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190章:、悲歌

《狂徒》

第190章、悲歌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话说李修带着少羽后便往北一路狂奔,十个战士在他身后紧跟而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跑了多远,总之到了后面,他自己的双脚已经磨出了鲜血,他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他抱着少羽一路往前狂奔,但到了后面,弟兄们实在跑不动了,李修自己也感觉到快要跑不动了,很多战士甚至已经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完全的虚脱了。

“什长,你带上百夫长自己逃吧,我们实在走不动了。”九个士兵兀自商量之后,派一代表说话。他们每个人只有地界五级的水平,一路狂奔了三个多小时,便是他们这种久经沙场的老战士也要吃不消了。不是他们不想跑,而是实在没有力量了。

李修的体能也被消耗了将近有八成,虽然还可以继续往前奔跑一段距离,但也撑不了多久了,要知道,他虽然是六级高手,可是他一路上都是扛着少羽在跑路的,就这一点,就比一般的战士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的体力。

李修看着这一般兄弟,眼睛里面露出一丝悲壮情绪来,这帮兄弟跟着自己出生入死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多少次都是从鬼门关里闯过来的,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般狼狈的,居然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又有几个战士劝告李修带上百夫长先逃跑,但李修却迟迟不肯放弃这九个兄弟。

“什长,不好了,后方几里外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往这边驰骋过来,那股气息异常的强大,应该就是之前将百夫长打成重伤的五长老……”那哨兵看着李修怀里的少羽,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能说出来。

李修点点头,挥手示意那战士归队,他思索再三,他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一条大河,顿时灵光一闪,将少羽的身体层层包裹好,包裹上一层防水的雨衣,最后将少羽放到河面上,“百夫长,李修无能,未能将你带到安全的地方,李修能做的就是不让五长老发现你的踪迹,我所力所能及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一切就听天由命了,相信百夫长你是个福大贵之人,将来我们还能在朝阳郡郡守府相聚。”

李修做了二十年的士兵,参加了二十多年的战争,他是战争遗留下来的幸运,见够太多的无奈,遇过太多的生死大难,因此在送少羽走的时候,他的脸上并表露出太多的伤心,对于战士而言,感情都是留在心间,从不流露于表。

送走少羽,李修刚刚回到士兵旁边,边感觉到后方突然狂风大作,原本平静无比的山林里骤然间刮起一股狂野的飓风,山林呼啸。飓风过岗,随即便看到一个分红色的影子从后方奔腾而来。

“蓬!”五长老的身体眨眼间便从一个细小的墨点变成了一个人身,出现在众士兵的前方,只见此刻的五长老身外包裹着一层淡粉红色的幽蓝,和之前同的是,这些完全由淡粉红色组成的幽蓝茧非常的稳定,红光大盛坚稳如山,气息也较之先前强大了很多。

他的到来让李修和众士兵顿时感觉到一股窒息,他此刻虽然只有平时三成的战力,但是对于李修这样的六级高手而已,对于只有五级境界的众士兵而言,其压力丝毫不亚于面对死神,强大的气息直接把众人压得倒在地上,根本动弹不得。他们每个人身上都仿佛压了一块千斤巨石一般,就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而且连身体都是被压在地上,想要动弹一下都不可能。

五长老目光冰冷的扫过众人,冷冷喝道,“萧少羽在哪里?”

他的目光让人不寒而颤,扫过每个人的身上,每个人的心脏都几乎要蹦达出来,好似他的目光有着摄人心魂的力量,看透的人灵魂。每个人每他的目光看中,额头都在流冷汗。特别是李修,被他的目光盯中后,差点连说慌的勇气都没有,他背后的衣衫都湿透了。

“水,萧少羽在哪里,不然这里的人通通都要死!”五长老目光如刀,再次喝道。

李修身体本能的一震,连忙道,“百夫长不在我们这个小分队!”

说这句话的时候,李修的胸口顿时裂开一道细小的缝来,鲜血从细缝里面渗透出来。顶住如此大的压力,每说一句话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五长老依旧面目冷峻,“胡说,我的人已经追踪了所有的小分队,结果只发现那个射箭的女人,却不见少羽的影子,你这里是最后一个小分队,怎么可能不知道少羽的去向,恩!”

五长老的身体猛然一动,顿时往前一驱,瞬间跨过三十米距离一把将李修捏在手里,高高的把李修提了起来,“你敢欺骗本长老?”

