法的话,那就太不正常了。

想归想,做归做。少羽的控制力是很不错的,不像一般的知青愣头愣脑的就脱衣服往下扑。

“热……我好热。”印小月额头上开始冒着汗珠,人在醉酒后一般都容易发烫,印小月也不例外,她猛的坐起身,右手摸住腰间的腰带,轻轻一拉,腰带上的系着结儿便散开了,一身雪白色的衣裙开始渐渐的往下滑。这衣裙本来就非常的滑腻,此刻印小月双手朝下,衣裙自然就往下滑了……衣领渐渐的落下,显出印小月肩膀上雪白的肌肤,肩膀,胸口……衣裙在一点点的往下滑。

少羽相信,印小月这么做绝对是无意的,这个丫头这副妩媚神态可不是装出来,她的确是喝多了酒,酒精上脑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她的眼睛充满了期待,带着期待,迷离怔怔的看着少羽,说白了就是勾引少羽,“我好想有个人来拥抱我,快抱住我……”

她很轻很轻的说,但是这轻似苍蝇般的声音给了少羽无穷的冲击力。少羽仔细的看过了,这个丫头身高有一米七左右,发育的非常成熟,这年头的男女一般都是在十六左右结婚的,十五岁的儿子早就成熟了。

“来啊!”印小月脚丫一提,顿时把床头的蚊帐给挂了下来,主动贴上少羽的胸膛,蚊帐轻轻合上,这几乎揉碎了在门口的明月的心,看着那渐渐拉下的蚊帐,明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心中有一股酸意涌满全身,无处发泄,明月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

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清楚一个大概的轮廓,只能看清楚蚊帐里面两个模糊的身影彼此贴在一起,在微微的动弹着……蚊帐里面还传来印小月那呢喃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就充满着诱惑……

明月看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少羽出来,她都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在里面干了什么,不过她的心已经碎了,她转过身,重新回到了走廊上,眺望着下方的一片小林子,心头千般念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这般茫然的看着下方的黑夜。

大风吹起她那一袭白色的长发,在空中飘扬着,划过她的眼角,她忽然嘲弄的笑了一下,然后用贝齿紧咬着下唇,太大的力道使得他的下唇都流出一丝丝的鲜血来,那种钻心钻胃的痛苦,她从来都未曾遇到过,就是以前被敌人砍三刀,也远没有此可来得难受。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在明月茫然痛苦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旁边轻轻传来,随即只见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美丽女子缓步走了过来,在明月旁边三米停了下来,这个人有着丝毫不输于明月的容颜气质,整个青州不会再有第二人,正是青如玉。

明月转过头来,淡笑一下,“是小统领啊,我……我刚刚闲着无事,在这里散布,散着散着就来到你房间门口了。”

青如玉看了眼明月那还在流血的下唇,皱了下眉头,“你遇到什么困惑了?还是来这里找我有事儿?”

明月自嘲的笑了,“小统领你贵为赤虎军统领,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地位超然,修为更是高绝,十六岁便成就天位境界,改写着青州内的一次次纪录,小统领是天纵奇才,明月不及,特来问理的。”

问理,问是请教的意思,而理就是道理,经验,和诀窍的意思。问理,其实就是来向青如玉讨教经验诀窍的意思。

青如玉笑道,“你我是同一种人,只不过我运气比你好一些,如果把我的运气给你的话,以你的天赋,现在的成就决然不在我之下。”

明月笑了,但笑得很悲伤,“小统领你过奖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运气就好比是机会,能否抓得住机会而已。明月从来未看到过小统领出过手,更未听说小统领有去挑战过别人,但小统领的修为境界却是一日千里,蒸蒸日上,这其中莫非有什么奇理?”

青如玉道,“地界之内,修炼的是幽蓝,九级幽蓝,感悟生命和幽蓝的联系,除了九级突破天位的那道门扛,并不多少道理诀窍可言,靠的是自己的努力修行,靠的是对幽蓝的运用和对生命的感悟。但是天位之后,要想继续向上登高,就需要去领悟自然大理,天理循环,因果报应了。只要有一颗大勇之心,勇往直前,何愁不入天位之境?”

明月道,“世上有千千万万的人,有千千万万条路,每个人走的路都不一样,每个人所坚持的信念也都不同。小统领你告诉我,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你当如何?”

