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176章:、青侯召见

《狂徒》

第176章、青侯召见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行走在山林间,少羽,张虎,印小月自然是走在最前方。印小月身披一身白色的紧身衣群,居然也有了几分女强人的气势,有点儿明月的风范,至少表面上给人一种不好对付的感觉。一百二十匹汗血宝马步伐沉重,走在山林之间,一路上把鸟儿怪兽都给惊跑了,别看只有一百多匹战马,但是一百二十匹汗血宝马一起奔腾起来,当真有一点儿万马奔腾的气势。

“百夫长,我们从哪条路出青城?”张虎忽然在旁边说道,“现在我们已经行了五里路程了,需要赶快确定方向。”

少羽道,“拿地图来。”

张虎从随身口袋里掏出一张破旧的地图,上面圈圈点点,写满了整张纸,少羽看了一眼,“要从青城前往朝阳郡,有两天路可以走。一条就是从这里回到青侯府,然后回到青城,从青城东门出发,然后经过青云山脉的大峡谷。另一条路就是从我们身后绕过去,绕过青云山脉,从西门离开青城,不过如此一来,我们就需要多走两千多里的路程,半个月内决然赶不到朝阳郡。现在我们回青侯府,从青城东门离开青城,再经过青云山脉的大峡谷。”

少羽只看了一眼地图,便把整张地图的大概记在了脑子里,做出了决定,而且这个决定张虎仔细想来已是最好的方法了。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张虎却在少羽处理这件小事的过程中看出少羽身上一股领导者独有的气息和判断能力。

“好,就这么办。”张虎收起地图,牵马往后方赶到士兵方正里,大声吆喝道,“百夫长有令,从这里回到青侯府,然后从青城东门出城,直接穿过青云山脉的大峡谷,直奔四千里外的朝阳郡!”

话语一落,大家的速度都加快了很多,一百二十匹汗血宝马在山林间飞快的奔腾起来,马蹄声震动四野,群兽纷纷逃散,包括一些六级的怪兽听得这震慑人心的铁蹄声,也都纷纷逃跑了,足见汗血宝马的威慑力有多么的可怕。

未走多远,山林间另一个方向突然跑出来一个骑兵,那骑兵远远的便高举一道卷轴,朝少羽这边的军队大喊,“自己人,请留步。青侯有令,邀请羽团百夫长萧少羽即刻前往青侯府面见青侯,不得有误,即刻出发。”

那骑兵来到少羽身前,高举黄色的卷轴,大声喊道,“谁是萧少羽,接军令。”

少羽微微人在马上,微微弯腰施礼,“少羽接令。”

那骑兵将黄色卷轴交到少羽手里,少羽翻开一看,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行大字,“诚邀萧少羽即刻到青侯府青侯堂面见。”

几个简单的字,每个字只有半个拳头大小,但是字里行间却透露出一股让人无可抗拒的魄力,仿佛这些字体随时都可能迎面扑纸而出,化为真实的字迹一般,少羽在看这些字体的时候,感觉自身的灵魂都差点被勾走了,少羽真怀疑,如果自己的定力差上一丁点儿的话,就被这些字体给摄魂掉了,也就是说,这一行字就可以要了少羽的命。

“天那……这就是青侯亲笔写的字么?字里透露出一股大正之气,君子仁德,千秋万载。不愧是青侯,真不敢想像他的修为到了什么境界……”少羽迅速将卷轴合一,不敢继续再看。卷轴末尾那一个红色方正的青侯印章绝不会是伪造的。

“请转告请后,半个小时内我便赶到青侯堂,请见青侯。”少羽将卷轴收起,冲那骑兵大声喊到。骑兵将消息带到后便一夹马背,掉转马向,朝来路奔腾去了,眨眼的时间便消失在山林之间。

张虎忙道,“百夫长,这其中不会有炸吧?”

少羽摇头,“不可能,上面盖有青侯印章,普天之下,只有一个青侯印章,用青侯本人的精血炼制出来的,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仿制得出来。青侯此刻急着面见我,看来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了。”

“那我们……”张虎的意思任谁都听得出来,他是想问少羽要去面见青侯,那么众兄弟怎么办?

