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192章:、再相遇

《狂徒》

第192章、再相遇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少羽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越看越心里越是吃惊,最后自己都完全的沉浸在如痴如醉之中,完全的被这女人的容颜气质所痴迷,“真是了不起,她的幽蓝比五长老的幽蓝要强大得多,由她的幽蓝进入我体内,帮我清楚五长老残留在我体内的高聚幽蓝,我现在都明显的感觉到我的身体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伤势,五长老遗留在我体内的高聚幽蓝已经被清除了七八成。这才使得我的肉身恢复能力开始渐渐的发挥作用,不然……”

少羽虽然眼睛盯着那女子看个不停,但意识却在内视自己的身体,“我体内除了留有五长老的高聚幽蓝以外,体内的血脉骨脉都被混乱夭折掉了,需要靠她的幽蓝来帮助我疏理出来。”

约莫又过了片刻,白子歌缓缓睁开眼来,双手缓缓脱离少羽的胸口,深深呼吸,额头上的冷汗却是一层叠一层,面色苍白无比,“你真是幸运,你体内的血脉和骨脉都被严重的打散碎掉了,我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将你体内错乱的骨脉和血脉重新接上,若是你晚来半步的话,只怕连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少羽躺在白子歌身边,身上的窟窿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只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恢复如初,身上皮肤白皙,再也看不到半点伤口,经过白子歌的调理,少羽体内的骨脉和血脉也都非常顺畅,幽蓝在体内流走,畅通无阻,少羽坐起身,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服了,美女你叫什么名字,不但人漂亮,而且修为高绝,你不会就是青州之内人人皆传的白子歌吧。”

前些日子少羽从不断听说到白子歌的名字,就连青翼都对白子歌非常的赞赏,说她是一个集美貌修为于一身的才女,眼下一见到这个女子,少羽想都不想,直接猜测她是不是白子歌。

白子歌神色暗淡,大概是因为刚才帮助少羽治疗伤势而耗费了大量的幽蓝,现在面色依旧还很苍白,语气也有些低落,“你的眼睛倒是雪亮得很,若不是看在我妹妹的份上,我也不会牺牲那么大的代价去医治你,现在我幽蓝已经耗去了七成,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恢复。你的身体独特,骨骼精奇,是个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现在你已经没事了。”

说完这话,白子歌便靠在旁边的墙壁上开始休息,脸色很疲惫,不太愿意和少羽说话。

听见这个人承认自己是白子歌,少羽顿时惊住了,“你还真是白子歌啊。”少羽按打坐的姿势坐好,对白子歌行了一个大礼,“白子歌,请受少羽一拜。”

白子歌冷淡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开口道,“免了免了,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也是在为自己积德。我听人说你最近在青城学院是一颗新升起的星星,少年早成,怎么地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

少羽看她口气平和,并无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清楚,最后道,“就是这样的,我被青城学院的两个叛徒害了,遇上五长老这样的天位高手,敌不过他,才差点被他打死。”

白子歌点点头,“你也不错了,居然能将五长老这样的高手打成重伤,换作是谁,都会非常生气的。在天位高手眼中,地界是很卑微弱小的存在,你打死六长老已经是在挑战权威了,又重伤五长老,五长老不和你拼命才怪,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他五长老以后也将再无立足之地了,一个堂堂天位高手被一个地界高手打死……传出去多损人家五长老的面子啊。我很好奇,你拿什么重赏他的?”

少羽道,“我用的是剑,偷袭成功……是他太大意了,不然不会被我打成重伤。”

少羽轻描淡写的叙述一番,显然是不太想把自己的底掏出来,白子歌也只是笑笑,“你是顺着西河漂流下来的,现在我们的方向正好逆着河流往上游走,一路上或许会遇见你的那帮兄弟。”

少羽认真的点头,他感觉到白子歌这朴实无华的语气背后蕴涵着一股大海一般的平静,仿佛她的心已如大海一般,要么风平浪静,要么波涛汹涌。白子歌淡淡挥手,“我需要打坐调节内息,你的伤势刚刚恢复,也打坐适应一番吧。”

说着白子歌便闭上眼睛进入到打坐之中,少羽看她几眼之后,也开始打坐入定,调息自己体内的伤势。马车一路顺着河流往上走,约莫赶了三个来时辰的车,少年终于来到一片茂密的山林里,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白梦和郭子成对望一眼,郭子成说道,“这里有浓厚的血腥味。”

白梦也点点头,“你在这里守住马车,白师姐说过了,她在车里面帮少羽疗伤,疗伤期间不准任何人去打扰。我去看看那边的血腥味儿是怎么回事。”

二人商量过后,白梦身如鬼魅的跃出马车,几个转瞬就来到了那血腥味的源头,片刻后折返到马车上,郭子成连道,“怎么了?”

