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191章:、白子歌

《狂徒》

第191章、白子歌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时正是午夜十二点,苍穹如墨,连月亮也隐藏了起来,只剩下些许星星零散的分布在天空之上,散出微弱的光芒,给山林间带来了唯一的光亮。白梦便是借着微弱的星光,才隐约的看见不远处的河岸上躺着一个类似人一样的黑色东西。

“是人?算了,肯定是我眼花了,这晚上的怎么会有人……看来以后不能总是熬夜,容易出现幻觉。”白梦提起水袋转身边折了回去,郭子成在一棵大树下面打坐入定,显然是在调运内息,白梦路过他旁边的时候,把他身边的行囊放到距离郭子成更近的地方,然后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未走多远,只见另一棵大数下面同样有一人在打坐,不同的是这个人是女人,而且是身穿一身白色衣裙的女人,白梦来女人身边,见她在打坐,一直不敢喊话,便站在旁边等了很久,很久都不见女人打坐完,白梦索性也靠在树上休息起来,或许因为太过劳累的缘故,未过多久就睡过去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天空已经隐隐发亮了,天空上面的星星已经不见了,东方升起一片白色,是天亮前的征兆。

女人也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她双脚并为站在地上,而是凌空踏步,双脚一直保持距离地面有一尺的空中,女人身上的白色衣裙十分紧凑,而且非常的稀薄,只裹了一层白色近乎半透明的衣裙,如果光线好的话还能隐约的看清楚她里面的内衣,腰间系着一条淡蓝色的腰带,极好的衬托出她那近乎完美的身材。只见他一袭长发披下,脸色白皙若雪,脸蛋儿精致无双,宛若仙子下凡,整个人一尘不染,说不出的清新脱俗,大有一股圣洁之气,宛如雪中圣莲,独傲群芳。

“白师姐,你打坐一个晚上了,喝口水吧。”白梦将水袋递到女人身前,恭敬万分的说。

女人看了白梦一样,淡淡一笑,接过水袋刚要喝,忽然发现水袋是空的,仔细一看,原来是水袋破裂掉了,白梦一窘,“抱歉啊师姐,看来是我刚刚睡觉的时候把水袋压破了……”

女子淡淡一笑,不要紧,前面就有条河流,去那里吧。“女子说着便虚空踏步,往那河流走去,白梦紧跟而上,一边问道,”白师姐,这一次我们前往朝阳郡面见郡守,真的是为了面见萧天河?”

女子淡淡说,“不错,这是师傅的意思,师傅有封信要我交给萧天河。”

白梦疑惑了,“就为了交一封信给萧天河,师傅就让你出马,这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你可是我们剑圣门的第一弟子,青州的四大奇迹之一,白子歌这三个字,青州之内谁听了不退让三分,师傅也真是的,就为了一封信就让你出马……”

女子挥挥手,示意白梦不要继续说下去,“师傅做事向来非常谨慎,或许这封信牵扯到太大太大的秘密,如果被别人截去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也不一定啊。”

说着二人便来到西河边上,白子歌在河岸上缓缓蹲下身,双手伸入河里,捧起一捧水刚要喝下,忽然就凝住了。

这个动作被白梦看在眼里,白梦惊异道,“白师姐,怎么了?”

白子歌目光往河流上游看去,边说道,“这河流里有人的血腥味儿,那里有个人,过去看看。”

白子歌一个踏步便过了十米距离,来得那人旁边后不由皱起了眉头,后来赶上的白梦惊讶道,“昨天晚上我来取水的时候就隐约看到这里有个人影,我当时以为是幻觉,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只是,这个人已经面目全非,身上都是窟窿,鲜血都流光掉了,触目惊心,太悲惨了。”

此刻绽露在白子歌和白梦二人眼下的,是一个全身上下都是透体的大窟窿,多处皮肤都往外翻卷,每有一块好肉好皮,甚至连肚子上都全部是窟窿,几乎找不到一片完好的皮肤,处处血肉模糊,骨骼突出,他头埋在沙滩上,但是给人的感觉……简直比一个被砍了几万刀的人还要惨烈。

连白子歌这种级别的高手见了都不由皱起了眉头,显然是被眼前这个人的惨烈惊讶到了。白梦更是连连倒抽冷气,“这是哪家的人,居然被打得如此惨烈,我白梦走男闯北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但却从未看到有谁这么惨烈的。”

白子歌眉头微微锁起,“他还有气息,伤成这样都还有气息,也是个怪人。”