青如玉皱起了眉头,似乎这个问题把她难倒了,她摇摇头,“我没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但是我想,如果我爱的人不值得我爱的话,我便不会再爱……我爱之人,必是我所欣赏和认可的,如果有一天我发现我不再欣赏他,不再认可他,那么自然而然的就不再爱他,不是么?”

明月自己的咀嚼着这句话,仿佛这话给她带来了某种东西,她思索了很久,最后淡淡一笑,“原来这就是小统领你的观点,可惜……你刚才自己说过,你从来未真正的爱过一个人。如果爱一个人真的如你说的这么简单,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天纵奇才的绝世高手为情所困了。”

青如玉也不计较,而是转开话题道,“你爱上谁了?说出来听听,或许我能给一些建议和看法呢。”

明月一笑,“说不得……”

明月刚说话,忽然房间里面传来少羽的一声大喝,却是少羽伸了个懒腰,缓缓撩开蚊帐,下得床来,看他头发有些凌乱,衣衫也有些不太整齐,神色亦有些疲惫,看上去倒真的像是刚刚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样子,而且看他脸上的疲惫之色,刚才那事情还来得很猛烈,蚊帐拉下,床上的印小月也没有再发出声音了,貌似沉沉的睡过去了。

明月和青如玉同时回头看着少羽,只见少羽伸完懒腰后,神情舒畅,陶醉的眯起眼睛,“真累……虽然做这种事情很畅快,但真的很累……”

这话听在青如玉和明月耳里,可就有了歧义了,特别是在明月听来,她几乎可以肯定,刚才少羽肯定和那个女人在床上做了那事儿。

“诶……你们……是你们,你们都在啊。”少羽双手做着活动,大步朝青如玉和明月两个人走来,“青如玉,明月,真想不到我们在这里碰面了,真是有缘啊,哈哈,我们三个人,就是有缘分。”

少羽笑哈哈的走到二女身边,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诶,青如玉,你又比以前漂亮了,明月你也是啊,比以前好看了很多。”

“哼,谁和你有缘分。”明月冷哼一声,偏过头去,重新看向远方的夜口,不再理会少羽。

青如玉敏锐的感觉到床上还躺着一个人,而且还是女人……再看明月的表情以及回想着刚才明月的谈话,她也明白了七八成,不过一想到少羽和别的女人在自己的床上干这种事情,她便有种想吐的冲动,当下也别过头去,狠狠的鄙视了少羽一番。

“你们怎么了?我……你们……”少羽全然蒙在鼓里,其实他刚才只不过是在用幽蓝帮助印小月醒酒而已,所以才在蚊帐里面呆了那么长时间,所以出来的时候少羽才会露出疲惫的神色。

少羽刚才说,“真累……虽然做这种事情很畅快,但真的很累……”

累是因为少羽消耗了大量的幽蓝才完全的帮助印小月醒酒,做这种事情很畅快,少羽说的是助人为乐……少羽断然不知道明月和青如玉心里的想法。

他只好厚着脸皮(在明月和青如玉看来简直是厚颜无耻)的走到青如玉身前,哈哈笑道,“别生气麻,你们别生气啊,就算要生气,也至少让我知道……你们为什么生气啊。”

青如玉转过头来,指着房间里面的那张床,“床上还躺着一个女人,你自己说你刚才做了什么事情?”

少羽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连忙解释道,“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那丫头刚才喝多了,我背她回来的,而且刚才我在床上和她……”

“谁要听你的解释了。”明月玉手一挥,转身就走,“色徒一个,不需要做任何解释。”

“我,我刚才在床上和她……”

青如玉也是大摇其头,转身离开,“这房间是我的,你马上把被子什么的整理干净,要是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半点污物,我会不客气的!”

“青如玉,你是个明白人,你听我解释,我刚才和她在床上……”

“明月说的对,你不需要解释什么,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明白。”青如玉打断少羽的话,大步离开。

“我……我刚刚在帮她醒酒啊,我冤枉啊我……靠,那个谁,印小月……给我起来!”少羽眼看着两个女人都气呼呼的离开,一想到刚才的印小月便气不打一处来,正准备回去把她提起来,让她来澄清自己的清白。

“敢非礼我女儿!!!”

少羽没走两步,忽然天空中传来一记惊雷大喝,大喝之下,少羽的身体大颤,脚步瞬间就动弹不得,“莫非是那个什么什么箭神来了……天啊,我是冤枉的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箭神说诸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