白梦道,“是青军铁骑兵,有十多个青军铁骑兵被杀害了。血腥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郭子成还没说话,只见车内一个人影串了出来,正是少羽,白梦见得少羽伤势恢复,异常高兴,但她还来得及说出口,少羽已经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猛的摇晃了一下,“你刚刚说那边死了十多个青军铁骑兵?”

“是啊。”白梦道。

“咻!”少羽没有再多说一个字,身体就射了出去,直接化为一道轻烟,消失在视野里,“青军铁骑兵,不会是羽团的人吧。”

少羽的速度极快,几个转瞬的时间便来到那血腥味的源头,当他看清楚一地的尸体之后,整个人如遭雷劈一般,愣在当场,硬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李修……李修。”

少羽蹲在地上,将手放在李修的鼻子处,可惜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气息,李修的眼睛大睁着,显然是死的时候非常痛苦,但是他的嘴角却带着一丝解脱的笑容,少羽仿佛间明白了一切,“李修,李修……”

他口里喃喃的喊着李修的名字,又看看李修旁边的九个尸体,有些尸体已经是支离破碎,被打得连渣都不剩,异常残忍。

少羽喃喃许久,片刻白梦和郭子成也赶了过来,白梦上前安慰道,“少羽,你冷静一点。”

少羽回头看着白梦,眼睛里劲是血丝,看起来很吓人,“你刚刚说我是顺着西河漂流到你们那里的?”

“对。”白梦道,“早上白师姐到河边喝水的时候发现你的。”

少羽深深呼吸,“他们都是为了保护我才惨遭毒手的,一定是五长老干的……那混帐东西。”

少羽狂怒之后,当着李修的面鞠躬九次,行大礼,生者对死者的最高礼仪,连天子都享受不到的礼仪。九个鞠躬之后,少羽紧握双拳,嘴里默念着,“方圆,刀疤,五郎,五长老……你们等着,你们等着。”

“少羽……”白梦上前扣住少羽的右手,看到少羽这个样子,以为他要做什么傻事,少羽苦笑道,“我不会做傻事的。”

挣开白梦的手,少羽转身往马车的方向走去,“回马车吧。”

少羽现在心里纵然有千般怒火也得忍着,“忍着,现在兄弟们都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还是按着之前的约定和他们到朝阳郡郡守府汇聚,说不定他们已经在那里等我了。这笔帐,回头在找你们算。”

少羽回到马车上,直接掀开帘子进了马车,看见白子歌依旧在打坐入定,看着她脸色平静的样子,少羽的内心也平静了不少,当下在白子歌旁边坐了下来。

白梦和郭子成依旧在外面赶车,大概有行了几个小时的路,车内白子歌已经停止了打坐,和少羽聊着天,白梦和郭子成你一句我一句倒也聊得很开心。

忽然间马车再一次停了下来,这一次却不是白们主动停车的,而是前方出现了一大批的土匪,硬生生把马车给拦了下来。

看着那群土匪,白梦冷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拦我马车?”

一土匪头道,“我们是白虎帮门下,五长老有令,任何经过这里的人都要进行搜查,你们快下来接受搜查,另外,把马车的帘子掀开,我要看个究竟。”

土匪头很是嚣张,一手握刀,一手对白梦指指点点,“还愣着做什么,赶快下来接受检查,不敢别怪爷爷不客气了。”

白梦单手一挥,蓝色的幽蓝直接凝聚成形,猛然从掌心射出,一把射穿那土匪头的喉咙,未等土匪头说话,人就死了。

旁边的几十个土匪纷纷侧目,白梦冷喝一声,“让路,不想死就滚一边去,白虎帮就一个土匪帮,还敢这么嚣张跋扈,天下还有无王法了。”

众土匪正在犹豫不决,忽然山林上传来一个轰亮的声音,“如果是个漂亮的小丫头,不过我还是劝你最好接受检查,不然你一会儿回后悔一生。”

随着话音,一个中年人缓缓从半空中落下来,正是五长老,随之一起来的还有刀疤,五郎和方圆。

……本章完结,下一章“、再战五长老”↓↓↓更精彩哦!