李修的身体在颤抖,离五长老越近,他越加的感觉到五长老给他带来的强大压力,眼下他感觉身体都要爆炸了,“没,没有!”

说完三个字,李修的嘴唇已经流出鲜血来,耳朵,鼻子,眼睛里都在流血,样子十分吓人。

“还敢说谎!!”五长老捏住李修的手顿时又加大了一些力量,李修的身体再也吃不消,七窍血流更大,直接倒地不起,接下来五长老又逼问了其他的几个士兵,结果几个士兵也都异常的顽强,硬是没有供出少羽的下落,九名士兵有八名士兵被活活的逼问而死,最后只剩下最后一名士兵,五长老忍住涛天怒火,深深呼吸,看狎昵感那个士兵,“说,萧少羽在哪里?不然前面的九个人就是你的下场,知道不?”

那士兵的身体在发抖,这种发抖是出自本能的颤抖,而非因为害怕而颤抖,“我……我不知道,百夫长不在我们这个队,真的不在。”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么说出萧少羽的下落,要么死!”五长老今日怒火涛天,被少羽一个小辈打成重伤,心里难过得不得了。他现在巴不得找到少羽,然后一巴掌把少羽给拍死,那士兵最后还是摇头,“百夫长不在这个分队。”

然,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角划出了眼泪,他哭了,“百夫长,我们只有来生再见面了……”

“去死!”愤怒的五长老不由分说的一巴掌掴在那士兵身上,士兵直接被这一巴掌拍成了碎片,尸体碎片洒落一地,腥臭之味弥漫在周围。顷刻后,刀疤,方圆和五郎从后面赶了上来,“五长老,可有线索?”

五长老眉头紧皱,深深的呼吸,“没有找到少羽,少羽不在这个分队。”

五郎看着满地的尸体,心里一惊,不过也不敢多说话,“所有的分队都没有少羽的影子,看来是他们把少羽藏到某个地方了。”

方圆身上抱着印小月,刚才他在追捕分队的时候把印小月给截了下来,方圆说道,“以我对少羽的了解,他这个人喜欢出险棋,最可能……三个小时前他们下马过河的时候就把少羽藏起来了,也就是说,他们把少羽藏在了那条大河边上。”

刀疤和五郎一听,仔细的分析起来,大觉的有道理,刀疤也道,“是啊,我也觉得少羽总是喜欢出其不意,这个是最有可能的。或者在更早的时候他们就把少羽隐藏起来,他们大批人的逃跑为的就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五长老目光扫过周围,最后冷喝一声,“走,回去。”

说完他率先往回路赶去,一个转瞬就消失不见。

刚刚过来还没来得及休息的刀疤三人不由叹气,特别是刀疤,“真没想到,这个五长老居然如此憎恨少羽,这么想杀死少羽,我倒是没想到啊。”

五郎也是惊讶不已,“我也没有想到,五长老杀心居然这么重,刚才我真怀疑,如果我们不答应他每人去追踪两个分队的话,他估计真的会把我们给杀了。”

方圆道,“你们只看到五长老凶悍的一面,却不想想他的另一面。我猜测他之所以这么急着想要杀死少羽,恐怕还有其他的原因。”

“什么原因?”刀疤和五郎同时问道。

方圆道,“因为他害怕少羽这次逃生之后会回过头来对他造成威胁,他是在害怕少羽,畏惧,除了愤怒,还有畏惧。”

刀疤和五郎一惊,大觉有道理,随即三人一起往回路赶去。

就在刀疤他们离开的地方,距离这个地方往北一里左右便是一条小河,名为西河。

西河下游一百里。

郭子成从背后行囊里面取出一个水袋,到西河里装满水后便回到河岸,分给白梦,“白梦,你渴了,多喝点水吧。”

白梦接过水袋喝了几口,“谢谢师兄。”

白梦很渴,居然把水袋里的水咕噜咕噜喝完了,然后她起身自己去西河打水,“师兄,我去打点水给师姐,你在这调息一下吧。”

“恩,你去吧,小心点。”郭子成是剑圣门的第五高手,上次到青城学院主动挑战明月,结果差了半分。

白梦高兴的把水袋装满,然后盖上盖子,“白子歌师姐这次出行,着实不容易。”

“诶,那是什么?人?”白梦的注意力很快落在岸边的一个人影上,然后仔细的摸了过去。

(不用说,这个人就是少羽了。下一章,下午六点。)

……本章完结,下一章“、白子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