说完白子歌右手一挥,打在那人的头上,顿时把那人的头打的偏了过来,那人虽然全身上下都不成样子,但是面目却十分的清晰,脸上几乎没有什么伤痕。看清楚那人的面貌后,白梦全身都颤抖起来,“居……居然是他,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你认识他?”白子歌微微皱眉问道。

白梦几个快步走到那人身前,探过他的鼻息,“他是萧少羽啊,以前我们一起在秦川猎杀怪兽,是同生共死的生死战友。白师姐,你应该听说过最近青城学院崛起的那个新星萧少羽吧。”

白子歌微微说道,“自然是听过的,短短三个月内就从七级初级进入九级初级,还打死了白水湖的大蛇的那个家伙。而且据说他以九级境界战胜了白虎帮的六长老。不会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吧?”

白梦连连点头,“就是他啊。他最近正风头正茂,真不知道怎么会被人打成这个样子……白师姐,你救救他吧。他是个好人,以前在秦川猎杀怪兽的那段日子里,他对我百般照顾,是个正人君子。在朝阳会武上他以七级境界战胜了八级高手成为朝阳会武的第一名。这一次……”

白梦二话不说便在白子歌身前跪了下去,“白师姐,我知道你神通广大,最近正在冲刺天位四阶,在这里只有你才可能把他救活。”

白子歌叹息一声,随即缓缓蹲下身把白梦扶了起来,她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傻丫头,你我同姓白,更是亲姐妹,还说这种话做甚,快起来。把他抬到我的马车里。”

“谢谢白师姐。”白梦兴奋的起身,小心翼翼的将少羽背了起来,然后放到白子歌的马车里。郭子成也打坐完成,得知少羽的事情后也是大为同情,欣然同意白梦的意见。三人一道便开始上路了。

三人合用一辆马车,由一匹壮实的汗血宝马拉车,郭子成在外面赶路,白梦和白子歌则是在马车里面治疗少羽的伤势。

“白师姐,他怎么样啊?伤的重不?”

白子歌看她一眼,“他全身下有十八个大窟窿,每个窟窿都有拳头这么大,而且还是透体的。另外他身上的血脉骨脉全部乱掉了,如果换做是别人,肯定是必死无疑,但是他却还有一口气,他的体质独特,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天才。但是他被高聚幽蓝所伤,身体受到不可恢复的重伤,现在我需要用自己的幽蓝帮助他疏导他体内遗留的高聚幽蓝,只要把他体内的高聚幽蓝全部驱尽,他的身体便会自动复原。”

白子歌右手往上伸出,五指并拢,作托物状,血红色的幽蓝从他掌心缓缓流转,随后她右手掌渐渐的按在少羽的胸口,顿时少羽整个人都处在一片血色的幽蓝笼罩之下。

如果少羽睁开眼的话肯定会吓得跳起来,六长老的幽蓝是蓝中带些粉红色,五长老的幽蓝则是淡粉红色……但是白子歌的幽蓝却是完全的血色,通红通红,强度不知道要比五长老强大多少倍。

白子歌一开始很轻松,但是渐渐的她皱起了眉头,再过半分,白子歌额头上已经开始出现细小的汗珠,脸色一阵阵发白。

白梦刚要说话,白子歌却挥挥手示意她出去,白梦知道事情严重,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走出了马车。

“这个家伙的身体不但被天位高手的高聚幽蓝所伤,居然还自己使用某种对自己身体伤害极大的强大武技,使得自己的身体一团乱,要把他的身体一一调理清晰,还真得费一番功夫。”白子歌的另一只手也搭了上去,额头上的汗珠又多出了一层。

渐渐的,她闭起了眼睛,强大的幽蓝不断的从她身体里涌现出来,注入到少羽的身体里……

时间渐渐的流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少羽缓缓的睁开眼来,他终于看到了射入眼睛的第一丝光,眼睛经过一阵的模糊之后终于恢复了清明,只见一个美人坐在自己身前,她肌肤似雪,两只手都搭在自己的胸口,血红色的幽蓝一点点的注入自己体内。

仔细的观察着这个女人,少羽渐渐的痴了,“我本以为这世上除了明月和青如玉之外,不会再有如此倾城倾国的女子了,没想到,这里居然又出现一个,看她幽蓝的颜色,至少都是天位境界里的大高手……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下一章,八点半。)

……本章完结,下一章“、再相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