少羽道,“你们按着原计划行路,我们青城东门口会面。你们先赶路,我随后赶上来。”

少羽刚要挥马先行,印小月忽然说道,“少羽……哦不,百夫长,我跟你一块去吧。顺便也和我父亲道个别。再说……你行动好像也不太方便,我跟着你,正好可以照应到你。”

张虎马上附和道,“不错不错,百夫长,就让小月和你一起去吧,一路上也有个照应啊。”

张虎是在场除少羽外唯一知道少羽伤势真实情况的人,他自然希望印小月可以在他的百夫长身边,时刻照应着自己的百夫长。

少羽皱了下眉头,刚要说话,张虎忙道,“就这么定了。我来带领兄弟们赶往青城东大门,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兄弟们,跟我走。”

张虎调转马向,朝少羽和印小月的旁边绕了过去,后面的士兵如同洪水一般跟在张虎身后,一阵响亮的马蹄声过去,人边消失了。

印小月道,“还愣着做什么啊,快走啊。你现在可是青侯的兵,去得晚了虽然谈不上违反军令,但至少都是对青侯的大不敬。走吧。”

印小月说完还当先走了出去,少羽无奈摇头,只好跟了上去,“一个是不等我下决定就把士兵带走了,一个是更是不给面子……”

少羽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面他是明白的,印小月和张虎都是为了自己好,这份情不浅啊。一路上印小月都在问少羽是身上带伤,少羽一路上都在否定说没有。印小月也拿他没办法,只好作罢,来到青侯府青侯堂的时候恰好是半个小时后。主要是因为少羽行走实在不方便,在来到青侯府之前,少羽还能坐在马背上,用马做腿,但是入了青侯府,下了战马,可就没有什么做腿了,行走起来非常不方便。在印小月的威逼利诱之下,少羽只好坦白了自己的伤势,印小月背着少羽便往青侯堂走去。

看着一个小丫头背着自己走,少羽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不过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这样了。印小月身体还是很不错的,背着少羽一个大男人并不觉得太重,行走起来还算正常,过不久二人便来到青侯堂外。

青侯堂里光线比较暗,在外面看去,只见里面一片漆黑,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但是少羽和印小月都感觉到,这青侯堂里面有一股庄严正派的风气,一股庄严之气让少羽有些喘不过起来,印小月修为低些,更是感觉到这股庄严之气压迫自己得很厉害。

“小月,别在这里傻愣着了,进去吧,青侯在里面等我们。”少羽在印小月背上,说话了。

“哼,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人家背着你走了这么远的路,累得很,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百夫长的份上,我早把你扔地上不管了。”印小月不爽的说,不过脚的步子可是没留情,缓缓的走了进去。

光线暗淡下来,里面空荡荡的,这个地方并不气派,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大堂,九根梁柱分列在大堂两边,这里没有座位,诺大的一个大堂,却是连一张椅子都没有。地方虽然不气派,但大堂的占地却很大,足有一千多个平方米,站在其中不由让人感觉到其中的渺小。印小月背着少羽来到大堂中央,居然感觉有点儿晕头转向,真是找不到北了,不知道往哪里站好。

大堂的正面上席,是一个很大的屏风,屏风是有半透明的帆布做成的,帆布上面画着一副优美的山水墨画,墨画也是很简单,只是很简单的提了几笔,但是这几笔却透露出一股浓厚的笔墨之气。图画的笔画虽然只有简单的几笔,但却十分的生动,十分的逼真,一种另类的栩栩如生。

用最简单的笔,画出了世界上最生动的画。用最简单的笔画,描绘出世界上最复杂的图片。

这副屏风画,应该是整个大堂里唯一吸引少羽二人的东西了,两个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落到那副墨画上面,印小月忍不住叹道,“好生动的画,我感觉到山上的树木在随风而动,天空的白云也在飘荡,还有山间的水也在流动……太神奇了。”

少羽补充道,“最神奇还不止这些。”

印小月忽然好奇问道,“哦,那觉得最神奇的是什么?莫非我刚才说的都错了?你看麻,这水,这树,这云,分明好像是在动啊。”

少羽皱着眉头道,“你说的是没有错,但你说的都是表象。根本在于……你看,这整副图只有九个笔画……九个笔画就勾勒出云,山,树,水……这么多复杂的东西。这个作画的人用最简单的东西把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表达出来,这才叫厉害。”

印小月仔细一数,不由大惊,“还真是这样呢,太神奇了。”

“屏风后面还有一个人。”少羽又道。

印小月仔细看去,果然看到屏风后面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下一章,九点半。)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侯语出惊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